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名—西方訓練出來的「惡犬」 梁立人

文匯報 2011-12-15

成名之流,是在其錯誤路線中迷失了自己,作出了不少與事實相反的結論,說他們「褻瀆師德,誤人子弟」一點也沒有錯。當今正值西方國家圍堵中國,意圖將中華民族的復興扼殺於搖籃中,作為知識分子,有責任挺身而出,引導年輕一代飲水思源,精忠報國。可惜,成名之流用納稅人的血汗錢去研究學術,所得出的竟是煽動年輕人數典忘宗,背離祖國的言行。這等奸狡小人,無良秀才,枉稱青年導師,錯佩學者之冠,既為西方說客,卻厚顏於華夏土地上苟圖衣食,日後在九泉之下,將如何面對自己的列祖列宗?

最近,劉夢熊在文匯報專欄發表《成名是科大副教授還是極端職業政客》一文,指出本港部分學者「政客化」的問題,文章強調:「成名如果對當政客最有興趣,他可以辭去科大教職,去加入反對派政團,或者加入『法輪功』成為李洪志的信徒,沒有必要打著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的名義在政壇招搖撞騙、煽風點火、蠱惑人心。」

「只許成名放火,不許他人點燈」

劉夢熊的文章,惹來成名的同門拔刀相向,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發表文章,指責劉夢熊「以言入罪」,「大搞政治迫害」、「其餘的香港人也都不能獨善其身」。與此同時,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幹事會發表捍衛成名教授學術自由的聲明:「日前有報章評論指本校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以教授名義過問政治和社會敏感議題。報章更批評成教授是極端職業政客,褻瀆師德,誤人子弟。本會對此深感憤怒及表示強烈譴責,並要求撰文者作出道歉。」

乍看之下,是劉夢熊侵犯了言論自由,得罪了這群高高在上的「知識分子」,故激起惱恨,群起而攻之,其實,這剛好說出香港社會的畸形狀態,那就是「只許成名放火,不許他人點燈」。

所謂學術不過是掩飾反共本質的外衣

香港回歸以來,中央政府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方針,香港知識界的極端分子利用這道護身符,對自己的同胞肆意冷嘲熱諷,對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無情的攻擊,似乎惟有在中國及香港實行「茉莉花革命」,13億人才有生路。其狂妄自大、井底之蛙的心態一覽無遺,已到了幾近瘋狂的地步。

劉夢熊空有一番政治熱情,但對成名之流仍未看得透,所以才耐心的和他們講理,說什麼著名的「三A原則」:學術自由(Academic Freedom)、學術自治(Academic Autonomy)和學術中立(Academic Neutrality)。希望他們本著學術研究的良心,在敏感問題上保持中立的態度和立場。

其實,香港的有些政治學者,本來就沒有什麼中立可言,因為他們皓首窮經,所學的正是西方強國用以絕殺中國的伎倆。就像《趙氏孤兒》一劇中的屠岸賈,將狗食藏在以他的政敵趙盾等人作模型的草人身上,訓練惡犬予以攻擊,這些惡犬已習慣了見到指定的敵人便咬,根本已成為一種條件反射,屠岸賈稱之為能辨忠奸的神犬,利用它們消滅自己的政敵。同樣道理,成名之流從小就接受西方教育,被訓練作攻擊社會主義中國的武器,他們只要看到一點紅色的影子,就會不顧一切地撲上去瘋狂亂咬,所謂學術,不過是掩飾其反共本質的外衣,所謂學者,也不過是屠岸賈所訓練出來的「神犬」而已。

成名並不了解中國

成名為臭名昭著的「法輪功」辯護說:「中國一路都是強調維穩的,在這個維穩的過程,基本上有很多不同的聲音中央政府都不能夠容忍的、打壓下去的,其中包括宗教活動,包括『法輪功』,而且對『法輪功』的打壓我都在外面聽到很多新聞是非常之嚴厲的,反而引起國內很多的人民,他本身之前是對這個執政黨完全沒反感的,變成一個很大的反感。」

事實上,成名並不了解中國,因為,令中國人民反感的不是執政黨而是「法輪功」。舉一個例子,「法輪功」雖然在中國不合法,但在香港及國外卻可以自由活動,在外國資金的支持下,他們可以擁有自己的電視台及報紙,在香港也經常可以見到「法輪功」的宣傳,已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但是我們也可以看到,「法輪功」這些花費不菲的宣傳毫無作用,宣傳攤位冷冷清清,而「法輪功」的電台及報章也乏人捧場,通街派「法輪功」宣傳單張的人更被視為厭惡性的動物,路人避之惟恐不及,這都是有目共睹,擺在眼前的事實。

說句老實話,「法輪功」初被定性為非法組織時,尚有一些人對他們抱有同情的態度,但現在「法輪功」越來越令人討厭,為什麼呢?原因有三:一,「法輪功」違背科學,具有邪教的特質;二,「法輪功」已趨向政治化,並且投靠及收取國際反華勢力的資金來攻擊自己的國家;三,「法輪功」不說實話,造謠生事,否定中國的進步,惡毒攻擊現執政黨。

觀點可以不同 但必須實事求是

政治觀點不相同沒有所謂,但必須實事求是,若為了討好外國主子歪曲事實,譁眾取寵,無論他們說得如何動聽,也是無法令人認同的。所以,儘管每個人對共產黨的看法不一樣,但對「法輪功」的所為,基本上都反感。成名如果認為在下所言有所偏差,他不妨自己走上街頭為「法輪功」喊冤,看看路人的反應如何。

令人遺憾的是,由於有些香港人過於迷信西方民主政制,便以為屠岸賈豢養的惡犬是能辨忠奸的神犬。最近,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幹事會發表捍衛成名教授的學術自由的聲明,文章還說「本會認為大學是一個孕育學術思想,是一個不同理念均可自由存在的地方。建制思想也好,民主思想也好,均需要得到尊重,這是學術自由的基礎。評論以成教授的政治思想質疑其學者資格實是對學術自由的打壓」。

成名如何自圓其說

不過我們可以發現,這篇文章實在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因為在香港的某些所謂政治學者中,完全是一面倒的傾向西方民主政制,所謂學術研究,不過是挖空心思去找中國的缺點,以充實他們的反共理論而已,這又何來尊重建制思想呢?成名在演講中提出很多不民主的缺點,似乎只要有了民主選舉,整個世界就會變得很美好,可惜,他卻完全說不出有什麼方法可以在西方民主政制的基礎上,解決13億人的生活問題,更無法保證中國實行西方民主政制之後仍可保有目前的社會穩定和競爭力。

老實說,類似成名的老生常談人人都會,在下雖然沒上過大學,也可以毫不費力地將不民主的害處說得一清二楚,甚至比他說得更具體,但是,在成名眼中,十惡不赦的中國政制,事實上卻創造了震驚世界的經濟奇跡,令13億人民的生活得到大大的改善,成名又有何說法呢?與其花納稅人的錢去研究那些人人都知道的不民主的害處,倒不如反過來研究一下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的好處,這才算得上對社會有真正的貢獻。

梁立人 資深傳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