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智活網站首頁

悼念曹新銘牧師

一位傲骨嶙峋的傳道者
 

子牧

(轉載自《基督教週報》1984年2月19日)

對一位同工來說,曹新銘牧師以八十多歲高齡被主接去了,心中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學道之人多少會思想過,生從何處來死往何處去之問題,了解生死是尋道者的第一重要關也,主耶穌曰,凡活著而信我者,必永遠不死;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其道明矣。老牧師品格超脫,是一位真正得道的人。我們為什麼要來時歡喜去時悲呢!

我與老牧師相交有十四、五年了,我一向執晚輩之禮,但老牧師謙抑自牧,以平輩之禮待我,呼我同道,牧兄,他說,我們份內均是弟兄姊姊,主昔日還洗門徒的腳。

猶憶十多年前,我正計劃赴加拿大,特前往長洲造訪老牧師,盤桓了大半天;二人在一茶樓午膳,他說年紀大了,吃得不多,只叫了一菜湯,和兩個很簡單的菜,我們邊談邊吃,突然他從口中將飯菜一起吐出,檢視一下,原來有菜虫一條,已給嚼爛,可能他覺得有異味,才將它吐出來,如果換了別人,必然怒氣沖沖,與店家交涉,但老牧師只是輕描淡寫,將菜與虫撥在一處,口中微笑曰,大虫吃小虫;然後又侃侃而談,已經到了無心於事,無事於心的化境。

飯後我們漫步回家,在家中閒談,他問及我今後的計劃,我妄然無所對。他說青年人多見世面,增加人生經驗是好的,但在立身處世上,第一在穩,穩者重也,不可隨波逐流好高騖遠,穩而後能定,定而後能安。他謂他走過的路,上半生欠穩,下半生吸取了經驗教訓之後,踏入了穩重的階段。他又對我諄諄告誡曰,青年人要虛,虛然後可以體會天下的大道,對世上的事物,人生的得失要觀,切不可衝動,被人踢了一腳,就吸取這一腳的教訓,反觀自己,再觀別人,能夠心平氣和,便近道了。他說千萬不可在權勢的圈子打滾,平淡的生活是一種福;那些大權在握,高高在別人頭上的人,不值得羨慕,那一個獨裁者不是在別人的骨頭上站起來,那一個不是用別人的血汗來鞏固了他的地位,一將成功萬骨枯,成了名將又如何?仍然不許人間見白頭,這個世界浮名浮利似濃酒,醉得人心死不醒。人一定要參透這點,品格才可脫俗,否則仍然是凡夫俗子一名。

晚飯之後,我與老牧師在碼頭話別,互道珍重,在小輪上反覆思想,覺得曹牧師給我的訓誨,有如春日的暖風,吹開我心靈的花,船到港島已經夜幕低垂,世界雖然黑暗,但心中的靈火已叫我從黑暗中看到了曙光,心中一片歡愉,莫可名狀,這種感覺前所未有,雖然未到打破明鏡,否定菩提,心中無一物的境界,但已經豁然開朗,清涼暢快。

有一次他寫信給我,談及今日教會的危機,他說「不患無牧,只患無道」,道之將亡,必有徵兆,必然異端風起,罪惡橫行。真是覺人所未覺,我曾經請他,可否就他三十年來的經歷和觀察,簡單將中華基督教會成長和建立的過程,給與中肯的描述和批判。他說他人微言輕,不想做這種事,留給那有大智大慧的人去做吧!

大概是送書會結束前數月,他寄給我一封信,講到送書會在他苦撐二十年之後,不得不光榮結束,同時寄來一包他的著作,他說,如果你認為這些東西仍然有益於世道人心,請隨意發揮整理,加以運用。可惜我…(網主按: 從略)不過我相信會有更多年青的尋道者,會將老牧師的思想發揚光大。

老牧師前輩風範,謙讓高風,一言一行,值得追憶的事尚多;我出道不久便遇上曹牧師,他的言教,身教,均使我一生受用不盡,在這罪惡充盈,人心隔肚皮的世界,老牧師以誠待我,以懇勵我,人生得一良師,尚有何憾?

曹牧師的著作除了《萍縱感言》可以傳世之外,為人所喜的是《憂患餘生》,這是老牧師一生的心路歷程,有哭有笑,有棒有喝,有唱有和,那些將要成大牧者,不妨一讀。

在《萍縱感言》第五集,第六十八頁,曹牧師說:「因為我好說坦白,誠實,正大,公義的道理,所以有錯的人不喜歡我,奸詐的人不喜歡我,卑鄙的人不喜歡我,他們雖然沒有公開的攻擊我,殺害我,但卻暗中抵制我,排擠我,斷絕我的生路,五十多年來,只有上帝保護我。」這是今日教會的寫照,能不悲哉!

美好的杖你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你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你已經守住了。忘盡途中影子,是真到家矣!安息罷!曹牧師!你偉大的人格,必然永遠活在我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