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繼續有話直說

前線劉慧卿議員

(原載三月一日蘋果日報)

 

近日以「愛國」之名打壓持不同政見者的言論不絕於耳,傳來陣陣內地過去反右運動及

文化大革命整肅之風,令人在春回大地之際仍感陣陣寒意!

 

去年《基本法》第廿三條立法風波,加上政制民主化訴求,促使「七.一」數十萬人大

遊行,及去年十一月區議會選舉投票率創新高。當舉世讚歎港人理性、和平、有秩序表

現時,國內傳媒、法律專家,以至中央神經卻被觸動,認為若按《基本法》推動政制民

主化,將令香港情況失控,故先處處阻撓,繼而配合本地親共傳媒,發動輿論攻勢,一

手抹黑及邊緣化泛民主派人士,另一手片面抽取已故領導人言論詮釋,為《基本法》條

文加入新的限制及解說,企圖指導港人思想,麻痹大家爭取民主意識,務求令我們在威

嚇及調教下噤若寒蟬,變成一些凡事支持的「愛國」人士。

 

繼商務部副部長安民大肆抨擊「有人故意混淆愛國不等於愛黨」,並力指「中國共產黨

是中國人民的代表,是香港同胞的代表」的謬論,新華社《瞭望》雜誌最近亦發表署名

文章,提出四大「不愛國」行為,被親共傳媒奉為圭臬,「裁判」泛民主派議員。本人

被裁定「參與有台獨背景的活動」及「一直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故極力阻撓廿三

條立法工作」罪名成立,「無資格」加入治港者行列。

 

本人素來有話直說,不為迎合強權而見風轉舵。眼見當局在《基本法》第廿三條立法事

宜上,先有假諮詢,後有提交嚴重侵害港人民主、自由,人權的草案,作為有良知的立

法會議員,本人實有責任反對通過。

 

我一直相信,真理會愈辯愈明,溝通會有助縮窄分歧,故去年八月應邀出席群策會「一

國兩制下的香港」研究會,發表《基本法第廿三條對新聞自由的影響》一文,從一個前

新聞工作者角度,分析一旦通過條例草案,會令新聞界在「以言入罪」及「竊取國家機

密」的威脅下,造成寒蟬效應。

 

而訪台期間,本人亦拜訪國民黨、新黨等泛藍及泛紫陣營,並一如以往,表示台灣人民

意願應被尊重,因為具建設性民主協商,一定建基於尊重多元意見的態度上,令良性討

論得以開展,縮窄分歧。本人近年亦曾在不同場合,批評民進黨上台後,不像國民黨視

香港人為同胞,與香港關係日漸疏離;而李登輝總統在任或下台後,本人與他會面時曾

直斥台灣黑金政治和不尊重法治,並指香港在法治及廉潔政風方面遠勝台灣,值得台灣

學習。

 

可惜本人對台灣的立場卻被有心人上綱上線,由「尊重台灣人民意願」,變成「支持台

灣人民自決」,甚至扣上「支持台獨」帽子,企圖藉此證明香港落實普選即失控之說,

阻嚇港人,促使本人及前Y高調回應。

 

正當中國新領導人表示要推動民主發展,北京新市長表示要增加政府施政透明度之際,

香港政制發展卻陷於「愛國」無底泥沼中,難有寸進,令人感到無奈。

 

本人聽說有不少中產人士表示,本來期望「七.一大遊行」後香港會有一番新景象,但

近日的「愛國」爭議,在《基本法》條文之上為普選及參政所設的種種新限制,令大家

對前景心灰意冷,遂萌移民之意。我認為故當務之急是停止糾纏,開展政制改革諮詢,

落實普選以增加特區政府認受性,保障香港長期繁榮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