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4-14 蘋果日報


中國反日 意在美國

 林和立

胡溫當局要好好的教訓小日本!雖然自二○○二年上台以來,胡溫一直打着「和平崛起」的旗幟,即中國的「經濟奇迹」不會建構在別國的損失;而且北京也盡量推行睦鄰政策,以證明 「中國威脅論」缺乏根據。自去年以來,北京已先後和越南、俄國、以至印度等過去死對頭達成邊境協定甚至「夥伴關係」。

但中日之間的情意結始終解不開。中國和日本除了慘痛的歷史問題外,還有許多領土糾紛,例如釣魚島和東海海底石油與天然氣的擁有與開採權等。自從中國躍升為全球第二大石油進口國,而且原油一桶高企在五十五美元以上,石油安全與石油外交在中國決策層佔的份量愈來愈重要。

假如從更深層的角度看,中日間的矛盾,主要不是歷史與領土和石油問題。最關鍵還是國家安全與地緣戰略的考慮。雖然中國曾多次敗於日本,但很明顯,尤其是在改革開放政策推行了十多二十年以後,財大氣粗的中國,實在已不太看得起「小日本」。的確,日本是僅次於美國的經濟超級大國;但在政治與外交方面,日本從戰後以來,一直是美國的准附庸國,連「正常國家」的地位也沒有,因為它的憲法是美國人設計的;在外交與國防方面,都要為華盛頓馬首是瞻。

但形勢馬上會有調整。以布殊和他的「新保守主義」官員為首的美國政府,正幫助日本蛻變為一個不僅「正常」,而且既是經濟也是政治、軍事與外交的大國。這恐怕就是美國推動日本「升級」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背景。假如日本「爭常」成功,「小日本」在邁向「正常大國」、甚至「准正常超級大國」的夢想就走了一大步。

究竟老美為何忽然熱衷於提升日本的國際地位?起碼從北京的角度看,這和華盛頓從五十年代的「圍堵中國」政策是分不開的。以胡錦濤為首的中共外事領導小組前不久判斷,鑑於伊拉克與中東局勢相對穩定下來,布殊在其餘下三年多任期中,會把一大部份注意力與軍事資源轉移到亞太地區,以對付美國的「潛在最大對手」── 中國。

的確,美國自去年夏天在太平洋區舉行空前大規模的「夏天脈搏二○○四」海空演習後,已有迹象把大型武器如航母、導彈等轉駐夏威夷、關島、日本等基地。二月份在華盛頓舉行的美日國防與外交部長會議後,美日的軍事同盟就有個大躍進。美國國務卿賴斯最近訪日時,更毫無忌憚地聲稱,美國準備和日本等亞洲盟國,謀求推動中國的民主化。當然,在北京領導人的思維堙A中國全盤民主化就等於中共的徹底滅亡。

小泉純一郎與英國的貝理雅一樣,一上台就「認大佬」,緊緊走在小布殊後面。有不少北京的官方評論界更不客氣地說,小泉就是布殊與「二十一世紀新美國帝國主義」的走狗。從中共外事領導小組與其智囊的角度看,美國雖號稱軍事力量比中國解放軍起碼先進一兩代,但華盛頓對崛起的中國絕不掉以輕心。把日本培植為一個「正常」的大國,正好配合美國要東京充當華盛頓「亞太區頭號打手」的目的。

當然,北京不會輕易就範。從伊拉克戰爭開始,胡溫領導層就充份意識到布殊窮兵黷武的「單邊主義」早晚會針對中國。所以胡溫政府一方面拚命發展經濟與軍事,同時在外交上展開「反圍堵」攻勢。最近北京和鄰國在貿易與領土糾紛方面,都做了或大或小的讓步;其目的之一,就是預防美國會利用這些鄰國進行「圍堵中國的陰謀」。

前幾天溫家寶與印度高層達成的夥伴合作關係,目的之一就是拉住新德里,使她不至淪為「美帝的走狗」。過去一年多,在中國西北角的幾個前蘇聯集團的中亞國家紛紛變色,變為相對親西方、親美的「民主國家」。凡此種種都觸動了中南海的脆弱神經。

至於這次中日對壘如何收科?估計大規模抗議與罷買日貨的活動會逐漸收斂。畢竟,北京的目的是「教訓」一下日本,胡溫領導層絕對不想把局面搞得太僵。

還記得一兩年前,曾有比較開明的大陸學者提議和東京進行友善的「交易」。例如,北京可以支援日本加入聯合國安理會作為常任國,並在經貿方面加緊兩國的夥伴關係;而且北京也不會對日美的特殊關係說三道四。唯一的條件是,假如中國與美國因為台灣或其他原因發生衝突、甚至打起來的話,東京不會讓美國的航母、戰鬥機或其他武器使用日本的軍事基地。

當然,按照目前世界的大氣候來看,中日摩擦在可見將來只會愈見厲害;要扭轉乾坤,恐怕需要大智慧、大遠見與更大的歷史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