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核若出事 港人無路可逃 郭子峰  新報  客席隨筆 2012-03-07


日本311大災難快將一周年,當日經歷由地震引發的海嘯和核洩漏的慘痛教訓,至今仍創痛未平。核電安全問題在這一年間再受到關注,但拖足差不多一年,大亞灣今時今日終於進行首次撤離演習;如果發生大事,香港人毫無保障,死路一條。

香港與大亞灣核電廠的距離,遠較福島市至福島第一核電廠的距離為近,萬一出事,香港人無路可逃。當年「大核」興建之初,先後發生了三里島事故和更慘烈的前蘇聯切爾諾貝爾核電廠大爆炸事故,那時候,曾有大批香港人簽名反對興建,惟最終「大核」還是上馬,猶幸多年來一直沒發生大意外,人們的警惕也就降低了不少。惟日本核災難後,「大核」曾被揭發瞞報意外,近日廣東更發生了地震,連香港也有震感,我們忽然才驚覺,核災難原來離我們這麼近,原來我們這麼多年來的安全,都是那麼脆弱。

應加強全民防核意識

我們需要的,遠不止於核電廠20公里範圍內(僅東平洲等香港水域東部離島)的撤離演習。從日本核災難的經驗,應該看到,核事故的影響範圍幾及50公里,而這範圍已包括大半個香港。全民防核演習、緊急求生教育、建立撤離渠道、提高危機意識,乃至萬一發生核災難後如何監察輸港食物及用水的輻射含量,都需要全面而統一的規劃。這方面,香港政府絕對有責,但日本核災難至今,港府又做過甚麼?

以日本人危機意識之高,尚且不堪一擊,香港人哪有本錢膽博膽?

(本文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