蘋果日報  社評   盧

2004-06-04

 

八九六四 怎能忘記

 

一九九五年末,一位在六四鎮壓中失去兒子的父親因積鬱難解以致一病不起,部份六四受難者家屬為他舉行了簡單的告別禮,向他獻上了一首詩:

 

……

 

讓我們獻上一束鮮花

 

八枝馬蹄蓮

 

九朵黃菊花

 

六枝白鬱金香

 

四朵紅玫瑰

 

輓聯上寫

 

學漢老弟含冤早逝

 

諸難友吞淚默哀

 

問蒼天蒼生何辜

 

驟降劫難於父子

 

綿綿此恨何時了

 

願九泉與兒共安息

 

他的妻子為了悼念丈夫、為了悼念兒子,一心想把這首小詩刻在丈夫的墓碑上。可是詩中「八九六四」這幾個字對當權者來說實在太刺眼了,於是有關方面千方百計干擾及阻撓整件事,直到整整一年過後,她才能頂住所有壓力把詩刻在丈夫的墓碑上。北京當權者這種壓制六四受難者家屬的做法、這種剝奪受難者家屬悼念親人的權利的做法,怎能不令人悲痛、令人憤怒呢!

 

更何況滋擾、壓制、迫害六四死難者家屬的卑鄙行徑絕不是一時的事,也不是短期的事,而是八九年六四鎮壓後從來沒有間斷過的事;例如在今年初,丁子霖女士及其他幾位六四受難者家屬就曾被無理拘留。像這種欺侮、迫害六四死難者家屬的行為,我們能不點起手上的燭光向當權者說不嗎?

 

事實上我們不但要點起手上的燭光向當權者說不、我們不但要點起手上的燭光表示對六四死難者家屬的安慰及支持,我們更要點起手上的燭光悼念在六四鎮壓中無辜慘死的學生、工人、市民。他們在十五年前走上街頭不是要爭奪甚麼權力、不是要爭取甚麼個人利益,他們想要的是一個重視人民的政府、他們盼望的是一個清廉的政府、他們夢想的是一個可以自由表達意見的國度、他們渴望的是一個民主的中國。他們不管在遊行、在集會、在勸阻軍人前進時都是和平理性的、都是有理有節的。偏偏當權者連這樣的聲音、這樣的夢想也容不下,悍然出動軍隊、出動坦克車輾碎他們的身體、輾碎他們的夢想。而在血腥鎮壓後,當權者還要誣指他們是暴民、是反革命暴徒;當權者還要強迫所有人忘記六四、忘記這段血的歷史。像這樣殘酷不仁、不公不義的事,我們怎能沉默不語、怎能輕輕忘記呢!

 

今天就讓我們點起燭光,讓當權者知道人民沒有忘記他們的暴行、讓六四死難者家屬知道人民沒有忘記他們的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