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子女居港權家長會聲明:
 
不是襲警 而是無心之失

 
今日東區法院法官判黎昆庭襲警罪成,當即收監囚禁一個月,本會認為是錯判重判。
 
法庭要保護警員執勤,以傷為重是無可厚非,但是必須分清是有意襲警還是無心之失,更要視乎受傷的程度。
 
黎先生並非本會會員,但他自己也有子女因居權問題不能來港一家團聚。六月十二日在家食飯從電視營光幕中看到有四位居權家長上天橋示威,於是從沙田家乘車到灣仔軒尼詩道示威者的天橋,要上天橋聲援。守橋的警察阻勸:”聲援的就到下面示威家長群中去。” 黎照指示急步走到行人道向示威區走去。
 
由此可見黎先生是來聲援的,並無襲警之心。 究竟是否構成襲警罪呢? 就見人見智。
 
當時行人道已被警察膠帶困住成為封鎖區,並有李警員及杜警員兩位警員把守,為了到達聲援的目的地,黎先生就舉腳跨過封鎖膠帶入禁區,兩位警察就分別每人用力捉著黎先生的左右手制止,在跨腳不定之間,黎先生失去平衡之際,雙手向上掙脫時,如李警員所說黎的手背向上揪時就弄掉了李警員的眼鏡,李警員後倒坐在地上,醫療報告中亦指出李警員眼是有傷,但並非重擊所致,傷勢輕微
 
以上事實清楚說明黎先生反抗是因要平衡自己的身體,造成了無心之失,李警員亦只是輕傷。如法官判案前能設身處地為被告人黎先生想想,他在香港只有夫婦兩人,留下一子一女在內地, 如果不是特區政府用假數字無理釋法剝奪其子女的居留權 而是執行129判決,再循每日60個港人成年子女的單程証安排來港的話,他就早日一家團聚了, 無心之失非襲警的事就不會發生。
 
六月十二日既是事出有因,法官就不應該錯判重判黎先生的罪。但是今日法官卻為著保護警察,要警戒被告,甚至所有爭取居留權家長重判更要即時入獄,不得緩刑。雖然法官手握權力可以重判,但要爭居留權的家長子女受此判決而屈服,恐怕就更難。 所以無怪乎被告黎先生聽完判決後,說: ”是法庭和警察屈我, 我不服, 絕不上訴。”
 

                                                                          落實子女居港權家長會

00六年九月二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