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價與重價的恩典

 馮智活  2001.4.8

   廉價的恩典就是將恩典作為是一種教義,一種原則,一種制度。它只宣講恩典得赦免為一般的真理,上帝的愛被作為是基督教的上帝「概念」。人們以為只要在頭腦上同意那種概念,就可以獲得赦罪。人們以為教會若對恩典持有正確的教義,實際就在恩典上有份了。』潘霍華牧師在《追隨基督》一書中所寫道(第32頁,道聲出版社,1980年版)。是的,我們往往只尋求這種廉價恩典,不願付出努力、奮鬥、犧牲。其實我們應尋求潘霍華所說的「重價的恩典」。潘霍華說:『這樣的恩典是貴重的,因為它呼召我們來跟從,並且它是恩典,因為它呼召我們來跟從耶穌基督。它是重價的,因為它使人付上生命為代價,它是恩典,因為它賜給人那唯一的真生命……』(34頁)

    恩典不是白白地接受的,而是要跟隨耶穌基督的生命,要付出,才可領受,否則只是「廉價的恩典」。『聖經全部的說話都叫我們跟從耶穌』(75頁)。『十字架是放在每一個基督徒身上…當我們從事於作門徒時,我們降服在基督堙A與祂的死聯合──我們放棄自己的生命以進入死中…當基督呼召我們一個人時,祂是叫他來死。這種死可能是像最初的門徒一樣,要離開家庭與工作來跟從祂,也可能像路德(十六世紀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之死一樣,必須要離開修道院跑到世界上來。但每一次都是同樣的死──死在耶穌基督裡,在祂的宣召下治死老舊人…事實上,耶穌的任何命令都是叫我們來死,埋葬我們一切的邪情私慾。』(81頁)這麼才可獲「重價恩典」

    潘霍華處身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年代,面對邪惡的希特拉政府而勇於批評,更成立「認信教會」。他被捕入獄,在獄中書寫《獄中書簡》(文藝出版社,1980年版),其中云:『使一個人成為基督徒不在乎守宗教上的某些法規,而是在今世的生活上積極的參與上帝的痛苦。這就是悔改的意義。做基督徒主要的並非去計較個人的需要,個人的問題、罪惡、恐懼等,而是置身於基督的道路上,進入彌賽亞的事業中,以迄完成以賽亞書五十三章的任務。』(142頁)

    最後,潘霍華牧師於194549日被處決,罪名是叛國及企圖謀殺希特拉。他的生命,他的神學思想,對後世影響甚為深遠。感謝主,賜給我們這麼美好的生命典範。讓我們在他的殉道日思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