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思》2001年8月號

我的故事

我的修煉之路

周美華

香港演藝學院音樂系客席音樂學科系主任

 

  我生長於一個基督化家庭,曾在耶魯大學攻讀神道學碩士,在教會事奉多年。為尋找人生的真義和基督教信仰的根源,我由基督教轉往天主教,又考慮過當修女,希望全時間投入自己的信仰和服務他人的生活中去。但在九九年七月,在美國芝加哥的我試圖以氣功調理身體之際,遇上了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個把月間,令人難以置信地,我告別了三十多年的基督徒生活,成為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

 

  由基督徒變為法輪大學修煉的過程是孤單而又痛苦的,其後又招來許多誤解和責備。我並非一些基督徒朋友想像的那樣,背叛了基督的信仰而投奔法輪大法(以下簡稱大法)。其實,事情恰恰相反。未遇上大法之前,我認為自己是個帶修士氣質的虔誠基督徒;接觸大法後,尤其讀了《轉法輪》之後,我頓然感到我的基督徒準則幾乎全部都不符合基督的要求,聖經中許多話我都曲解或誤解了。大法肯定正統基督教的中心信仰,包括神創造萬物天地、人的墮落及基督的救恩。大法使我前所未有地明白及相信這一切,在大法書籍中我找到了對人生及基督教許多問題的答案。這就是我起初接受大法的原因。

 

  大法把我的注意力集中到基督救恩的根本目的上,那就是要使人能返回人原來所屬的地方,即我們從那兒掉下來的地方。要返回那地方必須有一條路,而一個人不能同時走兩條路,只能選定一條路走,面對基督的路和大法的路,我不得不作一抉擇。

 

  大法給了我前所未有的啟發,所以在理性上我做決定是輕而易舉的,但感性上我是苦苦的在回望。我在基督教多年,和基督教信仰的神處了多年,即使基督教的神不怪我(我也確信祂不怪我),教會中的朋友能接受我嗎?以一本出版只有七年的書代替一本具二千多年歷史的「經典」,別人能理解嗎?離開一個眾所周知的宗教,轉向一個在中國以外罕為人所知,而在中國之內則被鎮壓的信仰,合理嗎?

 

  和這些問題糾纏的一個月內,我反覆思考早期基督徒如何被逼害,耶穌當年的言論怎樣被不相信的人蔑視,耶穌的出身又是何等卑微……等。想來想去,我想不到阻止自己接受大法的理由。最後,在八月底,我戰戰兢兢地下定決心,以法輪大法修煉。當時我已經開始練功,但健康情況未有好轉,只是微微地體會到《轉法輪》論及練功時的超常現象。

 

有人把大法視為一種新興氣功、新興信仰,甚至新興宗教,其部分原因是對氣功不了解所致。真正認識氣功的人都知道氣功歷史悠久。未有宗教,便有氣功。大法學員中不乏過去名望顯赫的氣功師和太極導師,對氣功甚有研究。據他們說,他們第一次讀《轉法輪》時,均有如獲至寶之感。《轉法輪》為他們打開氣功之迷。過去他們耗盡心血從《黃帝內經》或《道藏》等古書中尋找練氣功的祕訣,卻始終疑問滿胸,對那些書中論及的不少現象和名詞不解。然而,《轉法輪》在三言兩語間,即把那些現象和名詞說清楚。此外又以「氣功就是修煉」一句話,道破氣功之迷,讓人明白「練」氣功最重要的是「修」心性,不修心性,怎麼練都是枉然的。

 

  我是氣功門外漢,但對修心性我便自覺頗有見地。初與芝加哥地區的大法學員相處時,我只感到自己待人接物都表現不錯,遇到不稱心的人或事都能以忍面對,以高姿態應變。可是隨著一遍又一遍地唸《轉法輪》,與其他學員多交流,我漸發覺自己完全用了一般人的常識概念理解大法的「真、善、忍」,尤其是「忍」,我理解偏了。大法的忍內涵極深,不但要「打不還手,薑還口」,更要達到無怨無恨,以苦為樂……以及更高的境界。相比之下,我主觀甚強,喜歡分析性批評,又常以自由平等的理論,在腦子堿陘H抱打不平。口媮鬗˙﹛A心堳o對許多事物都不滿,大法的「忍」看來像不見頂的山一樣,我何時才能攀上去?我感到無望了。

 

  李洪志師父多次強調,修煉大法必須多看《轉法輪》,只要看這本書,一個人就在變。這是千真萬確的,我知道的例證中,不煉法輪功的人,只要不抱著固執的態度看《轉法輪》,也會神奇地改變,變得溫馴、正直起來。至今我把《轉法輪》讀了不下一百遍,我確實變了。對名與利都看得比以前淡,我依然工作認真,並盡量學習「先他後我」的態度,但前路還是遙遠的。

 

  去年七月我返回香港,在演藝學院音樂系任客席音樂學科系主任。回港之際,我感到許多港人對大法都不認識,有的還不假思索地聽信北京的攻擊宣傳。今年一月,天安門發生自焚事件,北京立刻認定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從而加強鎮壓,其影響直趨香港。其實自焚事件疑點重重,不難看出真假,但我認識的人中,很多似乎都沒有時間思考此事,或過問大陸有多少大法學員被殘害。

 

  在政府聲言要「密切注視」我們的情況下,我們香港大法學員便靠發傳單及大型練功講清真相,告訴世人法輪功是甚麼。讓人們知道大法被冤枉,大陸幾乎每天都有大法學員含冤而死。過去我們派傳單時常遭人破口大薄A近月來情況變了,接傳單的人多了,也有人主動地索取傳單。這大概和本港多個團體給與我們聲援有直接關係。

 

  修練大法快兩年了,除了性情上的改變外,我身體上的變化也很大。多年的鼻敏感、胃病及關節炎皆不治而愈。現在上樓梯,從地下跑上二、三樓,氣也不喘,我希望更多人能了解法輪大法,救救在大陸因為一心向善而被殘害的法輪大法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