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長毛成名與「法輪功」媒體一唱一和   卓偉


文匯報   政情與評論  2011-12-01



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近日不斷借所謂選民登記問題發難,大肆抹黑現有的選民登記制度,更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對一些機構點名指責。其言論之激烈,推論之武斷,動機之明顯,甚至較激進反對派人士有過之而無不及,難怪昨日有文章直指成名就是戴著學者頭銜的長毛,可說是恰當之極,將他的學者「光環」拿下,活脫脫就是激進反對派最偏激的「學界長毛」。

而且,他比起部分反對派人士做得更加出格,更加不避嫌,尤其與「法輪功」媒體的一唱一和,更令不少反對派中人也「自嘆不如」。眾所周知,《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是「法輪功」的兩大媒體機器,為「法輪功」這個邪教組織大吹法螺、大肆吹捧,以攻擊、抹黑中央政府為本業,在社會上早已是臭名遠播。就是本港的反對派人士,也不敢與「法輪功」以及旗下媒體走得太近,對接受其採訪也有所顧忌,原因正在於此。

唯獨是成名這樣一個學者,卻最熱衷接受《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的訪問,而且發表的言辭比在其他媒體更為激烈及露骨,也更合「法輪功」的口味。例如早前激進反對派的黃毓民、長毛等人在立法會上向特首施以語言暴力,在議事堂上叫囂生事,引起社會的批評及憤慨。成名在接受「新唐人電視」訪問時,不但對於語言暴力沒有一言譴責,反而批評主席將兩人逐出議事堂是「不公平的裁決」,是「危險的訊號」,他更上綱上線的指激進反對派的暴力並非什麼大不了的事,「制度暴力」才是更嚴重云云。

成名的說法倒是貫徹其作風,就是只有結論沒有論證論據,一句不明所以的「制度暴力」,竟然可以為激進反對派的暴力行徑開脫。似乎只要激進反對派指斥制度不公平,其暴力行徑就是可以接受,那如果他的學生說現時的大學教育制度不公平,是否就可以隨意破壞課堂秩序,對教授粗言問候甚至施以老拳呢?成名的邏輯實在可笑。

又如在區選後,成名再接受《大紀元時報》訪問,在毫無證據下竟提出所謂「中共操控區選手法」的指控,但成名至今都提不出任何確鑿證據,怎可以如此誣陷他人?怎可以利用自身的學者身份亂發不實之言?值得留意的是,成名發表最偏激最荒誕的言論時,往往都是在「法輪功」的媒體內出現,這恐怕並非偶然,一方面其言論都是憑空捏造,胡亂指控,政治偏見躍然紙上,在其他負責任的媒體未必能讓他這樣「暢所欲言」,唯獨政治立場同樣偏激的「法輪功」媒體卻是臭味相投;另方面成名屢屢與「法輪功」媒體一唱一和,正說明其激進的反中央政府、反特區政府路線,與「法輪功」是如出一轍,同一鼻孔出氣,彼此的親密關係也是不說自明。否則成名過去也不會多次為「法輪功」撐腰,而他的發言也自然能配合其立場,成為「法輪功」媒體的「寵兒」自然不難理解。

成名政治立場已是明火執仗,更公然與「法輪功」勾連,其人其言的可信性也就可想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