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日報  2003.4.3 

戰事壓力布殊愈來愈暴躁 

 

自美國向伊拉克開戰以來,布殊總統每次公開露面,均顯得從容不迫,充滿自信,但事實上,這位三軍總司令只是努力隱藏內心世界,據其助理及朋友透露,他已愈來愈暴躁。

 

甚少開玩笑不再吃糖果

 

《今日美國報》報道,熟悉布殊的人士指出,戰爭令他承受的壓力顯而易見。近來他甚少與幕僚開玩笑,連糖果也不再吃,而且偶然會有尖刻之言,令幕僚大吃一驚。每當喜歡紙上談兵的將領或政府官員質疑美國的軍事戰略時,他會頓時洩氣。

 

該報訪問布殊十餘位朋友、顧問及高級助理,他們一致形容布殊自覺正接受考驗,這場戰爭令布殊的日子愈來愈難過,壓力日益沉重。一位自開戰後與布殊共處的朋友說:「他外表看來很堅強,但其實承受沉重壓力,這從他的目光及聲音可感受到,我很擔心他。」

 

布殊每天早上最先做的事情是閱讀報章,除了關注戰況外,亦注意外界對他的批評。其父老布殊的國家安全顧問斯考克羅夫特去年在報章撰文,認為開戰是不必要而且不智,此事激怒布殊。類似的批評接踵而至,外界有人力促布殊的顧問勸他修改作戰計畫。布殊的助理指出,他知道這些人的心態,但予以「漠視」。

 

有關戰況的報道亦往往激怒布殊,當記者及退役將領公開質疑其作戰計畫的策略時,他都會發怒。在伊拉克作戰的陸軍高級地面部隊指揮官華萊士中將上周聲稱,游擊戰、伊拉克軍抵抗及沙塵暴等因素,可能將戰爭拖長。布殊事後令國防部高級官員知道,此言論令他生氣。但他曾告訴助理,他希望聽到前線的一切消息,包括好的與壞的。

 

仍維持每晚十時就寢

 

儘管布殊為戰事煩憂,他仍撥出時間給家人與朋友。他維持每晚十時就寢,並要夫人勞拉不要遠離家庭。在開戰後首個周末,布殊女兒芭芭拉與他的大學同學貝茨,與他一同留在大擬蝖C他每周與父母交談數次,偶然仍會開玩笑或取笑助理。

 --------------------------------------------------------------------------------

 

明報  2003.4.3  

獨斷獨行

布殊壓力大失幽默變專橫 

 

美伊戰爭愈演愈激烈,雖然美國總統布殊每逢出席公開場合,總表現克制,無論是電視或報章上的他,都充滿自信讓人放心;不過,其顧問和朋友表示,在熒幕背後,布殊的職責變得複雜,個人亦變得情緒化,少了幽默感,卻多了尖酸刻薄。

 

開戰後不再吃糖

 

戰爭的壓力在布殊身上清楚可見。他近日似失去幽默,鮮有和幕僚開玩笑,反而有時會狠狠地諷刺他們一番;他對自身要求更嚴格,開戰後不再吃糖果。每當退休將領或顧問對美軍作戰策略存疑,他就顯得泄氣,但最終仍是極力堅持原來作戰計劃,不理旁人意見。

 

布殊的朋友和高級顧問形容,布殊自覺「正受到考驗」。當布殊在白宮時,每朝第一件事必是閱報,等不及助手呈來剪報紀錄。此外,他每日都定時在橢圓辦公室旁的私人飯廳堙A收看電視新聞,由於他知道何時會狂轟巴格達,遂有時會特意開電視機來看。

 

氣憤盟友加入批評行列

 

在消化傳媒對戰爭的評價時,布殊注意到一些他以為是盟友的人士,也加入了批評行列,當老布殊的國家安全顧問施考克羅夫特去年在報章撰文質疑開戰的需要和是否明智,他更是氣憤。布殊知道外間想他重新調整戰爭策略,但卻「不完全相信」那些建議。

 

不過,布殊仍著力維持權力核心成員的勢力平衡。國務卿鮑威爾在開戰後即退居幕後,但布殊仍定期和他開會,詢問這位1991年海灣戰爭時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意見。最重要的,布殊要給其鷹派內閣知道:他重視鮑卿對外交和戰爭的審慎意見。

 

布殊相信自己是奉神之命開戰,每日都與布殊交談的密友、商務秘書埃文斯稱,布殊出身耶魯大學歷史系,叫他更注重此時刻的重要性,並知道他正在作「可改變歷史的決定」。

 

開戰前夕當他知道有機會擊殺薩達姆時,表現得異常興奮,並即時下令空襲巴格達,但得知薩達姆未死卻很失望。

 

開戰初期,布殊將策劃戰爭細節的工作交予將領,但又怕顯得太漠不關心,於是一改變習慣事事參與,每次開會時總會跟防長拉姆斯菲爾德攤開地圖,研究美軍位置、向哪兒推進和使用何種武器等。每當有顧問質疑戰爭的代價、人命等,他總會訓斥他們。

 

顧問望布殊減「剛愎自用」

 

拉姆斯菲爾德曾任尼克遜的駐聯合國大使、福特的白宮幕僚長和防長,但他坦言喜歡布殊的工作方式:「他想得透徹,作決定時毫不猶豫,也不會後悔或擔心。」不過,有顧問稱寧願布殊少點「剛愎自用」。雖然他鼓勵顧問發言,但他們提相反意見時,布殊總責備他們要多點耐性。

 

長期壓力下,布殊的幽默感消失了,變得不耐煩和專橫。他向薩達姆發出48小時最後通牒後,召集國會領袖到白宮,領袖們都以為會有詳細交代,但布殊竟聲言只是依循法例知會他們,說罷便離開了,其輕蔑態度叫領袖們震驚不已。後來在大衛營會見英揆貝理雅時,有記者問他戰爭會打多久,他又不耐煩地說:「要打多久便多久,這是你需要知道的。」今日美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