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we are reading:敢於擲石的知識分子   方博

蘋果日報    2011-12-16

科技大學副教授成名因為評論區議會種票問題,被《文匯報》在過去18天內,刊載了7篇共13800多字的文章攻擊,指他反華,誣衊共產黨,是政客。批鬥文章平均不用3天就有一篇,每篇平均篇幅近2000字,修辭狠辣,甚至鬧成名為「惡犬」一條,那陣要鬥垮鬥臭成名的「除」,十分惡頂。最讓人不安的是,這些文章似乎是衝茯鴗j校方而來,施壓要求科大開除成名。

學者議論以至介入政事,素來有之。我們應該重視的,不是批鬥文章提出的甚麼「學者要在敏感問題上保持中立」原則,而是要求參與公共事務的知識分子,要有Intellectual Integrity,做到知行合一。20世紀著名思想家、2003年去世的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薩依德(Edward Said),我認為是公共知識分子的人辦。

薩依德是美國公民,但生為巴勒斯坦人的他,數十年不懈地為巴勒斯坦立國奔走,在七、八十年代出任巴勒斯坦全國委員會委員,長期猛烈批判美國的中東政策,又指摘主流傳媒對阿拉伯世界存偏見。面對美國政界和學界龐大的猶太人勢力,薩依德是少數的邊緣人。他堅持按自己相信的普世人權價值,思考解決以巴問題方法,未為國族主義蒙蔽,所以對巴解組識和領袖阿拉法多有批評,即使後來遭巴解冷待,仍擇善固執。

知識分子要代表公眾

薩依德在意作為知識分子的責任,終生身體力行,1993年他為英國BBC主持了6場關於知識分子角色的演講,內容後來輯錄成小書《Representations of the Intellectual》(圖)。他認為真正的知識分子,「是世俗之人,不會毫不批判地服侍一位神祇」,「是社會中具有特定公共角色的個人,不能只化約為面孔模糊的專業人士」。

他在演講中強調,知識分子是有能力面向公眾並代表公眾,來具體地表明某種觀點、態度或意見,「在扮演這個角色時,必須意識到其處境就是公開提出令人尷尬的問題,對抗正統與教條,而不是產生正統與教條,不能輕易被政府或集團收編。」

薩依德又指,知識分子代表虒悕顑M啟蒙,但不要去服侍抽象的觀念,他們本身所代表的,總是關係到「窮人、下層社會、沒有聲音的人、沒有代表的人、無權無勢的人」。

哥大沒因壓力而畏縮

薩依德從來勇於表達自己的信念。2000年,他在南黎巴嫩接壤以色列邊境,向以色列架設的鐵絲網投擲了一塊石頭,作為一種慶祝以色列撤出南黎的姿態。擲石塊舉動被傳媒拍下然後公開,在美國惹起爭議,猶太人組織、保守媒體群起攻之,把擲石上綱成為鼓吹恐怖主義的暴力行為,試圖把薩依德抹黑為反猶分子。

薩依德任教的哥倫比亞大學起初保持緘默,後來因應學校學生自治會要求,哥大教務長Jonathan Cole代表校方正式表態,他說了一番擲地有聲的話,維護薩依德和所有學者的言論自由:「There is nothing more fundamental to a university than the protection of the free discourse of individuals who should feel free to express their views without any fear of the chilling effect of a politically dominant ideology.」

薩依德1978年以《東方主義》一書奠定崇高的學術地位,他鮮明的政治立場,和高調的政治行動,無損學界對他的重視,哈佛、史丹福、耶魯、約翰霍普金斯等知名學府,爭相邀請他出任訪問學者。在擲石事件後,哥大也沒有因為壓力而畏縮,從未試圖與薩依德劃清界線以自保。我希望奉美國長春藤大學為楷模的科技大學,也要有這份對言論自由的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