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需受助的人

                                                                                       馮智活  1999/11(2002/3修訂)

某套電影的情節如下:警匪搶戰後, 一名警察與一名疑犯同受重傷,同時被送到醫院,但當時醫院祇有一間手術室可供使用,當值醫生如何決定為誰先進行緊急手術?警察先?為什麼?難道疑匪的生命不是與警察的生命同等寶貴嗎?

當然這是很少遇到的情況,通常醫生會按病情的輕重,來決定先搶救誰。現時香港的公立醫院急症室,也是為求診者「分流」,讓重病者先得到診治。火警被分等級,火警愈大,便需出動更多的消防車及消防員。罪案率高的地區會派多些警員巡邏。愈多垃圾的地方(例如街巿)就要派更多垃圾車收集垃圾和多些工人去清潔。這是理所當然的。

但世上往往很多反常不合理的現象。一些國家天天有大量國民餓死,卻花費大量金錢在軍備上,祇是為了豐衣足食的國民「更安全」一點。有些人花大量資源研究「優生學」(例如人工受孕、複製動物等),卻不願為貧苦大眾提供最簡單卻又非常重要的醫治及保健。有人耗用巨大投資,興建宏偉的建築物,但旁邊卻「住」了不少露宿者。香港現正面對經濟困境,有錢的雖然身家及入息少了,但仍可豐足的過活,窮困的本來已不足,現在就更為慘了。可是,給赤貧的綜合援助金(綜援),一減再減,政府用在社會福利的整體開支,卻用盡辦法一再縮減(例如利用「資源增值」、「一筆過撥款」等行政手段)。於是貧者愈貧。另一方面,政府優惠富甲一方的地產商進行投資計劃,去年退回八十多億元稅款給有能力交稅的人士,這是富者愈富。政府措施,美其名振興香港經濟,其實只是振興部分人即有錢人之經濟,香港貧富懸殊近十年不斷惡化。是的,在貧窮人身上的「投資」是回報率最低的,甚至是亳無回報,政府不是慈悲家,難道政府是商營機構,哀哉!

政府對有穩定入息人士提供買樓優惠,卻對失業者愛莫能助,只提供刻薄受歧視的綜合援助金。香港是國際大城巿,金融中心,高消費的地方。可是,貧困的人多的是。傳媒的焦點是是個別的「成功」人士,並不是普羅大眾,更不會是最無助的一群。在學校最被喜愛的是好學生,其實最需要關懷教導的是差學生。問題青少年最需照顧,但政府投入這方面的資源少之又少。政府說教育最重要,開支增長最快,於是我們有更多的大學學位,推出「優質教育」等等,但至今每年仍有大批未能升上中四的中三畢業生未被照顧,十五六歲便要被迫獨立、自生自滅,無他,因為成績差,缺乏投資價值。

更可悲的是,反常不合理的已見怪不怪,成為「生活的一部份」,成為「現代化城巿必然現象」,反常的變成正常。

明天,若你打999後很久也無人來,若你到急症室很久也輪不到你,你不要生氣,因為比你更危急的人多的是,況且,你應興幸你不是最需受助的人。何必怪責人,其實自己也一樣,試自我反省,是否把時間精神金錢花在鎖碎的事上,最需要你的人及最重要的事卻被冷落。

『王(即耶穌。筆者按)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聖經,馬太福音2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