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7-23 信報

 

CEPA損害香港自由經濟體制   

林 杰

 

 

  本港各界所密切關注的中港之間「更緊密經貿安排」協定終於簽訂,以零關稅、服務業准入、投資貿易便利化為主要的內容的「更緊密經貿安排」(CEPA),是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在經貿政策上的支持,是中央政府將部分中央的稅收等收入,讓利給香港企業。

 

 

附庸於大陸經濟

 

 

  中央政府為了支持香港經濟和保持董建華政府的執政平穩,不得已提前將中港經濟一體化計劃加速實施,使五十年不變的承諾,變成六年就大變。這樣做,在短期上會刺激香港的商業、旅遊業、部分製造業、服務業等的發展。但是,從長期看,將從根本上損害香港的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體制。

 

  CEPA實際上使中港經濟加速一體化,使兩地政府來協調地的經貿運作,使兩地的物流、貨幣流通、人流等趨向一體化,這就使香港的獨立性與特點喪失,使香港經濟今後完全跟著大陸經濟走,成為大陸經濟的一部分,這將使香港經濟所具有的多樣性和國際性的優勢完全喪失。日益大陸化的香港經濟,在大陸經濟高速發展時當然會深受其益,而在大陸經濟低迷或下降時也必然會深為其害;在享受大陸經濟迅速發展的同時,也要承受大陸經濟體制所帶來的貪污和權錢交易,以及法制不彰的惡果。

 

  在中國政府與香港政府的引導下,中港兩地經濟的日益走向合流與合併,香港與內地互免關稅、撤除關卡的結果,使港產品和大陸產品沒有分別,這將使國際社會今後會將香港視為大陸的一部分,而在實際上將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取消。香港的國際城市的形象將失去昔日光輝。

 

  因為中港兩地經濟一體化的長期發展結果,是香港在一體化的過程中與內地城市的競爭不斷加劇:具備樓價、人才、資金優勢的上海,將很快取代香港的亞洲金融中心地位;內地的旅遊資源極為豐富,旅遊資源不足的香港,其中心地位也將為內地所代替;在經濟一體化的融合之下,珠江三角洲的崛起,就足以挑戰香港的航運與貿易中心地位,也會為內地所代替。

 

 

失業問題趨嚴重

 

 

  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是,如果沒有制度上的優勢,經濟迅速發展的廣東,有必要讓落在其後的香港來擔當龍頭的角色嗎?

 

  至於人員的過密交流,使大陸人士以各種方式大量滲入定居香港,使香港的失業問題更為嚴重。政府在對引入內地優才政策的解釋中竟稱,引入一個內地優才,就可以創造三個本地的就業機會,這種統計如何得來,兩者間是否有此必然關係,很是令人懷疑。溫家寶總理訪港時曾指出,大陸企業工人的薪金是美國的四十分之一,是南韓的十五分之一。香港的工資水平應略高於南韓,這等於香港產品成本仍遠高於內地。在這種情況下,要讓港商一早把工廠從內地搬回香港,是不切實際的。同樣道理,大批廉價內地優才到港,當然會對香港的白領中產階層的工作造成威脅。

 

 

  CEPA的簽訂,代表著過去幾十年由港商在內地自行發展、由民間主導、沒有規範的中港合作,向官方帶領的、有政府間契約協調規範的新中港合作模式發展。CEPA的誕生,標誌著香港與內地的經貿合作已走入一個新的階段,中港經濟己步入融合一體的不歸路,兩種經貿體制的邊界正在消失,而兩地在經濟上的兩制區隔也正在逐步消失。當人們正在為CEPA為疲弱的香港經濟帶來的短期效益而面露微笑之時,卻不能忽視香港經濟正從兩制走向一國的根本「變質」而帶來的巨大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