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國民教育 何漢權 教育評議會副主席

信報財經新聞 2006-09-30

 

  明天是十月一日,香港特區政府照例會在灣仔金紫荊廣場舉行升旗禮,隨後是國慶酒會,冠蓋雲集,特首演詞自會感謝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福為民開,施政要實事求是云云!

  再過幾天,十月十日,歷史上稱為辛亥革命,這場偶發性的革命,卻促使當時各省紛紛獨立,滿清政權眾叛親離、骨牌效應,滿清皇族以及幾千年的帝制正式結束,雙十,仍具重要的歷史意義!

  香港奉行的是一國兩制,一國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從國民教育角度看,學校舉辦升旗禮,向全體學生講述建國艱難,存荓虼|的正確性,當年參與建國的有名、無名英雄,浪漫激情,各自取材,身體力行,對當時國民黨的貪腐政權,以及在幕後操縱的帝國主義進行徹底對抗。毛澤東選擇在十月份的第一天,在天安門城樓高喊:「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喊出了民族的自信與尊嚴,激勵人心。

向列強說不

  隨蚆戰的爆發,國民犧牲不少,但換回來的是進一步確立國家的獨立發展路線,敢於對帝國主義,特別是美國說「不」,也使得日後中、俄的邊境衝突,有例可援,憑自己的國力,又向蘇修說「不」!在世界列強之中,站穩位置!趁荂u十一」,向學生複述此段歷史,對國民身份認同,終歸有必要。

  不過,銅錢還有另外的一面,權力就算不使人腐敗,但也會讓當權者盲目,生產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又使得國民陷於苦難的深淵,箇中的原因與結果,都要如實地記入史冊,向一代又一代的國民清楚交代,以免重蹈覆轍,這也是國民教育的應有之義。當酒會上舉杯慶祝國慶的時候,又或者在學校教導學生向國旗行注目禮的同時,新中國的五十七年歷史,是否福禍都要雙收?

  雙十在香港,特區政府當然不會舉辦任何形式的公開活動,這叫政治正確。但從教育現場看,特別在香港這塊土地來說,在雙十的日子堙A與學生講述辛亥革命,亦是國民教育的重要任務之一。當時四川鐵路國有,說明專制的滿清硬要與民爭利,是貪腐的鐵證,而孫中山、香港、台灣、革命、統一等詞彙,都與辛亥雙十的發展,牽上千絲萬縷的關係,誰說這不重要?但學校談雙十的,絕無僅有。透過傳媒,今年的雙十,或會引起香港的學生多點關注。

克己復「禮」

  施明德紅衣掛帥,率領倒扁的各路人馬,在雙十那天,實行「天下圍攻」,為的是要打倒台灣最有權力而又包庇貪腐集團的人!政治變幻莫測,好戲醜戲就在後頭。但對國民教育最有意義的,我認為是「天下圍攻」的正寫—「天下為公」,語出《禮運.大同篇》:「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養……」貪腐的穩固基礎,就是天下為私,獨斷獨行,中飽私囊、近親繁殖,官商勾結,操弄甚至壓制輿論,栽培一批要永遠效忠的禁嶺x!因此,讓學生了解「天下為公」與貪腐不能共存的道理,並將此道理深化在生活之中,好使他們成為既愛國,亦敢於批判貪腐當權者的好國民。

 從歷史的軌[看,從個人的情感出發,我認同大陸人、香港人與台灣人同屬中華民族的一分子,是同一國家,廣義的稱呼就是中國人。但際此令人惆悵的十月,我必須引用史家孔復禮(Philip A. Kuhn)對中國公民社會的幾點批評,他認為:一、中國歷史上,國家對文字言論控制甚嚴;二、士紳、商人與國家官僚組織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一向受政府贊助與保護;三、中國自二十世紀初的體制變化,仍帶有強烈國家中心色彩,似乎還在扼殺公民社會的發展空間。

  因此,孔復禮認為,儘管中國現在已有商業化與都市化,卻仍舊缺乏一套足以發展公民社會的政治與文化的條件。

  如果將國民的定義引伸為國家的公民的話,孔復禮的分析,值得中央及地方政府認真思考,想起白樺那句「你愛國家,國家愛你嗎?」又想起令人費解的程翔案,十月的國民教育,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