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  余嘉明(城市大學社會科學部講師)  2003-02-14 

出兵伊拉克 — 美國出兵為重整世界 
 

        據拉姆斯菲爾德的理念,美國需抓緊這次戰略機會,像二次大戰後重整世界。

 

波士頓大學國際政冶教授AndrewBacevich在他的著作《AmericanEm-pire》也有相似的看法,並且大膽指出美國確實是一個帝國,就如羅馬帝國般。不過有別於殖民地時代,如今美國是歷史捍衛者,引領全球清除不同障礙,令世界變得更開放更整合。

 

美國勢料不到,攻伊的最大障礙是來自盟友法國和德國,加上俄羅斯和中國有意無地聯合起來,在外交上形成圍堵美國的局面。布殊則一如過往,保持強硬本色,一邊警告薩達姆時間已到遊戲結束,另一面擺出非打不可的姿態,迫使各國表態。從鷹派的言談可見,就算得不到盟友的支持,單獨行動是大有可能。事實上,1999年科索沃之戰也曾繞過安理會,向米洛塞維奇動武。但有別於當年,今趟不止聯合國的權威受到挑戰,北約的嚴重分歧也揭示了美國和盟友之間的裂縫。

 

揭示美國與盟友的裂縫

 

無疑薩達姆發夢都想擁有核武,但布殊把伊拉克和蓋達拉上關係,又假設「流氓國家」會轉移生化武器給恐怖組織,卻是過於牽強。事實上,自1993年刺殺老布殊不成後,薩達姆已甚少策動恐怖活動,還記得九一一後,中情局亦表示世貿襲擊與薩達姆無關,加上他個人多疑,根本不信任這些難以駕馭的國際恐怖組織,除非到了生死關頭,否則絕不輕易和蓋達合作。鮑威爾單靠零碎的衛星圖片和幾個疑點來支持動武,確實令人懷疑背後的動機,空談反恐和防範未然,始終不足以構成對伊動武的理據。

 

究竟美國圖謀是什麼,一般認為是為了石油,不過伊拉克可能只是試驗場,美國繼而擴大控制範圍,形成一個帝國。其實,波斯灣戰後不久,美國鷹派已提出先發制人和帝國反擊戰的論點,可是受制於鴿派,唯有採取圍堵政策對付巴格達,但並不代表切尼等人已放棄這種野心。九一一卻為鷹派創造了條件,根據拉姆斯菲爾德的理念,美國需抓緊這次戰略機會,像二次大戰後重整世界。

 

攻伊只是試驗場

 

波士頓大學國際政冶教授AndrewBacevich在他的著作《AmericanEmpire》也有相似的看法,並且大膽指出美國確實是一個帝國,就如羅馬帝國般。不過有別於殖民地時代,如今美國是歷史捍衛者,引領全球清除不同障礙,令世界變得更開放更整合。他不同意過去幾位總統缺乏長遠策略,相反認為自威爾遜以來,美國已確立了外交大藍圖,即是利用貿易、軍事優勢和全球化來保障國家利益和改造世界,不論老布殊或克林頓也沒有偏離這條軌[。

 

不過,他強調愈要求開放,阻力和挑戰就愈大。面對拉丹、薩達姆和金正日的威脅,Bacevich相信美國動武的機會和次數將會大增,結果逐步軍事化了外交政策。而在阿富汗戰役中武器再次顯示出它的威力和重要性,成功說服了國民,21世紀並不是想像中般安全和穩定,保持軍事上的優勢是在所難免。

 

清除障礙令世界更整合

 

當然,要解決今次危機,戰爭不是唯一選擇,如果美國不是為了完帝國夢的話,應該仍有彎轉,1998年前圍堵曾收到一定成效,只要再強化國際合作,保護南面什葉派的安全,嚴查武器和懲罰走私國家,相信薩達姆再無機可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