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彩虹
女男同志合作結婚支援服務

查詢熱線:25731069

    香港社會的一男一女婚姻制度明顯是一項異性戀特權制度,也是從西方傳入的制度,異性戀者能有「機會」透過結婚獲得多項社會專有福利,而這些福利是同性伴侶無法享用的。例如「聯名申請公屋和居屋」、共同報稅、強積金受益人為配偶、公務員配偶醫療福利、於伴侶昏迷時替對方簽名做手術、承繼遺產、領養、幫對方購買保險(投保人為自己,受保人是對方)等等。

    更可惜的是,經過同志組織多番的爭取,民政事務局最新遞交給立法會的報告(1)裡清楚寫明:「申請公屋的人士須出示有關文件,例如結婚證書」並且「同性伴侶在外地獲簽發的結婚證書不獲香港法律承認。因此,持有這類結婚證書的同性伴侶並不符合資格,不能以家庭為單位在香港申請公屋。」

    於「同性婚姻」和「同志伴侶法」的問題上,民政局的回應是:「現今,社會仍然支持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而法律正好反映了社會在這方面的道德和家庭倫理觀念。」政府拒絕立法保障香港同性伴侶的平等權益。

    香港的同志社群同樣繳稅,卻受到二等公民的對待,例如喪失共同報稅的機會而繳交較多稅金,同性伴侶同住又只能挨私人樓宇的貴租。因此生活質素較差,晚年的儲備也會少很多,悲慘很多,而這些都是政府的不公平政策所造成。

    縱使同志社群多番遞交意見,但政府仍對《性傾向平等機會法》、《同志伴侶法》或公屋申請等政策沒有任何修改的意欲,進度時間表亦欠奉,對自己的歧視政策袖手旁觀。

    作為小市民,我們沒有能力改變政府的不公平政策。但我們卻可以在社會制度的邊緣掙扎求存,互相幫助,減少歧視政策對我們的剝削。

    順應大量同志會員的要求,香港彩虹推出「女男同志合作結婚支援服務」,有系統地集合有結婚需要的女男同志,舉辦「認識『結婚拍檔』聚會」讓她/他們互相認識,了解不同情侶的需要,建立友誼和互信,互相協調。縱使香港沒有「同志伴侶制度」,我們仍可透過異性婚姻制度,以「同志身份不曝光」的形式下,「兩對女男同志伴侶合作註冊結婚」,從而獲得生活的一些基本權利,例如申請兩間公屋後再私下對調共同生活,沒有浪費公屋資源。此計劃亦可達到一些其他目的,例如共同報稅、領養等。個別同志也可以選擇以此形式面對結婚壓力。

    我們承認這類合作婚姻只是「次選」,也不難看到它的不足之處,但在《同志伴侶法》遙不可及的情況下,這未嘗不是一個比現況「較好的選擇」。

    今天,煒煒和 TOMMY仔以公開結婚的形式作為這項服務的開幕禮,日後他倆的伴侶----TVB KEN仔將以不高調的形式註冊結婚以及申請公屋,與我們日後的服務情況相似。我們鼓勵同志伴侶可以選擇自行配對,或者前來「香港彩虹」尋求這項服務的協助。政府漠視小眾應有的權益,我們就憑自己的網絡力量爭取應有的保障。

    最後,縱使生活在這不公平的社會,我們仍祝福同志伴侶靠著自己的力量,獲得較好的生活。

香港彩虹

2002325

(1)「民政事務局」200112月遞交「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研究性傾向歧視問題小組委員會」的回應(立法會CB(2)786/01-02(01)號文件)

(2) TVBTransVestist B,靈感來自TB (Tom Boy男性化女同志的暱稱),以及易服者(Transvestist指喜好易服穿男裝的女性)

-----------------------------------------------------------------------------

 

「與心愛的同性伴侶戀愛,與友好的異性朋友結婚」

TVB和煒煒、TOMMY仔和KEN仔 結婚宣言

    我們是兩對相愛的同性情侶,願意與伴侶共同承擔生活、面對困難。可惜的是香港社會並沒有給予我們平等的機會與權益,與伴侶共同申請公屋只是異性戀者的特權。

    我們貧窮,廉價的公共房屋是我們的基本需要,我們也沒有能力移民或飛往國外與同性伴侶註冊,更何況政府已表明不承認。

    我們兩對情侶很慶幸能互相認識並建立友誼,透過互相協調,我們終有機會參與香港異性戀的特權婚姻制度,從而能夠申請兩間公屋,再對調以達至與同性伴侶共同生活的渴望。

    這次的合作結婚雖是次選,比不上《同志伴侶法》;但卻是我們香港同志作為二等公民的最好選擇,我們終於能透過這個途徑與伴侶同住公屋,為自己將來的幸福踏出重要的一步。

    我們的衣著,表現著性別關係及性別身份認同的多元選擇。建立家庭是基於愛,而不應基於某一種既定模式。所以我們希望可以早日訂立《同志伴侶法》,讓任何人都有選擇自組家庭的基本權利。

    我們誠意祝福對方:有情人終成眷屬

 

TVB和煒煒、TOMMY KEN

2002325

 -----------------------------------------------------------------------------

 

香港同志伴侶申請公屋的唯一方法

在「房屋局與房屋署」20016月遞交立法會的報告裡,政府承認了自己的公屋政策有歧視成分——「沒有任何合法的途徑讓同性伴侶聯名申請公屋」。承認公屋政策對同性戀者有不公平的地方。

可惜,房屋局在報告裡卻沒有提出任何解決問題的建議,也沒有計劃如何消除自己的歧視政策。大概是疏懶,又或者認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拖著、保持異性戀特權的公屋政策比較好!

但,我們想提醒,《香港人權法》第二十二條規定政府的所有政策、福利和服務不可以有任何歧視,其中包括性傾向歧視。房屋局沒有任何解決問題的建議,至今也沒有提出「修改歧視政策的時間表」,政府官員是否失職不理會自己的責任,決定繼續違反《人權法》?

香港的同志社群同樣繳稅,卻受到二等公民的對待,在政府的不公平政策下,同性伴侶同住只能挨私人樓宇的貴租。因此生活質素較差,晚年的儲備也會少很多,悲慘很多。

今天,我倆以行動形式公開結婚申請公屋,日後我們的伴侶——TVB KEN 將以不高調的形式註冊結婚以及申請公屋,透過這個途徑與伴侶同住公屋,為自己將來的幸福踏出重要的一步。

香港同志的「雙重不幸」

相比於若通過《同志伴侶法》,同性伴侶可以名正言順聯名申請公屋,我們承認以上模式當然不完美,也違反了公屋條例。香港的同性伴侶沒有合法的途徑共同申請公屋,用此方法又會因觸犯法例而心驚膽跳,這是香港同志的「雙重不幸」。

房屋局、房屋署和民政事務局沒有打算修改歧視政策。在《同志伴侶法》遙不可及的情況下,這方法未嘗不是一個比現況「較好的選擇」。

我們謙虛學習甘地,當政府剝削窮人食鹽的權利,我們就用自己的力量做鹽。權益是要自己爭取的,我們不會白白犧牲自己的歲月,無了期等待政府的施捨。

最後,我們想套用甘地的名言:「不公義的法例本身就是一種暴力,公民抗命是市民的天賦人權。」

煒煒 TOMMY

2002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