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亞灣應變計劃無做功課  黃世澤  2012-03-12

新報  港聞 | 擇言堂


本港在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一周年之前,保安局公布最新的大亞灣核洩漏應變計劃,那是以不變應萬變,維持現有只有在大亞灣20公里範圍內的市民需要疏散,其餘地區不用理。

由保安局的決定,完全反映保安局中人,連福島核事故的基本研究都沒做,趁公眾忙於看特首選舉場爛戲時,把舊酒裝入新瓶甚麼都不做便算,只是在賭大亞灣核電廠、嶺澳核電廠在退役前永不洩漏,如此蒙混過關。直接講,就是這些人沒做功課。

去年福島第一核電廠的事故,污染最嚴重地區除了核電廠方圓20公里範圍,由於受風向的影響,在核電廠西北方40公里外的飯館村亦受到嚴重污染,最終亦要被納入疏散範圍。而東京的食水,亦曾一度發現受到核污染,引起東京市民恐慌。由此可見,風向絕對會影響香港實際上需要疏散的範圍,以及相應的計劃。

東北風將輻射塵吹來港

香港是典型的季風氣候,在夏天時,香港普遍吹南風、東南風甚至西南風,20公里的疏散計劃或許是可被接受,食水亦未必受污染;但一到冬天,香港就會吹東北風,而大亞灣核電廠正在香港的東北方,那時大量輻射塵吹到香港各處,有可能香港東部廣泛地區都受到影響;西貢、將軍澳、沙田、大埔甚至港島東的居民,可能需要疏散撤離,而香港兩個最大水塘船灣淡水湖及萬宜水庫,都可能會受輻射污染,影響香港食水供應穩定;請問保安局的官員,有沒有想過這個連普通人都會想得到的災難情況。

任何災難應變計劃,以是用最壞情況作假設,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是設計這類計劃的基本準則。而很不幸,香港保安局官員的危機意識嚴重不足,很可能假設大亞灣永不出意外,才作出如此馬虎的計劃;而假設大亞灣永不出意外,這是很不負責任的做法。如果香港市民依靠保安局這批官員監察核電安全,筆者只能祝香港人好運了。

(本文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