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7-31 明報 

 

以理性矮化感性 收窄言論空間

 鍾劍華

 

商電要與鄭經翰提早解除合約的傳聞,近日漸見明朗,很多人樂於見到、同時令很多人震驚的結果終於出現,但隨之而來,一連串對新聞與言論自由是否仍可得以保持的疑慮,將會在往後一段時間難以排除。

 

俞琤女士沒有為這次解約事件提出清晰的理據。是因為不滿有人不夠堅持做逃兵?是因為不能接受節目主持人在香港現時的嚴峻情勢下向惡勢力低頭?是因為鄭經翰不肯承諾不再封咪?如果是這些理由,也就毋須同時表示商台的節目要適應新的時勢,「要由感性宣泄改為理性及冷靜」。正是這後一種畫蛇添足的說明,令前述的理由亦顯得是砌詞,也令對新聞與言論自由的憂慮及對商台改變立場的揣測顯得更非捕風捉影。

 

改變立場畫 蛇添足

 

這一個感性理性論,也有值得商榷之處。要以理性處理各種紛爭與社會事務,這說法是難以爭議的,但以這樣概念性的說法來為這次解約事件作註腳,既不公平,也迴避了傳播媒介在反映社群情緒上的積極作用。

 

俞琤的說法,暗示鄭經翰、黃毓民過去長時間在商台的節目只流於或傾向於感性宣泄而理性不足,因而不適合新的時勢而要作出改變。這說法難以令人信服,也不公平。他們也許有時顯得「聲大夾惡」,激動起來會「有佢講、冇你講」。這種作風無疑頗具爭議,但卻不能說是只顧煽情而不具理性。有時,是否必須「有理不饒人」確可商榷,但黃毓民學識淵博、鄭經翰也往往能識破當權者或既得利益者的歪理,這些都是頗能訴諸理性的節目風格。

 

再者,傳媒有時也根本不能、也不應該絕對地把理性與感性機械地區分對立起來。理性思考會引起情緒反應,情緒的疏導與宣泄也可導引理性思考。電台phone-in節目及評論性節目的話題,離不開能引起市民及聽眾關注的社會事件及事務。市民難免對這些議題有意見也有情緒。因此,這一類節目,乘載了市民的情緒。這些公眾的情緒就算得不到機會在公共空間中表達,也不表示情緒並不存在。這些節目也因而宣泄了市民情緒,立時扮演了社會上安全活塞的角色。

 

混淆視聽的遁詞

 

俞琤這一說法,也低估了香港市民對傳媒節目的觀賞水平。早幾年,涉及《頭條新聞》的爭論便認為,流於宣泄與煽情的節目,於解決問題無助,反會激化矛盾與分化,也會誤導市民。由筆者主持的調查卻發現,市民對誇大了的、戲劇化了的,甚或較煽情的表達方式,都能與事實與理性分析清楚區分。市民也樂於透過觀賞或收聽這類節目來寄託自身對現實環境的不滿與無奈,部分人士更能透過這類節目提升自身的理性思考台階。

 

因此,以為可以理性及冷靜的討論來取代感性宣泄,是對市民水平的低估,也間接矮化了傳媒的積極作用。把「理性」與「感性」化為對立的概念,也是混淆視聽的遁詞。以此作為路線轉變的藉口,也難以排除這次解約事件引起的對言論自由的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