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好靈修的基礎

馮智活

  在一次教會聚會中,我講及個人靈修的方法。一位未信主的朋友問及我是怎樣做靈修的。我一時間想不到怎樣回答他,心想自己靈修的方式,與普通信徒大大不同,對於自己的要求是十分高,他們是初階,我是進階。這不是誇口,是事實。最後我仍簡單回答這個尖銳的問題,但仍有些保留。

  最近與一些神學生談及牧職的問題,其中一位請我在下一次分享個人靈修的方法。我打趣地說,他們要作好心理準備,因為我分享的內容將會十分刺激。

  曹新銘牧師寫道:「一個人只要在靈修上建立了穩固的基礎,則無論聽甚麼話,看甚麼事,處甚麼境,都無害處,且有益處,並增識見,甚至都是靈修的生活。因為任何事物,都有壞一方面,也有好一方面;有了靈修基礎的人,都會分辨好壞,知所取捨,善加利用,所以無論何言語,見何事物,處何境地,都是靈修了。但是要打好靈修的基礎,都非易事,必須經悠長的歲月,廣泛的閱讀,精細的思維,沉潛的觀察,經過多方面的試探和多種的困苦,才慢慢鍛煉出來。」(《萍蹤感言》第五集上編六十四條,這修寫於1964年11月14日)

  我不太肯定自己是否已打下了靈修的基礎。「悠長的歲月」想是指人到五十歲或以上罷,因為曹新銘牧師寫這段文字時年屆六十八歲。「廣泛的閱讀」是指如何的廣泛呢?是指閱讀不同類形、宗教、哲理、文化、語言、時代……的書籍,應包括報紙、雜誌、各類書刊,以及應包括宗教、歷史、藝術、科學、社會學、心理學、經濟政治等範圍罷。我想曹牧師不是要我們有學術的成就,而是廣博地了解人的問題,認識人類歷史文化各樣知識等。信仰既然是人與神之間的問題,全面地了解人的問題是何等重要,也要認識人所居住的世界。可惜有些人只花時間認識神。靈修要達到的其中一個目標,就是徹底地認識自己,也全面認識別人,認識人性,就是人的思想、罪性、行為等。人了解外在事物較為容易,因為是客觀事實,但最難了解自己,因為是主觀的而又存在「角色衝突」的問題。例如評價他人可以較客觀及肯定,但卻難評價自己,分辨那些是自己的弱點、缺點或長處,又好像醫生較難為自己診治一樣。有了「廣泛的閱讀」,對人性有較全面的的了解,就能較客觀地認識自己。對自己、別人和世界愈知得多,就愈發現自己的無知和有限,愈體會宇宙的無盡及上主的無限,就自然謙卑,謙卑是靈性特質。

  「精細的思維」,我想是指深入的反省。靈修,不單是要使信徒熱切,還要準確掌握方向,了解信仰。有些信徒雖然熱切,卻是走錯了方向,就像一部充滿勁力的跑車,卻迷了路。有人花了不少努力在靈修上,卻得著有限。別埋沒你的理性,多用心反思反省,想深些,想闊些,不要把別人的意見照單全收,多比較,勇於提出疑問,有冒險精神。要達到「精細的思維」,有時要有充裕的時間,要拋開一切工作,專心靈修。一天、兩天,甚至更長的靜修,可以達到深入反省的地步。我是極力的推薦靜修。兩天或以上的靜修令人更直接面對上帝,面對自己。未試過的,應試一試。

  「沉潛的觀察」,想是指把所閱讀所聽的與所見到的事情作理性的分析及比較,融會貫通,就是將抽象的知識結合於具體的事情上。不單在形而上的知識觀念或信念下工夫,也在形而下的現實世界中體會真理,遇到耶穌。信仰就是生活,就是生命,是現世的,是具體的。例如關於奉獻的事,可觀察不同教會不同情況的奉獻,而比較聖經講及奉獻的事,自己去體會奉獻的意義,以後在奉獻時,自己就知道自己在做甚麼,而不是按著別人的要求奉獻。

  「經過多方面的試探和多種的困苦」這令想到苦難的意義(當然這不是唯一的意義)。苦難令人受到極大的考驗、試煉。人在不同階段的靈程會遇到不同的試探,試探是不著形式、不會預告的,不但魔鬼會試探你,天使也會試探你,你最崇敬最信任的人也可以令你跌倒。但奇妙的是,種種失敗、跌倒、苦難,卻是十分具體又充實的靈修經驗,是珍貴的資產。感謝上帝,豐盛的生命,是充滿各種試探考驗的,為何要求一帆風順呢?

  「慢慢地,鍛煉出來的」。人容易失去耐性,也喜歡快有果效,不知是否迎合傳福音,我們總是喜歡明顯的果效。也難怪,特別的事情是較為難忘的。但成長,往往是不經意不察覺的,好像小孩的身軀漸漸長大一樣,每天都是一樣,其實又不一樣,過了一段時間,才察覺成長了。靈修,是一生的工夫,也是每天每時刻的工夫,因為試探每時每刻都會出現(例如驕傲自大、不夠忍耐)。「慢慢地」就是不斷地,持久地,不後退地(有些人是靈程退步的)漸漸成長。不要貪圖急速成長,要建立穩固的基礎。靈修,不是求外在的表現(叫人看見),乃是力求內在的更新。

(此文曾刊登於香港基督徒學會出版之《思》第66期,2000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