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7-23 香港經濟日報 

  

撤換特首 非叫價過高

 前辛筑悛瓥釦g行

 

7月1日,香港超過50萬人走上街頭,以和平的步伐,發揮港人的「人民力量」。在絕大部分參與者的心目中,抱著「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道德勇氣,無懼酷熱的天氣,宣洩對董建華現政權6年以來的怨憤,將積壓已久的不滿化為行動。縱使大會的主題高舉「反對《基本法》23條」的旗幟,但遊行群眾喊得最響亮的政治口號,卻是「董建華下台」的具體政治訴求,「倒董」蛻變成為僅次於「反對23」的最大公約數。

 

 

六年民怨 一朝爆發

 

  七一遊行所反映的,是香港市民對董建華政權過去6年管治不滿的總爆發,由力推「八萬五」房屋政策胎死腹中開始,到策劃科技神話的泡沫爆破,以至處理「非典型肺炎」疫潮的延誤,導致現今失業率高企及民不聊生。及至最近一年的高官問責制所衍生的種種弊端,諸如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馬時亨的「仙股事件」、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以權謀私偷步買車、委任壎芮盓Q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調查「沙氏」,以及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處理23條立法等等,皆凸顯管治班子的無能,完全脫離群眾所致。

 

  追本溯源,沒有這些由董建華一手造就的元素,惟獨是反對虛無縹緲的23條立法,甚或喊足十多二十年的普選訴求,根本聚集不了那麼多群眾!董建華個人6年來的表現,立體地展現出在不民主制度下,施政失誤、任人唯親及罔顧民意的活生生反面教材,是市民聚焦爭取民主的起步點。沒有董建華6年惡劣不堪的施政,市民不會感受到23條惡法對自由、人權及法治的踐踏。沒有董建華集團的倒行逆施,市民更不會體會到爭取民主的可貴。

 

 

不倒董勢失抗爭良機

 

  從七一遊行所高喊的口號可見,「倒董」已不再是群眾的情緒發洩那麼簡單,實與建立一個民主制度密不可分,兩者缺一不可。若果民主運動的走向不以「董建華下台」為當前的抗爭綱領,運動便失卻時機,未能回應多年來的民間怨憤,勢將難以進一步結集群眾,更難望當權的「董建華集團」在制度上有絲毫改革。

 

  一直阻礙香港民主步伐,除了中央政府對香港民主化急速發展的擔憂以外,則非董建華集團莫屬。一日董建華不倒下,民主政制便難以確立。伴隨著董建華的政治及經濟既得利益集團,亦會繼續強化現存的「畸形」制度,官商勾結持續,中產以至基層的利益不受保障。君不見較早前政制??局一再拖延政制檢討?君不見自由黨對零2007╱08年普選特首和立法會修訂黨綱?

 

  一句話,民眾已急不及待,不能再容忍多幾年董建華的蹉跎歲月。只有董建華下台,立即全面普選,才能解除政經結構矛盾,將民意全面納入建制當中。

 

  當然,有人會質疑「董建華下台」叫價過高,會讓鷹派思維及強硬路線抬頭,迫使中央愈加強硬,令落實民主政制不利。

 

  然而,「反對23」涉及中央與特區關係敏感的政治神經,真的使中央更忌諱港人「井水犯河水」,重蹈八九民運的覆轍嗎?難道這樣無視《基本法》的叫價不高?與「倒董」運動相比,一個涉及撤換領導人的政治訴求,與叛國、分裂國家甚或顛覆的23條比較,何者叫價過高?同樣,爭取民主政制,要求普選特首及立法會,令中央不可以欽點行政長官,甚或控制立法機關,這樣的叫價又不高嗎?

 

 

換董如撤失職張文康

 

  對於中央政府而言,撤換一個無能的董建華,等如撤換一個失職的張文康(前壎苀〞齱^。香港市民七一遊行,更不及淮河汛情緊急,香港人還是脫不了夜郎自大的毛病,自以為無限重要。究竟大家有否弄清運動所在地是在香港而非北京的分別?89年與今日不同的地方是,中國再沒有強人政治,80年代是中國城市經改的分水嶺,鄧某一己功過全繫於此;如今歷史的因素已不再存在,因此不能以八九年民運作類比。更甚的是,89民運的失敗並不全然是「學生愈來愈激進,迫使中央愈來愈強硬」。相反,正因為中央在「四.二六」社論的定調,令當年的學生愈來愈激進,運動一發不可收拾。由於雙方只顧強硬,不懂妥協,才會弄出89年的慘劇。

 

  於今回顧,第三波的民主潮流,無不與人民建制外的抗爭有直接關係。如果妄想當權者施予,給予小恩小惠,根本無可能有今日還政於民的結果。若果南韓人民因為光州事件血流成河,不再前仆後繼奮勇抗爭,民主真的可以從天而降嗎?

 

  若果泰國人民畏於70年代軍政府鎮壓的歷史陰影,92年不再走上街頭,或許可以避過一次軍事鎮壓,但現在肯定仍會是軍政府獨攬大權。86年菲律賓的人民力量,機關算盡的政客會從容地躺在坦克的履帶前,抗爭到底嗎?倘若90年台灣民眾脅於國民黨的白色恐怖,台灣人民今日還可以選舉自己的領導人嗎?如果一切不變,亞洲今天肯定仍會是專制政權與獨裁者的天堂。

 

 

訴求明確 毋懼叫價提高

 

  一如波蘭團結工會的「自我設限運動」,今日香港民眾並不是推翻中央人民政府,不是拆「一國兩制」,只是對一個不得民心、無能透頂的領導人說「不」,要求一個由人民選出來的問責政府,難道這樣的訴求是叫價過高,不合乎自我設限的原則嗎?

 

  請大家不要以政治投機的謀略,出賣群眾的訴求,誤導社會運動。只要有明確的訴求,就毋須擔心叫價不斷提高,只要是真誠純潔的運動,人民力量才能孕育出公民社會,由人民帶領我們開花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