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 社評 2010-06-16

核泄漏恐懼源自不透明 管理安全還要公憐w心

大亞灣核電廠上月發生輕微事故,核電廠股東之一中電強調並無輻射泄漏,按照機制毋須立即向公眾匯報。如果純粹從技術角度出發,當局的確毋須主動公布,然而,港人的懷疑正是由於當局在事發後22 天都沒有主動公布,直至傳媒揭露才承認所造成。大亞灣核電廠鄰近香港,籌建時曾有百萬港人簽名反對,所以,通報機制不能只從安全角度考慮,還要讓市民安心。中電及港府應檢討通報機制,提高透明度,讓公眾見到當局開誠布公,市民才會安心。

百萬港人曾簽名反對輕微事故也觸動敏感神經

事發於本年5 月23 日,核電廠6 月10 日曾向由中港兩地成員組成的核安全諮詢委員會匯報,但直至6 月14 日才由美國國會資助、向中國廣播的「自由亞洲電台」揭發。消息曝光後引起公眾嘩然,主因是事故發生後22 天港人都被蒙在鼓堙A直至被傳媒踢爆才承認,難怪公眾質疑當局隱瞞。

特區政府及中電極力淡化事故,保安局強調事故對核電廠安全不構成任何影響,中電亦強調事件僅屬「輕微營運事件」,不涉及輻射泄漏,根據國際核事件分級表的匯報機制,事件未達至要列入任何級別,毋須啟動匯報機制。

單從技術層面考慮,今次事故連最低級別的核電事故也未達到,當局沒有即時公布應是無可非議;但正因為當局這種不主動公布的做法,才令「小事」變成公撳鬗萿滿u大事」,值得記取的一個教訓是,要重視核電安全,也要讓公眾安心。

大亞灣核電廠是香港社會發展史的一個里程碑。1980年代,內地建議在距離香港約50 公里的大亞灣興建核電廠,也是在同一個年代,當時的蘇聯發生切爾諾貝爾核電廠嚴重泄漏事故,引起港人極大關注,反對的團體收集到100 萬港人簽名反對,事件對香港的公民社會發展有重要影響。從這個歷史背景來看,就會理解為何大亞灣的輕微事故,都會觸動港人敏感的神經。

消除疑慮的最佳方法:提高透明度

此外,香港目前的電力供應有20%來自核電,環境局長邱騰華上月出席立法會會議時,表示核電對改善空氣有幫助, 「會朝茬o個方向做」。既然香港未來有可能購買更多核電,內地鄰近香港的地方更不止大亞灣一家核電廠,如果內地核電廠出現事故,港人感到憂慮完全是合理的反應,這並非杞人憂天。

中電雖然強調事故不涉及輻射泄漏,但承認核電站反應堆冷卻水發現「放射性碘核素和放射性氣體」有輕微上升,又指事故可能涉及「一根燃料棒的密封度有輕微瑕疪」,一般公眾讀到如此艱澀難懂的專有名詞,若從字面意義推斷並將之解讀為「核泄漏」,是完全合理的。公眾這種理解,可能出於無知,但正因為公眾對核泄漏有重大憂慮,通報制度就需要做到比國際規定更加透明。中電及港府應做到比國際規定「更進一步」,即使是按規定毋須通報,如果考慮到事故曝光後可能令公眾產生疑慮,也應該主動公布,這樣做無損核電廠,卻有助港人安心,何樂而不為?

這次事故的處理,反映中電及港府的敏感度不足。SARS、禽流感及豬流感的經驗告訴我們,消除疑慮的最佳方法,就是提高透明度,制度愈透明,公眾的恐懼愈少,而在「過分透明」及「不夠透明」之間,港人寧願選擇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