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請聯署「尊重生命,廢除死刑」事宜

        從去年底至今年,不斷傳來香港人在大陸因販毒等問題而被國內法院判處死刑的消息。或許有人會認為,殺人填命是天公地道的做法,而死刑亦有阻嚇的作用,有助改善社會治安。然而,作為基督徒,我們相信生命是神聖寶貴的,天主才是生命的主宰,沒有人能夠摧毀別人的生命。更何況,死刑一旦被執行,即使是判錯案,當事人的生命己經難以挽回了。基於此,我們特致函邀請  閣下反對死刑,以及關注中港兩地的通報機制問題。以下是一些背景資料,希望有助  閣下了解事件:

中國執行死刑的情況

        死刑是極殘忍及不人道的懲罰方法,與世界人權宣言和國際人權公約所宣示的生命權利相違背。故此,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已經廢除或停止執行死刑制度,香港亦於1993年廢除了死刑。但很可惜,死刑卻經常在中國大陸被隨意使用,且常常在極不公正的情況下進行審訊。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在2001年7月6日所公佈的資料,中國曾經在三個月內處死了1781人,比其他國家過去三年內所處死的總人數還多。一些人權份子亦擔心,中國政府為顯示其打擊犯罪活動的決心而加快審判的程序,以及更隨意使用暴力和死刑。而事實上,國內很多判案都是在極短時間內做出,有時甚至是在證據不全的情況做出,地方官員往往會因為犯罪率上升,在極大的壓力下,加重刑罰而忘記了執法的公正。有國內的法律學者指出,中國法庭的判決經常基於犯罪造成的後果而不只是行動或動機。如果誰在嚴打期間犯罪,對社會影響特別惡劣的話,很可能會加重處罰。刑法給法庭很大的空間去決定應該實施那一重的處罰,而法庭也可能會因不同的政治環境而做出完全不同的決定。

        至於死刑是否有效制止犯罪的發生呢?國內在1983年第一次嚴厲打擊罪案行動後,犯罪率的確下降了30%。但後來,死刑已失去了阻嚇的作用,中國此後的犯罪率每年持續上升。且從來亦沒有證據顯示死刑較其他刑罰更能有效地防止罪案。

中港的通報機制問題

        隨著中港兩地接觸頻繁,香港人在內地犯案的比率亦相對提高了。故此,中國的死刑問題與香港其實是息息相關的。從香港報章上所搜集的資料可見,自1998年張子強被內地判處死刑後,先後已經有四十多名港人(這是非常保安的數字)因為觸犯內地不同法例而判處死刑或死緩,其中有十多人已被處決,有些則仍在上訴中(但根據過往的經驗,法院大多會維持原判)。這些人所犯的案件主要與販毒有關,亦有部份與偽造貨幣、偷稅漏稅等等有關。但他們居然統統被判處死刑或死緩,不少更被即時押往刑場執行槍決,情況令人驚訝。有港區人大代表也曾表示,有些港商在內地營商,欠下內地機構金錢,有時經濟糾紛誰是誰非都仍未清楚,但內地機構則引入公安插手,說成是港人在內地犯上走私、欺詐刑事糾紛,而將港人或把其回鄉證扣留。故此,我們亦擔憂這些案件的起訴、審判及量刑過程是否公平合理。若因此就將有關的港人判處死刑,未免過於草率濫權。

        雖然中港兩地自2001年1月實行了通報機制,即是說內地機關與香港特區政府會互相通報涉嫌犯罪的對方居民提出刑事檢控,或採取刑事強制性措施的情況,以及對方居民非正常死亡的情況。但有香港市民在內地觸犯法例的家屬卻多次表示,內地審訊已久後,才由內地親友或同鄉收到其家人被審的消息。就像去年十二月宣判的冰毒案件般,其中一名被告---莊楚城,也是在被拘留十個月後,才由內地公安透過律師通知家屬。莊楚城的妹妹更透露,其兄往澳門後便無故失蹤。雖然當局稱他是在珠海被捕,但他的回鄉證卻仍留在香港,而澳門方面亦沒有他的出境紀錄。故對其兄的被捕過程感到可疑。

請參與聯署

        殺人、傷害他人的行為當然都是不值得鼓勵的,但以死刑處決犯罪者只是報仇心理的反映,怨怨相報是沒有盡頭的,只有從教育著手,用理解與接納的態度相待才是長遠之策。故此,我們呼籲中國政府立即廢除死刑,並以其他更人道及合理的懲治措施來取代。同時,促請特區政府摒棄一直的低調沉默態度,積極主動地向有關人士作出援助,並確保通報機制得以落實執行。期望  閣下都能夠積極響應,參與聯署。所收集到的簽名將分別交予廣東省最高人民法院及香港特區政府。

        有意聯署者請儘快填交附上的簽名表,傳真(2539-8023)或郵寄(香港西灣河大石街一號302室)或電郵(jpcom@pacific.net.hk)予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若有任何查詢,請電2560-3865與正委會聯絡。對於  閣下的協助,謹此致謝!

主佑!
 

發起團體: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取消死刑聯合委員會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中國人權香港辦事處                草根文化中心                葵涌新區基督徒基層團體
米蘭會關心社會小組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日


尊重生命  廢除死刑

RIGHT TO LIFE     ABOLISH DEATH PENALTY

 

致中國政府及香港特區政府請願信

去年12月25日,香港人莊楚城、林鴻傑、鄭錫泉、莊鎮聞及許志強,因販毒而被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其中,莊楚城更在被拘留十個月後,才由內地公安透過律師告知家屬其被捕的消息。莊楚城的妹妹更透露,其兄往澳門後便無故失蹤。雖然當局稱他是在珠海被捕,但他的回鄉證卻仍留在香港,而澳門方面亦沒有他的出境紀錄。故對其兄的被捕過程感到可疑。

另外,今年1月31日,港人林沛文、楊來富及鄭邦祥因為販賣及運輸毒品罪,亦被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

基於對生命的尊重,我們促請中國政府:

1)        終止對以上八人處以死刑

2)        檢討通報機制,確保家屬在當事人被扣後儘快獲得通知,並提供適當援助。

3)        立即廢除死刑,因死刑是極殘忍、不人道、和侵犯生命權的懲罰方法。

 

Petition to the Government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SAR Hong Kong

On 25 December 2001, five Hong Kong residents, Zhuang Cho-shing etc., were sentenced to death, for their alleged involvement in the manufacture and trafficking of illegal drugs by the Shenzhen City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The family of Zhuang Cho-shing learned of his arrest on the mainland through a lawyer representing the Chinese security officials after Zhang was detained for ten months. The sister of Zhuang was concerned about his brother’s disappearance following his trip to Macau.  Although Zhuang was said to have been arrested on the mainland, his passport was found in his home and the Macau officials did not have record of Zhuang’s departure.

On 31 January 2002, three Hong Kong residents, Lam Kai-ming etc., were condemned to death row for drug offences by Shenzhen City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We urge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and SAR Government:

1.          to commute the death sentences passed on the subject eight Hong Kong residents

2.          to launch a review of the notification system ensuring that the families of the prisoners are notified in a timely fashion of detention

3.          to abolish the death penalty in all cases which is regarded as the ultimate form of cruel and inhuman punishment and as a violation of the right to life.

姓名 Name

姓名 Name 姓名 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