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點江山:成名是科大副教授還是極端職業政客?

劉夢熊 全國政協委員 百家戰略智庫主席


文匯報  2011-12-05  我要評論(50)

http://paper.wenweipo.com/2011/12/05/PL1112050001.htm


 成名用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的名義,扮演極端職業政客角色,竭力鼓吹激進路線和政治暴力,攻擊抹黑中央政府,並成為「法輪功」的兩大媒體《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的常客,他到底是科大副教授還是極端反對派政客或「法輪功」成員?成名實際上是打著科大的幌子,販賣他作為極端反對派政客的私貨,這不僅玷污了科大的形象,而且與包括學術中立在內的世界主流大學的「三A原則」背道而馳。科大校董會應研究成名的所作所為,是否褻瀆師德和影響學校形象,是否應容忍這樣的所謂教授繼續誤人子弟?

 美國高校通過的全美大學教授協會所闡述的三大原則,即著名的「三A原則」,是西方大學的基本特徵和教授們恪守的行為標準。「三A原則」包括:學術自由(Academic Freedom)、學術自治(Academic Autonomy)和學術中立(Academic Neutrality)。根據「三A原則」,教授和講師作為學者和知識傳授人有學術自由;大學有權利從學術角度出發,決定如何教書;大學教授們的自由以校園和學術界為界,對外嚴守中立,不過問政治和社會敏感問題。相比起來,香港的大學學者中少數人的表現,卻與「三A原則」背道而馳,特別是嚴重違背學術中立原則,不但過問政治和社會敏感問題,而且扮演偏激的職業政客角色。其中一個極端的典型,是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

成名反華反昏了頭

 成名用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的名義過問政治和社會敏感問題,有評論批評他「言論之激進、政治立場之極端,恐怕連激進反對派政客也自嘆不如,綜觀成名多年來的言論,他根本就是戴著學者頭銜的長毛,只不過是利用學者的身份去鼓吹激進路線」,這批評完全符合事實。

 今年11月22日成名在接受「法輪功」媒體《大紀元時報》訪問時,誣指中聯辦在幕後操控選舉,反對派區選失利是由於「種票」所致。成名提出的指控相當嚴重,但對於如何「操控」卻提不出任何證據,純屬造謠誣陷。至於所謂「種票」問題,實際情況非常複雜,包括一單位因「茤苤v形成多戶人共用同一住址登記選民等問題。而反對派炒作區選「種票」事件乃是賊喊捉賊,例如公民黨執委大律師郭榮鏗及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助理教授張達明就涉嫌「種票」。成名炒作區選「種票」事件,誣指中聯辦操控選舉,是明顯的造謠誣陷。

 成名在接受《大紀元時報》訪問時,還公然將美國國會的反華報告與所謂「種票」事件掛u:「上周美國國會報告指出,中共政權已經足以全面控制香港經濟政策,利用香港把人民幣充分國際化,在5年至10年內對美元構成一個很大的威脅,情況令人擔憂。今次種票事件再次發出一個危險的訊號,說明香港『一國兩制』越來越被中共侵蝕,值得港人警醒。」美國國會的反華報告妖魔化人民幣國際化,是為了保持美元霸權,根本不值一駁。人民幣國際化將為香港帶來龐大商機,並且為國際貨幣體系增加一個穩定的貨幣,從而更有利於推動國際金融體系改革,促進經濟發展全球化。成名公然將美國國會的反華報告與所謂「種票」事件掛u,說明他反華反昏了頭。

成名是謙謙學者還是無良政客

 有「維園阿哥」之稱的社民連成員任亮憲,涉嫌一宗強姦及非禮案被警方拘捕。成名不顧師道,為任亮憲的失德行為轉移視線,百般辯解,閃爍其詞稱:「雖然現階段難以看到任亮憲被捕和社民連被打壓是否有關,但從宏觀及客觀分析下,社民連被打壓會令『泛民』支持者失望。」韓愈說:「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教師體認自身具有道德的角色,負起道德倫理教育的責任,但成名卻對任亮憲涉嫌強姦及非禮百般袒護,並將「泛民」支持者拉下道德混水,如此師德敗壞,令人質疑他如何傳道授業解惑。

 特首曾蔭權10月13日出席立法會答問會,遭黃毓民和梁國雄故意冒犯和侮辱,二人語言與肢體動作都極為粗暴,「長毛」梁國雄更在混亂中向特首投擲雞蛋,立會主席曾鈺成隨後將兩人逐出會場。但是,成名卻混淆視聽稱:「社會已經是半獨裁,現在有民選議員你都要將他趕走,實質上你剝奪了他的聲音。我覺得對比起整個制度的暴力,其實根本是小巫見大巫。」成名又蠱惑人心稱,當局收緊限制議員在議會的發言權,將會令社會更加憤怒。成名根本是在顛倒黑白,為政治暴力辯護。實際上,令社會更加憤怒的,恰恰是激進反對派的政治暴力。在區議會選舉中激進反對派的社民連與「人民力量」全軍盡墨,就表達了社會對政治暴力決不容忍。香港的主流價值,是理性、持平、溫和及進步,港人一直奉行和平表達意見的方式,有關的激烈行動不為港人所接受,應該受到社會譴責。成名美化政治暴力,令人質疑他是謙謙學者還是無良政客。

成名是科大副教授還是「法輪功」成員

 成名是「法輪功」的兩大媒體《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的常客,令人搞不清他是科大副教授還是「法輪功」成員。眾所周知,「法輪功」在內地早被認定為邪教組織,國際主流社會也認為「法輪功」符合邪教標準。辛格 (Singer, Margaret Thaler)被公認為「全世界最重要的邪教問題研究權威」,是美國加州伯克利大學心理學教授,曾擔任過美國心理學會主席。她的名著《邪教在我們中間》指出,「法輪功」是符合邪教標準的,無論是美國的還是世界的標準。在香港,反對派人士也不敢公然與「法輪功」沆瀣一氣,成名卻是《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的常客,他配合「法輪功」在香港舉行的集會遊行,在「法輪功」媒體發表粵語錄音發言,為「法輪功」撐腰打氣。他誣指中聯辦對於「法輪功」的批評,「對特區政府有施壓意味,並提醒市民中央政府的立場及有警告香港法輪功成員作用」云云。

成名不得用科大名義在政壇招搖撞騙

 成名扮演極端職業政客的出位言行罄竹難書,令人質疑他是科大副教授還是極端職業政客?按照大學的「三A原則」,成名不得用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的名義在政壇招搖撞騙、煽風點火、蠱惑人心。西方學者到大學教書是出於愛好,因為寫書、講課對他們來講是一種享受和宣洩,沒有必要當政客。成名如果對當政客最有興趣,他可以辭去科大教職,去加入某個反對派政團特別是社民連和「人民力量」這樣的政團,或者加入「法輪功」成為李洪志的信徒,沒有必要打著科大副教授幌子,充當極端職業政客並與「法輪功」沆瀣一氣。科大校董會亦應研究成名的所作所為,是否褻瀆師德和影響學校形象,是否應容忍這樣的所謂教授繼續誤人子弟?成名儘管在他的反中亂港極端邪路上繼續「成名」,不過收場肯定是:「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