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2003-02-16 

請再給和平一個機會 

       約翰連儂的《給和平一個機會》(Give Peace a Chance),在不少反對攻伊示威者口中唱出,勾起六十年代反越戰運動的回憶。周六全球六百一十三個城市逾一千萬人參加反戰示威,要叫停美國如箭在弦的攻伊行動,反戰規模之大、洪流之壯闊,不但直迫越戰,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次運動更富認受性」 

現在是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的Todd Gitlin,在火紅的六十年代,是帶頭反戰的學生領袖。這位反越戰老將看今天澎湃的反伊戰爭洪流說,這次反戰運動比越戰時代的更有認受性。他說,當年反越戰運動以學生為主力,但今次卻深入美國主流社會,「宗教團體、工會、地方政客、共和黨人和商人都加入行列,令這次運動更富認受性。」 

不但只是認受性,今次全球的反戰運動從數字上也比越戰時的更澎湃。反越戰運動的最大規模的集會,是六九年十一月的五十萬人華盛頓遊行;但周六在全球六十個城市連線反戰,示威人數估計一千萬,單是德國首都柏林就有五十萬、英國首都倫敦也預期有五十萬、意大利全國估計有一百萬、這次面對戰爭威脅的伊拉克首都也說有一百萬……還未計的是美國超過二百個城市的大大小小反戰示威集會和活動。 

未開戰已反戰是前進的 

老一輩覺得反越戰運動才夠厲害,是基於它的持續深遠影響。從六五年紐約首個二萬五千人反戰集會到七三年,抗爭一直沒停下來,而且日益激烈。六八年芝加哥民主黨全國大會反戰示威者與軍警街頭混戰、「氣象員」(Weathermen)激進派系學生的炸彈襲擊浪潮、青年紛紛留長髮吃大麻脫離建制當嬉皮士,都揭開美國社會一道大裂口,是反戰、也反建制。

 Giltin這位反戰老將就說,當年結合了文化運動,民權、婦女、同性戀,今天的反戰運動沒有反越戰運動的這些特質,但卻更難得。「今次的反戰運動是很前進、很進步的。因為,人們不管九一一事件的恐怖陰霾,還不怕站出來反戰。更難得的是,戰爭還未開始,反戰示威已在全球此起彼落,人數那麼龐大,這是很前進的」。 

這次在全世界組織得浩浩蕩蕩,互聯網其實功不可沒。三十多年前,反戰人士搞集會,只能靠派傳單、《村聲》(Village Voice)等報刊、地下電台和口耳相傳。現在全球反戰組織者可在互聯網串聯,協調活動一起行事,快速將訊息傳開去,組織效率不可同日而語。 

Giltin認為,反越戰運動是成功的,它迫使總統尼克遜叫停越戰;這一回,未知是否能叫停喬治布殊政府的戰爭機器,但難度會比當年大。然而,他說,今次戰爭未開始,反戰洪流已浩浩蕩蕩;喬治布殊政府若不理繼續打仗,那麼反戰洪流必然更波瀾壯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