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名能夠拿出證據來反駁批評嗎?  卓偉

文匯報   2011-12-21

 在《文匯報》上發表的批評成名的文章,每一點都是有理有據,引用的都是成名原話。如果他認為文章的批評不實,大可撰文回應,而非表面上說不會就「抹黑」言論作回應或採任何行動,但卻躲在幕後,暗地裡逢人「叫屈」,將批評文章都說成是別有用心,有組織的打壓。難道成名在報章上批評別人就是言論自由,其他人反駁就是「踐踏言論自由」?成名一直不敢站出來公開回應,就是心中有鬼的表現,恰恰說明他確實是利用自己的學者身份,從事政治勾當,為激進路線呼喊,為「法輪功」聲援。這樣,社會就不能對這個充滿政治偏見而又非常激進的「學者長毛」聽之任之了。

 《文匯報》早前刊出多篇批評科大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的文章,詳列其過去在報章、電視上的種種言論,點出成名身為學者,卻沒有學者嚴謹求證的風範,反之在毫無證據之下,隨意對不同人士及機構作出不實指控。成名頂著學者光環,但政治立場極為偏頗,卻裝出一副中立持平的模樣來分析點評,在社會上誤導公眾,在校園內誤人子弟,這才是最惡劣的地方。

頂著學者光環 政治立場偏頗

 有關文章對於成名的批評,每一點都是有理有據,引用的都是其原話,如果他認為文章的指控不實,大可撰文回應。然而,成名在事後將所有批評都指責為缺乏理據,認為是在「抹黑」學者。接著又發動多位學者出來撰文呼冤,某些科大學生又「殺氣騰騰」的批評有關文章別有用心,是「踐踏言論及學術自由」云云,要求有關作者向成名道歉,某些學生甚至揚言要衝擊《文匯報》。香港市民都有言論自由,只要在不違法之下都可以隨意發表意見。有關作者不過是寫了幾篇批評成名的文章,怎能上綱上線說成是什麼「踐踏言論及學術自由」?難道成名在報章上批評別人就是言論自由,其他人反駁就是「踐踏言論自由」?只許成名潑污水,不容他人話短長,成名及這些科大同學不是太過霸道嗎?

 文章論戰事實為重,某些科大學生及成名的同路人,對於外界的批評反應過敏,動輒將批評的言論上綱上線,反映他們根本沒有接受批評的雅量,毫無民主的胸襟,部分人甚至要訴諸暴力,對於不合心意的人士及機構,就要衝擊施壓,表現令人失望。大學生是社會的未來棟樑,在求學時期除了要增進知識之外,更應培養廣闊的心胸,能夠傾聽不同的意見,以理服人。然而,社會卻見到某些受到成名「教誨」的大學生,不能理性討論,反而以極端情緒化的言論上綱上線,更要以暴力打壓不同聲音。難怪成名偏頗激進的立場常被指責為誤人子弟,荼毒學生,現在看看某些學生的表現,與社民連、「人民力量」等激進憤青毫無分別,指成名利用教授的身份在校園內宣傳激進政治理念,又豈是妄言。

批評有根有據 成名欲蓋彌彰

 成名說他沒有主張激進路線,但在去年政改方案諮詢期間,民主黨展現了願意與中央溝通的態度,成名卻不斷冷嘲熱諷。他在與民主黨及「普選聯」成員出席《城市論壇》時,不但沒有批評激進反對派語言暴力,反而表示「部分泛民成員採取溝通方式爭取民主,擔心會削弱泛民討價還價及地區動員的能力」。其對溝通路線的反感躍然紙上。再如他在報章上談到激進風氣時,直指激進路線有效,「市民認為激進手法有效,有實際例子做基礎,例如在警隊醞釀遊行抗議政府對職系架構檢討沒有回應等事件上,會令市民覺得,只要『夠大聲,夠惡』,就會令政府退讓,反映政府沒有選舉認受性,受權力團體影響」。這種論調與激進反對派有什麼分別?再看成名與社民連、「人民力量」等核心關係密切,多次為「人民力量」講課,成名可以說自己不支持抗爭路線嗎?

 成名又說沒有支持過「法輪功」,但他卻極為熱衷接受「法輪功」旗下媒體的專訪,當其他反對派人士也對《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等有所顧忌之時,成名卻儼如「法輪功」的「特約評論員」,而且每當接受「法輪功」訪問時,成名就特別亢奮,語不驚人死不休,在毫無證據之下對中央政府、中聯辦肆意抹黑,言論與「法輪功」臭味相投。

與「法輪功」臭味相投難以抵賴

 眾所周知,「法輪功」早被內地定為邪教團體,而且更是西方反華勢力豢養的組織,不但擁有自身的報紙及電視台,而且可以不斷在香港及外國進行各種宣傳活動,正是西方源源不絕的金援所致。但成名卻將「法輪功」當作普通的宗教團體,不斷為其說好話,指「中國一路都是強調維穩的,在這個維穩的過程,基本上有很多不同的聲音中央政府都不能夠容忍的、打壓下去的,其中包括宗教活動,包括『法輪功』,而且對『法輪功』的打壓我都在外面聽到很多新聞,是非常之嚴厲的」。極盡顛倒黑白之能事。其實,成名一直為「法輪功」撐腰打氣,並誣指中聯辦對於「法輪功」的批評,「對特區政府有施壓意味,並提醒市民中央政府的立場及有警告香港『法輪功』成員作用」。成名對「法輪功」的言論全部白紙黑字有根有據,現在受到外界批評後,又想撇清與「法輪功」關係,不過暴露其虛偽狡詐的面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