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2010-06-16

大亞灣事故 保安局檢討通報 多個政黨促加強監察核能

上月大亞灣核電廠二號機組燃料棒涉密封不良致輕微泄漏,令反應堆冷卻水出現放射性碘核素及放射性氣體輕微上升事故,時隔逾廿日至前日才被傳媒揭發。中電指根據國際標準,事件毋須通報。保安局證實至前日才知悉事件,並表示會檢討現有通報機制。多個政黨質疑中電刻意隱瞞,促政府加強監察核能。本報記者

早在五月二十三日,距本港市中心不足五十公里的大亞灣核電廠二號機組內反應堆冷卻水,出現放射性碘核素及放射性氣體輕微上升事故,中電從未正式向外公布,直至前日自由亞洲電台披露事件,本地傳媒及保安局即跟進事件,公眾才知一二

中電常務董事藍凌志昨日說,事件料由核電廠二號機組內一支燃料棒涉密封不良所致,「事件有多個可能成因,一個較大的可能是其中一條燃料棒密封不良。」他說,反應堆有四萬一千條燃料棒,仍然是法國製造,「是根據反應堆原有設計去製造」。

中電指燃料棒有輕微瑕疵

中電聲明就指,涉事燃料棒的密封度有輕微瑕疵,由於燃料棒備有厚二十厘米的鋼製殼及零點九米鋼筋混凝土外層,加上反應堆冷卻水有另外兩層外殼密封保護,該設計與外界完全隔離,不涉及任何輻射泄漏,不會對公眾安全和健康及環境構成任何影響,核電廠如常運作。大亞灣核電運營管理有限責任公司昨發布聲明,指核電站兩台機組保持安全穩定運行,沒有發生放射性核泄漏事件。

藍凌志:未達「零級」毋須通報

藍凌志續指,由於事件輕微,未被列入國際核事件零至七級分級表內任何級別,毋須作任何通報。資料顯示,核事件程度的等級,是按照核設施的防禦降級程度、核電站泄漏的輻射量和泄漏至電廠外的輻射量而釐定,獲評級的事故需向外匯報(見圖)。

不過,中電承認,在今次未達「零級」事件發生當日,已主動通知國家核安全局;又於本月十日大亞灣核電站核安全諮詢委員會舉行會議時作出簡報;並直至前日(十四日)與保安局就事件溝通。公司已成立專家小組跟進調查,將會向政府及上述委員會提交調查結果。

曹宏威稱中電做法合標準

核安全諮詢委員會主席何鍾泰昨未回覆本報查詢。另一委員曹宏威強調,事故並非核輻射泄漏,而是在冷卻水中發現放射性碘核素,由於冷卻水處於密封狀態,不會影響公眾安全。他指出,事故屬於最低的警戒級別,按照國際標準毋須通報,認為中電的做法合乎標準。多個政黨質疑中電刻意隱瞞事件,令公眾蒙在鼓堙A要求中電及當局提高核電廠監察力度及通報機制透明度。其中民主黨及民建聯昨午先後往中電亞皆老街總部抗議;公民黨則去信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主席,要求邀請保安局、中電、大亞灣核電站核安全諮詢委員、天文台等代表出席會議,交代事件

浸大物理系主任謝國偉認為,事件理論上毋須通報,但畢竟核安全屬較敏感的問題,電廠亦應選擇以一個較為適當的渠道,如透過互聯網,主動解釋及澄請事故,相信有助釋除公眾疑慮。綠和和平項目主任古偉牧質疑,事件反映港府疏於監管核能的安全表現,連通報機制也完全放手由電力公司自主,未有保障市民的知情權。

 

星島日報 2010-06-16

邱騰華事發後到過核電站

深圳大亞灣核電站燃料棒出現輕微泄漏事件,中電事後沒有向外界公布。原來在事發後三天,即上月二十六日,環境局局長邱騰華及副秘書長劉利群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在中電及核電站高層的陪同下,到大亞灣核電站參觀。他們更曾親自檢視這些核燃料棒,知道每根燃料棒均由金屬包裹,並用密封盒子包裝,保護程序十分高。邱騰華在參觀核電站其他設備後,亦認為核電站的整體防體措施十分完善。據悉官員知悉事件後,感疑事件是否如外界形容般「情況嚴重」。

為協助改善環境,本港近年愈來愈倚重以核能發電,在發電燃料組合中,兩成來自核電;其中中電的燃料組合,近三成來自核能。隨蚢q力公司加強減排力度,未來在可再生能源和核電比例將會增加,綠色和平項目主任古偉牧認為,由於透過核能發電始終難以保證百分百安全,促請擱置擴大核電計畫。

他指出,本港與內地之間已建成完善的輸電網絡,內地若是改用更多可再生能源發電,然後再供電至香港,效果理應相若。他指出,隨茪漲a土地價格開始上升,以太陽能發電未必容易,反而風力發電最具發展潛力。

另外,中電透露,核電站每十八個月進行一次大規模維修保養,由於核電台機組安全穩定,預計要到下次保養周期,即約十多個月後,才更換出現裂紋的燃料棒。

 

星島日報 2010-06-16

學者:飛機撞也不泄輻射

大亞灣核電廠的反應堆冷卻水輻射輕微上升,初步判斷由一支燃料棒出現輕微泄漏所導致。有學者指出,由於燃料棒由一層合金包住,燃料棒亦密封在反應堆內,與外界可謂完全隔離,核輻射一般不會輕易擴散至廠房以外。本港工程師學學會認為,今天的核電廠安全水平已提升不少,公眾毋須擔心。

建議提升員工操作技能

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專門研究電子和核能可靠性的城大校長郭位認為,今次並非嚴重事故,並指核電廠比乘坐飛機更安全,「即使有飛機撞向發電廠亦不會引致輻射。」他又指,大亞灣核電廠由法國公司設計,安全標準與美國相同,相信類似一九八六年前蘇聯切爾諾貝爾核電廠泄漏大量輻射的事件不會再發生,建議核電廠定期安排員工離開核電廠接受訓練,提升員工實際操作的技能。

浸大物理系主任謝國偉指出,燃料棒外層由合金包荂A既方便估計每支燃料棒的鈾含量,輻射性物質亦不會輕易釋放,方便運輸。他指出,燃料棒「外殼」質量若有偏差,或在運輸及操作過程,令燃料棒受了不適當的的壓力,「外殼」有機會出現微裂,才會有機會出現輕微泄漏,但機會一般較低。他相信,大亞灣早前發生的事故,輻射泄漏程度完全處於安全系數之內,未致影響廠內的工作人員,否則整個反應堆也會即時停止運作。

核電廠安全水平已提升

工程師學會副會長陳福祥表示,雖然外界很多時將核輻射泄漏,與過去的核電廠重大事故拉上關係,但今天的核電廠安全水平已提升不少,不能與過去同日而言,公眾毋須擔心。

核電機組可以按其核反應堆分類,主要分為六種類型。大亞灣核電站採用壓水式反應堆設計,亦是最常用的商業反應堆。在壓水式反應堆中,水在一百五十倍大氣壓下為低濃度鈾燃料提供冷卻,水在高壓下不會沸騰,而在稱為蒸汽發生器的熱交換裝置中,另一股水流在閉合的二次回路中在七十倍的大氣壓下受熱至攝氏二百八十度,形成蒸汽推動汽輪發電機,產生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