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4-12  蘋果日報


港人是難纏的對手

呂大樂

可以這樣說,中央領導人是看穿了香港人的政治底牌。香港人不是政治冷感,不是對政治沒有要求,也不是不會參與對抗性的政治行動,更不是不敢公開表達意見,而是他們在政治問題上永遠只是點到即止。以本地俗語來說,香港人的政治行動「起不了飛腳」。

可以肯定,兩次「七一大遊行」對香港政治造成了重大的衝擊,令中央領導人不得不接受和面對現實,承認香港的局面確實出了問題,社會上各階層民眾均對特區政府極之不滿。

「七一」的信息一點也不含糊。假如中央領導人未有完完全全做足反應,這倒不是因為他們不清楚香港發生了事故,也不見得他們真的不知道民怨的根源,而是基於政治的考慮,不可能按照民情民意,完全以香港的那一套思維與辦事方式來處理問題。對於香港政治,他們是從整個中國的情況和需要,來作出評估和有所反應。歸根究柢,這是現實政治,而不是政治問題的學術討論。

兩次「七一大遊行」,的確產生了重大的衝擊,令中央改變處理香港問題的態度,但卻又未至於令領導人接受需要以香港的方式來管治香港。只要能穩住局面,他們願意在手段和政策上有所調整。但這都只是處理手段的轉變,不涉及根本的方針或原則性的改變。

正如前面所講,中央領導人處理香港事務時,需要照顧一個更大和更複雜的局面。而他們考慮問題的框框,依然是一個威權政治的框架。在這些基本問題上,他們沒有同時也不打算退讓。

在港人那一方面,第一次「七一」之後,是「元旦大遊行」,再過半年,是另一次「七一」;群眾繼續上街抗議和表達不滿。一方面,這反映出民怨未消,特區政府並未在第一次「七一」之後,即時迅速回應民眾的意見和訴求,以至市民還是有話要說,並且要公開把不滿表示出來。

但另一方面,憤怒的香港人就只是憤怒(或繼續憤怒),在他們之中,並沒有出現翻天覆地的政治訴求、思維以至想像的巨變。香港人的政治態度,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兩次「七一大遊行」,是社會矛盾和回歸以來,長期潛伏在民間的怨憤的「大爆炸」。若不是特區政府一而再,再而三的引起民眾反感,香港市民可能還只是口頭多罵幾句,之後又忙於搵食。

在香港,嚴格來說,就算港人對特區政府如何失望,對中央「出硬招」如何不滿,這個「政治市場」依然不會出現分離主義政治,而選民也不會把心一橫,全面在選舉中支持反對派,跟建制派及背後的特區和中央政府來一次了斷。香港政治可以是抗爭性的、憤怒的,但參與者不會想來一次悲壯的決鬥。

這樣說,並不表示中央在處理香港事務時大可為所欲為。香港人不會參與一場悲壯的政治決鬥,但他們卻不會輕易罷手,聽從最高指示而自動收口。香港人有話會說,會想盡辦法,在現有規則內找到還手的機會。直接的說,香港人很纏。

釋法之後,特首選舉的爭論或會暫告一個段落。但一波剛平,另一波將即時再起。爭取修改《基本法》的政治動員,相信不多久便會組織起來。中央領導人要學習的,是如何面對香港這個高度自由化的社會堛漸褻‾讔n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