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自由不是單程路  梁立人

新報 2011-12-14

最近,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幹事會發表捍衛成名教授的學術自由的聲明,文中指出,「日前有報章評論指本校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以教授名義過問政治和社會敏感議題。

報章更批評成教授是極端職業政客,褻瀆師德,誤人子弟。本會對此深感憤怒及表示強烈譴責,並要求撰文者作出道歉。」文章還說「本會認為大學是一個孕育學術思想,是一個不同理念均可自由存在的地方。建制思想也好,民主思想也好,均需要得到尊重,這是學術自由的基礎。評論以成教授的政治思想質疑其學者資格實是對學術自由的打壓。」

不過我們可以發現,這篇文章實在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因為在香港的所謂政治學者中,完全是一面倒的傾向西方民主政制,所謂學術研究,不過是挖空心思去找中國的缺點,以維護他們民主思想的基礙而已,這又何來尊重建制思想呢?

成名教授在演講中提出很多不民主的缺點,似乎只要有了民主選舉,整個世界就會變得很美好,可惜,他卻完全說不出有甚麼方法可以在民主政制的基礙上,解決十三億人的生活問題,更無法保證中國實行西方民主政制之後仍可保有目前的社會穩定和競爭力。

老實說,類似成名的老生常談人人都會,在下雖然沒上過大學,也可以毫不費力的將不民主的好處說得一清二楚,甚至比他說得更具體,但是,在成名教授眼中十惡不赦的中國政制,事實上卻創造了震驚世界的經濟奇[,令十三億人民的生活得到大大的提高,成名教授又有何說法呢?

與其花納稅人的錢去研究那些人人都知道的不民主的害處,倒不如反過來研究一下不民主的好處,這才算得上對社會有真正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