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文學家王爾德平反  1998-12-02  蘋果日報


隨著國人對同性戀的態度改變,已故愛爾蘭文學家王爾德終於一洗整個世紀以來的恥辱,他的紀念像周一在倫敦特拉法加廣場揭幕。

近日英國報章頻頻針對同性戀政客,大作揭人私隱的「踢爆」式報道,王爾德紀念像揭幕一事可說具有現代意義。紀念像不單為這名已故文壇才子平反,更為今時今日社會上主張消除歧視的陣營,加上一道聲音。

王爾德詩文俱佳,當年以機智鋒利的談吐,在倫敦社交界及藝術界聞名。他著作甚豐,包括童話故事《快樂王子》、喜劇劇本《認真為上》、《理想丈夫》、《少奶奶的扇子》等。但一八九五年倫敦一場審訊令他身敗名裂:他被控與一名青年相戀,被判入獄服勞役兩年,出獄三年後在巴黎病逝。

「我們都生活在溝渠G」

在周一多名曾公開同性戀傾向的政客及演員,如文化事務大臣冼敏怡、近日在電影中飾演王爾德的演員弗里等,都到廣場出席揭幕儀式。出席者還包括王爾德的孫兒與曾孫,及藝術家、貴族、作家、贊助商等。

這座紀念像只露出王爾德的頭和手,其餘部分是三公尺長、像棺材盒子一樣的花崗巖,暗合刻在紀念像的底部的王爾德名句:「我們都生活在溝渠G,但有些人會抬起頭來看星。」

紀念像名為「與王爾德對話」,路人可坐在紀念像的石製平面上,與王爾德的頭和手對話。紀念像意念來自同為同性戀者的已故電影導演戴力占文,他九四年死於愛滋病,留下最後一齣前}電影《藍》。

+++++++++++++

(王爾德是愛爾蘭當代劇作家,出生於都柏林,旅居倫敦時因身為同性戀遭定罪入獄,出獄後則定居法國,抑鬱而終。)

http://blog.roodo.com/mktheatre/archives/1331081.html

王爾德(Oscar Wilde, 1854 - 1900)是十九世紀的英國劇作家、小說家,出生於愛爾蘭的都柏林,父親是著名的外科醫生,母親是一位很有名的文學家。王爾德從小就接受良好的家庭教育,受母親的影響非常深。1878年他畢業於英國牛津大學,求學期間就深受唯美主義大師Walter Pater的思想影響,他愛好一切精美的事物,文學作品中洋溢著濃厚的「唯美」色彩。

王爾德不但是位社會和文學批評家,他的才情也見於詩集、童話、和小說,兼詩人、小說家、戲劇家之名於一身。他以極優美的散文寫的九篇短篇童話,表達犧牲自我,解救苦難的弱者,不求回報,帶有濃厚的基督教精神。

王爾德才氣縱橫,又喜歡大出風頭,出道不久便成為無人不曉的文學界著名才子。他能言善道又擅於寫作,他常說:「我沒什麼好說的,除了我的天分。」可見他恃才放曠的性格。

1890年後,王爾德開始創作劇本,而他的四部劇本均為喜劇作品,包括是《溫夫人的扇子》(Lady Windermere's Fan, 1892)、《無足輕重的女人》(A Wonan of No Importance, 1893)、《理想丈夫》(An Ideal Husband, 1895)、《不可兒戲》(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 1895),從1892到1895年間,在倫敦陸續上演,無不叫座。這四部喜劇共同呈現出一種似是而非的幽默,反映扭曲的人生觀,富於機智的格言和作者的巧思。其中《不可兒戲》是他最為成功的劇作,1895年首演時,轟動整個倫敦,佳評如潮。

可是,王爾德被揭發與一位年輕詩人道格拉斯(Douglas)有同性戀關係,在當時保守的社會風氣裡,他的性取向為人所不容。他因不服道格拉斯的父親昆斯伯瑞侯爵(Queensberry)指他為「好男色」,向法院控告昆斯伯瑞誹謗,結果官司敗訴,他反成被告,法院判他同性戀有罪。從此王爾德身敗名裂,還被判入獄中兩年。

1897年出獄後,王爾德已不容於倫敦,於是便自我放逐到法國,後因窮困潦倒,1900年客死於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