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就是生命,不能停止

馮智活

 我在前期《思》(66期,2000年3月)談及曹新銘牧師對靈修的見解,我深表贊同。今次我希望延續上次之分享。
  一個有靈修基礎的基督徒,就好像人呼吸一樣,自動自覺地不停地靈修,又好像魚在水中游而不留意水在四周。對他來說,上帝已經時刻同在,他無時無刻不自然地想及屬靈的事,想及自己的言語、思想、行為是否合乎正道,是否關懷周圍的人,關心社會及世界。對他來說,這是理所當然之事,是生命自然的流露,並非懼怕受罰,並非出於聖經和教會之要求,並非要得獎賞,只是自然地行出上帝之道。如果說他不靈修,是不可能的,因為每件事、每個人、每句說話,都引發他的反省、默想、決志及祈禱。這不是說,他不再需要靈修,剛好相反,他極為渴想靈修。他每時每刻都在靈修,靈修已成為生命的一部分,就像呼吸一般,不能停止,也不會停止,是那麼自然,那麼不自覺,那麼真實。他未必是聖人,仍會犯錯,犯罪;但不需別人提點,很快便自覺而決心改正。他知道甚麼是善、甚麼是惡,曉得自動地去行善,這已是他的生命。他不會故意去傷害人,也不能這樣做,他沒有這種動力。

  假如有人稱讚他,他會感謝上主而不自傲;假如有人批評他,他會反覆思考而不存忌恨,雖然靈性比人強,他卻謙虛溫柔,明白自己是多麼渺小。試探誘惑很難勝過他,因他已有不少的經歷,其中有些是極深刻的。每一個試探,他都小心翼翼地應付,絕不輕率。當然,他有時也會跌倒,但很快便再站起來。他的靈命隨著時日,不斷更新成長,但他永不自滿,不斷力求進步。他有信心有膽量探索新的領域,尋求上主創造的奧妙,他會吸納其他宗教思想、言論中美好而對靈性有助的一面,排拒與真道相悖的一面。世上每件事物,皆可成為靈修的媒介。每件事物皆有正反兩面,他能「知其所捨,善加利用」。他可以在非基督徒身上看到上帝的作為,在非信徒的群體、世俗化的社會遇到基督,在黑暗的角落、最悲慘的災難中也能領會上主的慈愛,因為他與主的聯繫永不會終斷。靈修,就是與主聯繫而產生心靈的變化。曹新銘牧師寫道:「一個人只要在靈修上建立了穩固的基礎,則無論聽甚麼話,看甚麼事,處甚麼境,都無害處,且有益處,並增識見,甚至都是靈修的生活。因為任何事物,都有壞一方面,也有好一方面;有了靈修基礎的人,都會分辨好壞,知所取捨,善加利用……」(《萍蹤感言》第五集上編六十四條)

  我想,現時所流行的靈修方式仍是初階,是多麼的局限。基督徒應多到其他宗派觀摩學習,同時也可促進教會合一;認識其他宗教,互相交流了解學習(即使批評也客觀一些);走進社會接觸各行各業,尤其是窮困及邊緣人士,服侍他們就是服侍基督;放眼世界,認識國際局勢、全球經濟、環保及糧食等問題,此等雖然是政治經濟問題,其實是靈性問題。忽視人類的問題,怎能有整全的靈修呢?

  總括而言,深入而整全的靈修,不能只限於教會內,而是在整個世界中;不單限於聖經,而是上主在每一事件的啟示;不限於何種形式及時間,而是心靈與上主緊密無間斷的聯繫。當然,我們要先打好靈修的基礎,才可到達這階段。
 

(此文曾刊登於香港基督徒學會出版之《思》第68期,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