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  2006-08-21 社評


向暴力說不   為苦主緝兇


  立法會議員何俊仁昨天下午在中環遇襲,身體多處受傷;保安局局長李少光發表聲明,強烈譴責襲擊事件,並希望能緝拿兇徒歸案。

  香港雖然號稱文明社會、法治之區,但以暴力對付政治或公眾人物的事例卻並非罕見,八十年代活躍於屯門區的已故立法局議員胡明欽就曾經在競選期間被毆(恰巧現在何俊仁的選區在新界西,屯門是主要根據地),身受重傷;期後又陸續發生了資深新聞工作者梁天偉和電台主持鄭經翰遇襲,令社會震驚,全城譴責,但令人不解的是,上述涉案的兇徒至今仍然逍遙法外;以警隊偵緝能力和效率之高,為何這類涉及知名社會人士的案件經常都無法偵破,兇徒和幕後主使人都可以輕易逃離法網?我們希望何俊仁議員這次被襲,警方能夠迅速破案,堅決向使用暴力者說不;不管何俊仁案涉及的是政治、公共事務、甚或是私人糾紛,都不應該容許以暴力解決。何俊仁案是以暴力踐踏法治和秩序的惡例,特區政府絕對不能坐視。

  何俊仁議員服務公職多年,為人正派,嫉惡如仇,他是民主派議員中少有地關注國內政治、積極介入保應迅膝x運動的熱心分子,從公務上看,何俊仁雖然並非激進,但其行事言論經常惹怒當權人物。在私人業務方面,何俊仁現在處理的一些案件涉及的都是港澳知名人士,不管在公在私,警方要從中找出破案的頭緒並非難事。

  在政治上使用暴力,古已有之,中國的例子更俯拾皆是,晚清時期革命黨人行刺清廷要員,民國期間國民黨捕殺共黨分子,以至中共治下以暴力對付異見人士,慘案多不勝數。以暴力解決政治問題,是民主和法治未上軌道的表現,但即使在民主社會,暴力滲入政治的事件也不時發生,美國總統被行刺就是其中例子。然而,無可否認,隨茠懋|文明水平日漸提升,暴力介入政治的惡行間中雖仍會出現,但已愈來愈少,因為使用暴力者都知道,即使目標人物受襲死亡,能夠改變政局的機會都極微,而受襲者為了一己的政見殉道(或受傷),其道德力量反而更大,其政治對手更難佔到上風。從實際功能看,政治暴力所產生的效用幾近於零,是機會成本高但實效極低的愚行,除了在第三世界的落後國,使用政治暴力試圖消滅「不受歡迎人物」的例子還不多見。

  香港情況更加明顯,政治極端主義向來沒有市場,政治暴力更為香港人鄙棄,回顧過去二十多年本地的大型集會、示威遊行和政治選舉,幾乎無一例外都在和平氣氛中進行,政治暴力不但不受歡迎,相反受害者會得到更多同情和支持,我們看不出現在香港還有誰會想出在政治上以暴力懲罰不同意見人士的愚行?如果希望以暴力威脅對方「收聲」,但對方支持者的聲音反而更響更大,勞而無功,而且結果一早預知,使用暴力又有什洹@用?

  相反香港近年因為商業利益而使用暴力的情況有變本加厲的趨勢,過去營商者雖然都會跟黑道人物打交道,但黑白的界線仍然分明,河水不犯井水;近年商界不少頭面人物,卻黑白難分,亦正亦邪,遇上商業糾紛時往往會棄用「文攻」改為「武鬥」,置法紀於不顧,這是香港的另類黑暗面,也是本地商業社會向下沉淪的悲劇!

  我們希望,警方能盡快緝捕何俊仁案的兇徒和主謀,以正法紀。

---------------------------------------------------------------------------

 

蘋果日報  2006-08-22   社評 李兆富


緝兇成敗乃政府威信關鍵


無論被襲擊的是否像何俊仁般立場鮮明的公眾人物,也不論襲擊背後目的是甚麼,任何形式的暴力都是不容於文明社會。現代政府的最大功能,其實就是一方面壓抑所有民間的暴力現象,將使用暴力的權力全部收歸國家,而另一方面則透過法規去將政府行使暴力的能力盡量隱而不用。所以周日被三名匪徒襲擊何俊仁,不但是公然挑戰特區政府,也是對文明的踐踏。

在文明自由社會中,任何人都不應該以暴力去威脅他人;另一方面,免於被暴力恐嚇也是所有人最基本的權利,而政府存在的最大功能,就是盡量令社會的暴力隱而不用。史丹福大學的哲學百科全書便如此定義︰「政府的認受性,在一定程度上被認為取決於其運用暴力的成效,以及在領土上完全壟斷暴力運用的能力。」當暴力的出現無日無之,其實也大大限制了社會的正常發展,所以在實際層面,確保人民性命財產是政府無可推卸的責任。一直以來,香港管治的成功,其實是建基於暴力被有效抑止,所以當公眾人物在政府總部所在地的中環被兇徙襲擊,特區政府以「追到天涯海角」的心態處理絕對正確。

社會上有兩類暴力罪行,一類是發洩性的暴力,另一類是計算周詳的有組織罪行暴力,兩者因行兇者的心態有所不同,從經濟學的角度分析,前者只可以從防治的方面茪漶A而執法部門的功用有限;至於後者執法部門不但是社會唯一的保障,更是整個社會穩定的關鍵,所以雖然緝兇的工作異常困難,警方仍要以最大努力去將兇徒成擒,否則只會助長暴力滋生。

像家庭糾紛悲劇和其他的人際關係衝突等,犯案者傷害他人時也不會想到後果,不少罪犯事後也會自首認罪,社會應該做的就是在事前盡量避免矛盾的加深,所以像保護婦孺的安全屋概念(Safe House)等是德政,只不過透過政府的官僚去行政策難免錯配資源,達不到預期效果,警方等執法部門最多只可以在事後進行搜證協助檢控,對真正減少暴力的出現成效不明顯,盲目地要求警方在此方向投入執法資源,其實反而會削弱警方在真正防止罪案的能力。


有組織的暴力犯罪行兇者不但理性,而且在對犯罪過程有全盤周密的計劃。打擊此等罪行,就非得警方等執法部門出手不可。事實上,讓個別犯罪一次得逞,以暴力來達到威迫的效果,其他的有組織罪案也會因為對執法能力的重新評估,而令到更多的暴力罪行出現。有預謀的暴力罪行出現原因是犯罪者估計成本低於有關的得益,而當中的最大變數就是被捕的機會。事實上,當犯罪者覺得被捕的機會愈高,此等有預謀罪行的出現便愈少,所以就算是在事後偵緝的工作,警方也絕對值得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因為警方以高姿態處理此等有組織罪案,日後對兇徒評估犯罪成本有莫大的影響。

事實上,在罪行氾濫的社會,人民為了自保,便會將行使暴力的能力收回,有些人會備有武器,有些人會聘請保鑣,事實上當社會出現這種「暴力民營化」的情況,也意味茯F府的管治勢將衰敗。前紐約市市長朱利亞尼就是明白到這個原因,所以就算連最微不足道的塗鴉行為也不放過,結果令犯罪率大減七成,而紐約市的暴力情況也大為改善,這也是管治者成功的一大指標。今次何俊仁遇襲,以及去年接連有傳媒被暴力威嚇,表面上全是互不關連的個別事件,不過背後其實是逐一在削弱特區政府威信,希望今次執法部門終於能將兇徒成擒,讓有組織犯罪集團明白暴力是不容於香港。



-------------------------------------------------------------------------------
明報  2006-08-21

人神共憤全民緝兇

身兼民主黨副主席及支聯會常委的立法會議員何俊仁,昨日出席民主黨反對銷售稅的遊行後,在中環一快餐店內,遭3至4名戴鴨嘴帽遮臉的兇徒以短棍及壘球棒襲擊,頭破血流,鼻樑骨折,送往瑪麗醫院留醫。

我們對這宗暴力事件感到震驚和憤怒,歹徒竟然在光天化日下於中環鬧市公然襲擊立法會議員,簡直視法紀如無物;這不單是對何俊仁個人的侵犯,也是對整個香港建制和法治制度的踐踏與挑釁,我們強烈譴責兇徒的暴力行為,並呼籲市民提供線索,協助警方緝兇破案。

何俊仁除了是港人熟悉的政治人物,也是一位俠義心腸的律師。弱勢社群受欺壓,鮮有律師不計較金錢拔刀相助,何俊仁卻常一力承擔;人權組織要司法覆核挑戰政府衙門,他經常免費幫忙;一些富爭議的官司,他也從不迴避。這種見義勇為的作風,為他贏得不少市民的尊敬,但也得罪了一些權貴。

今次襲擊顯然是有組織有預謀的,行兇者大概知道何俊仁會出席民主黨發起的反銷售稅遊行集會,看見他散會後去了政府總部旁邊的麥當勞地庫快餐店用膳,於是尾隨入內,在逾百名顧客面前公然行兇。兇徒用帽遮臉,先把何俊仁推倒在地,再以拳腳棍棒施襲,之後迅速逃去,整個襲擊歷時數分鐘,這種相當「專業」的行兇手法,不像一時衝動打人泄憤,而是處心積慮的買兇傷人以示懲戒。

今天遇襲的是民主黨的立法會議員,明天可以是自由黨、民建聯,也可以是局長、司長。今天施襲的地方就在政府總部旁邊,明天可以在議事堂外。今天用的是壘球棒,打碎的是鼻樑,明天可以是刀是槍,奪去的可能是人命。如果香港的立法者在暴力面前被迫屈身低首,香港的公義和法治還有何保障可言?這宗暴力襲擊案,比過去涉及政治人物的暴力案件更具破壞力,特區政府必須動員一切力量緝拿兇徒歸案。

我們呼籲所有曾參與遊行的市民,以及事發期間曾在襲擊地點附近出現的市民,主動向警方舉報,協助警方辨別疑兇的身分、服飾和逃走路線;我們也呼籲曾拍攝當天遊行場面的市民,借出拍攝到的圖片,協助警方和目擊證人辨認兇徒有否混雜其中。

這些點點滴滴的努力,對破案可能有意想不到的作用;而更重要的是,可以傳達一個全民合力緝兇的信息,讓行兇者和背後的犯罪主謀知道,香港人在暴力威嚇面前非但不會退縮,反而會更加團結,絕不讓惡勢力得逞。【

-------------------------------------------------------

星島日報  社評  2006-08-21

何俊仁流血 社會同受創

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血濺中區快餐店,無論兇徒是否帶有政治動機,本港的聲譽勢必蒙上污點。這種以暴力作報復或恫嚇的手段,應受譴責和法律制裁,警方要盡快加緊緝兇破案,向本港和國際社會表明這種破壞法治的卑劣手段不會得逞。

立法機關議員受到暴力襲擊,何俊仁是香港回歸以來第一個。回歸前曾有首席議員李鵬飛遇襲。今次襲擊何俊仁的兇徒有三個,而且是看準目標有備而來,顯示主謀是有計畫組織這次行動,並非個別政治狂熱分子一時衝動所為。

何俊仁是民主黨的創黨元老兼現任副主席,在政治上相當活躍,市民容易聯想到他的遇襲,會否涉及政治。不過,事情的真相如何,應待警方破案或至少在作出調查後,才能有結論,現階段正如民主黨主席李永達所說,不宜作出過多猜測。

恐嚇議員警須重視

何俊仁身兼立法會議員、律師和屯門區議員,無論是立法會、區議會或者律師的工作,都有可能會開罪不同的人和惡勢力。回歸前屯門區議員吳明欽遇襲,轟動全港,回歸後另一名屯門區議員張志泉亦遇襲,使屯門成為「政治治安黑點」。至於其他區議員和律師的遇襲事件,原因林林總總都有,但議員無論受到言語或人身威嚇,警方都應重視。

無論今次暴行的背後目的是政治報復,還是黑勢力恫嚇,甚或是私人恩怨,兇徒以立法會議員為對象,地點在中區鬧市連鎖快餐店,所傷害的就不止是何俊仁一人,還有對警方的公然挑釁,打擊本港治安聲譽;整個社會都為此暴行付出代價。

預防戾氣積累危機

在今次事發後,有議員慨歎過去經常遭到信件或電話恐嚇,但向警方投訴卻未有受到合理重視,警方的反應可能是因為人手不足,也有可能是鑑於鮮有議員受襲的個案,覺得這些都是「空洞的恐嚇」。發生今次事件後,警方必須全力緝兇,同時應該檢討過去的處理方法是否合適。

何俊仁受傷入院,一些不同政黨的議員也有去慰問。不同政黨都有議員遭受過恐嚇,有的報警處理,有的視為惡作劇淡然處之,這些威嚇反映本港社會潛藏的一股戾氣,這種戾氣在回歸後經濟低迷的日子特別強烈,現在不但沒有隨經濟改善而消散,反而變本加厲演化成暴力行動,以暴力來取代理性爭論。政府和政黨都要正視這問題,一方面要嚴厲打擊暴力行為,另一方面同時亦要營造理性討論的氣氛,避免火上加油,惡化成危機。

 

-----------------------------------------------------------------

新報  2006-08-22  社評


速拿兇徒歸案 否則難平義憤


立法會議員何俊仁遭兇徒襲擊,引起社會震驚與義憤,政府對事件高度關注,保安局長李少光表示已由警方成立專案小組及設立熱線,全方位追緝兇徒;特首曾蔭權指責兇徒挑戰香港建制與治安,無論「天涯海角」,也要緝拿兇徒歸案。政府與巿民的強烈反應,向一切惡勢力表明,任何破壞法治的暴力行為,均逃不出法律的懲治。

這宗暴力事件確實令人震驚,兇徒明目張膽,態度囂張,實在令人側目。事件有兩點特別之處:其一是行兇地點手法特別,兇徒故意選擇在中區鬧巿動手,逞兇長達數分鐘,時間選在行人來人往的時刻,這樣不避嫌疑,除了明目張膽,故意張揚,再難找到其他解釋。其次,受害當事人身份特別,既是立法會議員、又是民主黨副主席、支聯會秘書、保釣骨幹,社會知名,加上律師職業,經常處理不同性質官司,包括背景複雜的債務官司等,令事件更加撲朔迷離。

今次事件的性質引起多種揣測,目前,無法判斷是與政治活動、律師事務或是個人生活方面有關。據何俊仁在醫院向友好透露,近來接辦多宗訴訟,有幾宗與財務公司有關,他不諱言財務官司涉及黑社會,這是目前可尋的蛛絲馬跡。

特首譴責暴力行為時,稱兇徒可能不熟香港民情,否則是對香港建制和治安挑戰,無論天涯海角都要緝拿歸案,此番說話似有所暗示,不排除警方已初步掌握一些線索。為加速破案,當日現場目擊情況發生的市民,應挺身而出,提供資料,協助將兇徒繩之於法。

基於前述兩點特別之處,能否早日將兇徒緝拿,對警方能力是一次重要考驗。過去發生吳明欽、梁天偉、鄭經翰等公眾人物受襲,至今兇手仍然逍遙。此次何俊仁被襲,若不能盡快緝拿兇徒,警方將無法向巿民交代,也勢必削弱警隊權威,助長兇徒氣燄,動搖市民對治安的信心。

事件不幸發生而性質相當嚴重,受襲的是何俊仁,受傷害的是治安、法律與整個社會。過去電話或信件恐嚇議員事件經常發生,因警方沒有認真處理,兇徒遂得寸進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絕對不能容忍暴徒無法無天,警方必須落實特首指示,無論海角天涯要將兇手緝拿歸案,否則,政府除暴安良的決心,仍是一句空話。


--------------------------------------------------------------------------------
大公報 2006-08-21 社評


暴力襲擊難容忍警方須全速破案


立法會議員、民主黨副主席何俊仁昨日下午遇襲受傷,事件引起各方關注,保安局長李少光對事件作出強烈譴責,指出香港是一個和平、法治社會,絕不容忍此種暴力行為,警方正展開嚴正調查,務求緝兇歸案。

從現場情況可見,何俊仁的傷勢不輕,面部腫脹、口鼻流血,經瑪麗醫院X光檢查後證實鼻樑骨折,眼睛視物亦變模糊。而更令人震驚的是,這樣一宗嚴重傷人事件,竟光天化日之下在中區鬧市的一間快餐店內發生,兇徒顯然視治安當局如無物,公然向法治作出挑戰。

事件真相到底為何,有待警方進一步查證,但從表面跡象看來,兇徒顯是有備而來,是一起有目的及經過部署的暴力襲擊。據悉,當時何俊仁剛參加反銷售稅遊行畢,偕另一民主黨成員同到該快餐店進食,甫坐下即有四名頭戴鴨舌帽的男子趨前,二話不說,就用攜來的壘球棒劈頭蓋臉打下,何俊仁登時血流披面。而行兇者自始至終未發一言,旁人亦無法看清其面貌,四人得手後即快速離去,整個過程僅三數分鐘,手法乾淨利落,而且目標明確,何的同行友人未被波及。

何俊仁遇襲受傷後,政壇及各方最感關注的是遇襲原因何在。何俊仁是民主黨資深成員、政壇活躍分子,近日如反對開徵銷售稅及保衛釣魚島、譴責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等活動均見其身影;而且正如昨日前往探望何俊仁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劉江華所指出,一些議員辦事處經常遭到惡意破壞,被寫上恐嚇字句。但以本港社會實際情況來說,儘管政黨之間立場各異、意見分歧,市民也有不同的支持取向,但訴諸暴力手段則極為罕見,不如台灣政壇般「肢體語言」橫行,動輒拳來腳往。本港政黨人士、議員隨時可以一個人在大街上行走、吃快餐店,不用擔心安全會有問題。

因此,何俊仁遇襲事件,儘管當事人是政壇人物,但政治因素基本可以被排除。香港是一個民主、法治社會,政治上的不同意見不會對人身安全構成威脅;更何況,依照基本法,立法會議員享有立會發言不受法律追究、會上和赴會途中不受逮捕的政治權利,安全是有保障的。

至於說,其他商業上及個人交往方面的原因,則有待警方進一步調查。民主黨主席李永達昨日力稱何俊仁私下沒有「仇家」,但也有消息說,何俊仁的律師樓近日頻頻接到騷擾性電話。

就何俊仁被襲事件,警方必須全力以赴、全速偵查,務求早日破案,將兇徒繩之於法,將真相公諸於世。除了因為何俊仁是公眾人物、立法會議員之外,更因為事件已引起社會廣泛關注,而且必然議論紛紛,各種「大道」、「小道」消息滿天飛,隨時會誤導市民、造成不安。年前有「大班」之稱的「名咀」鄭經翰以及資深傳媒人士梁天偉曾經遇襲受傷,兇徒至今未落網,真相亦未見披露,在市民中仍留下未啟疑竇。

目前,各方特別是立法會議員、政黨人士不宜過多批評或遽下結論,以免妨礙警方工作,如法律界議員湯家驊昨日指本港治安狀況「無

法無天」,就有誇張之嫌。港島總區重案組已接手調查此案,而不論當事人身份及事件最終原因為何,兇徒在鬧市快餐店用壘球棒此種「咿R」兇器公開襲擊傷人,都是法治社會所不能容忍的,市民均要求警方早日破案。

 

--------------------------------------------------------------------------------
頭條日報 2006-08-21 社評


襲擊議員令人髮指


民主黨副主席何俊仁昨日出席反商品及銷售稅遊行後,遭三名蒙面兇徒襲擊,傷勢頗為嚴重,事後被送往醫院治療,議員身份特殊,遇襲引起社會極大關注,相信警方會全力緝兇。

何俊仁昨日遊行後,和民主黨另一名要員在快餐店休息,忽然被三人手持兇器襲擊,兇手行事時集中毆打何俊仁,加上一早預備武器,肯定是有預謀及以他為目標。

何俊仁被毆涉及公職抑或私事,暫時仍未確定,但可以肯定的是,香港是法治社會,任何人以暴力解決問題,都必須受到法律制裁,何俊仁是立法會議員,身份更加重要,他在眾目睽睽之下遇襲,兇徒行事大膽妄為,做法令人側目,公眾自然特別關注。

民主黨昨日拒絕猜測行兇動機,但市民都想及早破案,知道行兇者有何動機,期望何俊仁在接受治療後,能夠提供更多線索,方便警方加快偵查,而在場目擊經過的市民,亦應挺身而出,協助盡快找出兇徒,令事件水落石出。

今次兇徒選擇在鬧市出手,並且使用棍棒毆打目標人物,似有「教訓」意味,但無論行事者希望發放甚麼訊息,市民的反應都是義憤填膺,不會因為暴力而需要與兇徒妥協,兇徒試圖以暴力發放訊息,只會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

港人熱愛和平,崇尚理性討論,即使有不同意見,在據理力爭之餘,亦要尊重他人,動輒以人身攻擊逼人屈服,任何一個文明社會都不能接受,我們誠心希望,何議員能夠早日康復,而罔顧法紀的兇徒,亦必然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

 

-----------------------------------------------------------------------------

香港經濟日報 傅流螢  2006-08-22 有政戲


煲呔緝兇講話 暗藏玄機



  曾特首一句,無論天涯海角,誓要將襲擊民主黨副主席何俊仁的兇徒繩之以法!此話暗藏重要玄機,不單流露港府高層的憤慨,也暗示,港府已將事件撇除了私人恩怨,提升至香港法治制度受挑戰的高層次。

  據知,港府高層昨晨在「早禱會」上,深切關注何俊仁遇襲事件,斥之為「好離譜」。港府把此事提升至與建制為敵的層次,背後當然不會毫無根據和判斷。

鬧市犯案 損港安全城市美譽

  首先,據知,經警方初步調查,已將調查範圍專注於何俊仁的律師事務所,原因是何俊仁為人比較清白,背景並不複雜,港府認為,涉及私人恩怨的機會較微。

  其次,何俊仁的遇襲地點和時間,是光天化日下的中環麥當勞快餐店,是市民大眾都會去的地點,深深打擊香港「安全城市」此牌號。

  第三,就是何俊仁受理的案件本身。據知,其律師事務所近日接了數單棘手案件,除了「十姑娘」何婉琪的敏感案件外,也有其餘無人願接手的案件。

  熟悉何俊仁的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昨就一語中的地指,何俊仁為人正義,「很多人不願意做的案件」,何俊仁都夠膽接。

  香港整個法治制度,就建基於即使是弱小市民,也可找到律師作為代表,與惡勢力對簿公堂;若香港的執法機構不能保護這些當仁不讓的律師,法治也受到根本的動搖。

港法治 不容目無法紀受挑戰

  基於此,港府高層已敲定,要集中更多資源,將緝拿何俊仁的兇徒歸案;此不單因何俊仁貴為尊貴的議員,更關鍵的是,香港法治制度,不容如此野蠻、目無法紀的挑戰。何俊仁的受襲案若不了了之,其他律師也會噤若寒蟬,香港的法治制度,就會不堪一擊。

  可是,再細看曾蔭權的說話,他指兇徒及同謀,「或不知道香港的民情,若不是,則是向香港的建制和治安挑戰」。有誰會不知香港民情?難道他的說話有所暗示?


--------------------------------------------------------------

太陽報  王十章  2006-08-22  李宗吾厚黑


施襲手硬查案腳軟


四名惡煞在中環鬧市快餐店公然襲擊議員何俊仁,有人認為目的是故意吸引傳媒注意,企圖把恐嚇訊息盡量擴大。如果此說屬實,行兇動機多半跟公事有關,而不涉私怨。至於具體公事到底是甚麼,警方未破案前無人敢說也。民主黨主席李永達引述何俊仁說,日後還會繼續處理律師樓的棘手案件,不會向惡勢力低頭,大家只好從這方面無限聯想了。

煲呔特首反應迅速,先是漏夜往醫院探望何俊仁,然後又說無論天涯海角也要把兇徒緝拿歸案。講是講得十分漂亮了,簡直豪氣干雲,實際呢?噯唷,回頭看一看前科,香港警察對於類似暴力事件之往績非常羞家,破案率之低不忍卒睹也。天涯海角云乎哉,只適宜用作報紙標題,我看絕難寫上警方紀錄。

何解我這麼小看英明神武的警方?噢,怪只怪我未患上老人癡呆症,記憶力良好,清楚記得梁天偉遇襲,未破案;鄭經翰被斬,未破案;《明報》收郵包炸彈,未破案。至於新鮮熱辣的暴力案件有巴士阿叔在記者面前被三名大漢痛毆,未解決。遇襲的人成懸案主角,連遇襲的鬼也不得安息,英雄塚浩園二十九個墓碑被毀,兇徒緝拿歸案了沒有?對不起,未也。

台灣暴力遠比香港惡劣

可以這麼說,施襲者手硬,只因查案者腳軟,如果以往多宗類似事件也能成功緝兇的話,還會有人夠膽公然作惡嗎?請信我這個厚黑專家,人都是貪生怕死的,惡勢力不會例外,若然打手們知道行兇後必死無疑,起碼他們打人不敢選擇在光天化日下的鬧市。

平心而論,何俊仁遇襲無疑是夠可憐的,任何暴力都該受到譴責,但以程度而言,香港情況其實遠遠未及台灣那麼惡劣。我說的惡劣,包括施襲者的手硬,以及查案者的腳軟。

你就看看最經典的陳水扁槍擊案吧,兩粒子彈直轟總統,暴力程度無以復加。然而嘛,查得出個甚麼來荂H名義上破案了,但實際上所有涉案人士全部死亡,離奇過廉價小說。所以有人擔心阿扁家族連串貪腐案件查來查去最終只會不了了之,並非杞人憂天。

連國民黨主席馬英九也面對死亡威脅,早前有人聲稱要暗殺小馬哥。接下來,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亦成暗殺對象,只因他發起百萬人倒扁,深綠分子揚言要滅口。諸君,相對而言香港算不過不失,極其量只是棍棒亂舞,未至於子彈橫飛。

話說回來,如果何俊仁遇襲真的跟公事有關,而公然行兇之目的又是為了傳達恐嚇訊息,我真的希望警方一洗頹風早日破案,讓好奇的世人見識一下主使者的厚黑面貌。


-------------------------------------------------------------------

明報  2006-08-22   政治•法治


暴力事件的「破窗理論」  吳志森


民主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光天化日之下在鬧市被4名兇徒亂棍毆至重傷,頭、胸、手腳被打數十棍,血流披面,鼻骨骨折,臉部紅腫至右眼不能睜開,傷勢相當駭人。送院時何俊仁仍然清醒,情G亦由嚴重轉為穩定,可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何俊仁與黨友參與反銷售稅遊行,行蹤當然不是秘密,活動完畢在中環鬧市快餐店與友人休息進膳。兇徒公然在百多名食客面前,亂棍襲擊何俊仁達數分鐘之久,完事後趁混亂從容離開,手法之純熟,行事之鎮定,當然不是臨時起意的業餘作為,而是計劃周詳的職業行徑。

反銷售稅遊行,傳媒雲集中環報道過程,兇徒選擇這個時候在鬧市施襲,故意引起傳媒注視,出現大量報道,產生震懾效果之企圖,顯而易見。兇徒在鬧市行兇,儼然故意在警隊面前犯案,如同直接對抗執法者的權威和能力,等於公然挑戰香港法律。緝捕兇徒,盡快破案,才能把香港法治形象的損害,控制在最低程度。

香港一直是個相當溫和的社會,縱使有激烈的政治爭論,數十萬人上街,也非常和平理性,秩序井然,肢體衝突幾乎沒有,暴力行為完全絕[。香港也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安全城市,偶有罪案,但治安總體良好。正因如此,人們都不願相信,赤裸裸的暴力,竟然會在光天化日的鬧市發生。

不少政治人物,包括立法會議員都受過政治恐嚇,包括接到內藏刀片的信件、污言穢語殺氣騰騰的恐嚇電話,甚至到辦事處潑糞、燒燬大門等等,不少案件,警方都是茫無頭緒,最後不了了之。我不會懷疑警方的刑偵能力,只怕警隊視這類案件,都是政見不同,一時氣憤,暴力發泄的無聊行為,掉以輕心。

紐約前市長朱利亞尼說過的「破窗理論」,值得我們重視:一個破窗沒有立刻修好,最後會引來整條街的窗都給人打破。政治人物受恐嚇沒有查個水落石出,犯罪者會受到鼓勵而變本加厲,最後釀成令人髮指的暴力事件。

期望警方拿出辦法,令一切暴力都被扼殺於萌芽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