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   

2003-10-10 

 

繼續倒董的意義        毛孟靜

 

         倒董究竟有沒有意思?去問香港人,答案大概一半一半:精神上有意思,行動上沒意思。

 

  是這樣的,看最新民意調查,仍然有超過六成的香港人不滿董建華,不要他做特首。但,由劉慧卿等人發起的「民主倒董力量」,卻也未見氣勢如虹。

 

 

只說不做

 

 

  可以想像,一個市民不喜董建華,給訪問到,就嘴堣@說。可是,叫他去參加倒董集會,他是不幹的。為什洶ㄐH因為他覺得起不了作用,直到目前,董先生看來不但不會下台,似乎連「升上神か」的端倪都還沒有。

 

  依此推理,又怎b解釋七.一那半百萬上街的人?首先,七.一是回歸紀念日,是個有象徵性的日子。那日的上半日,溫家寶且在香港。那一日的遊行議題確是五花八門,由失業到沙士到負資產,但主題眾所周知是反二十三條。

 

  上街反二十三條,有用嗎?相信絕大部分那日上街的人,都以為沒有用。仍然用腳宣洩,是因為諸式怨氣已在肚子堙u集腋成裘」,在那一日不吐不快。但這些日子下來,一些怨氣已給「自由行」、放煙花等消弭。

 

 

唯恐一蟹不如一蟹

 

 

  不,香港人也沒給人大代表鄔維庸的話嚇窒。鄔醫生最近出席《文匯報》報慶酒會時說:「共產黨是最不信邪的,不要以為你有多少民意,共產黨便會屈服!」

 

  卻是,當連《文匯報》也開始批評董建華施政失誤,像在填海風波中未能掌握民意,與社會缺乏溝通,就佐證了政治圈子流傳的一句話,也是近月絡繹上京的人帶回的私底下一句話:中央其實不是那b熱烈挺董,問題是,要換人,換誰?

 

  這也是香港人隱隱最擔心的,官府中的前朝遺老,看來沒機會了(有說,如果曾蔭權肯放棄他的爵士銜,以及煲呔,機會又會大些),最怕換上個東廠西廠的首領太監式人物,不旋踵又要搞倒×運動,豈止讓人覺得兒戲,聽上去都覺得累。

 

  就是基於這副民情,令本地民主陣營中人,尤其是立論比較溫和的學者一派,對「民主倒董力量」不以為然。他們認為,政治現實是,香港不好與北京翻臉,先要消除中央對香港成為顛覆基地的疑慮……。

 

  周三,劉慧卿在香港立法會倒董,溫家寶在印尼峇里島提到香港民主時,用的形容詞,是「漸進的」。

 

  香港人要求二○○七年普選特首,距今四年,用四年時間由小圈子選舉邁向普選,有機會配合「漸進式」的條件。

 

  這樣說,並非純粹用語言擠它一擠,而是明年立法會若選到三分二的民主派議員,根據《基本法》,就可確切推動普選機制。

 

 

延續還政於民精神

 

 

  但如果就此結論眼下的倒董運動沒意思,大錯特錯。首先,它延續了七.一後要求還政於民的精神,不住提醒香港人應有的民主素求,有外國駐港記者說的,「Keep it going。」著眼董建華的不濟事,更覺得普選特首的重要。

 

  民主陣營中的不同派別,也就不必對倒董一群作藐嘴藐舌狀,或忙不迭的劃清界線,徒讓人覺得民主派中內鬨、分裂,徒令親者痛仇者快。

 

  好不好倒董這一筆,或許也讓人覺得香港人「人格分裂」啊,精神這一套,行為另一套。但講到底,香港也不過像任何現代社會,面對半杯水,樂觀的人慶幸還有半杯水,悲觀的人憂慮只剩下半杯水。

 

  香港最陷入「人格分裂」症候群的人,恐怕是董建華。他是香港最有權力的人,也是香港最無力的人。他一時集中精力,一時心神渙散。由二十三條一定要過,到二十三條無限期押後;這邊說會聽取民意,那邊擺明沒興趣跟民選議員周旋。

 

  於是,自以為就沙士報告已做足「放風」工夫,仍然弄得個烏煙瘴氣。自以為中環填海沒問題,又搞出滿城風雨。

 

  香港民情容易激昂?當然,因為已給一大股倒董情緒打了底。

 

  董建華永恆地在強勢領導和弱勢政府之間出入徘徊,一事無成。因為他沒有民意基礎,他面前沒有半杯水。那個杯,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