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時報  軍事評論員蘇北 2003.4.3 

美伊巴格達攻防戰如何打 

 

伊拉克戰爭已經進入了第三周。一系列跡象表明,美伊雙方正在為即將打響的巴格達之戰而進行著戰略調整和部署。美英聯軍戰術運用更為謹慎

 

即將打響的巴格達之戰,無論是軍事上還是政治上,都是美伊雙方的戰略焦點。畢竟巴格達是攻陷伊拉克的最後標誌,也是薩達姆作最後抵抗的陣地。如果美軍攻佔了巴格達,薩達姆將喪失對伊拉克的指揮控制權,軍事上意味著薩達姆的全面敗北,政治上也意味著薩達姆政權的徹底倒台。

 

對於美英聯軍來說,巴格達之戰如果戰術運用得當,可以“畢其功於一役”;如果運用不當,甚至可能陷入持久戰的泥坑,付出更多的傷亡。因此,與前一段速戰速決的戰術運用相比,一個明顯的看點就是,美軍不再把攻陷巴格達當作速決戰來處理,而是不斷進行調整,戰術上更為謹慎。正如美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邁爾斯所說,在完全作好準備之前美軍不會輕易行動。由於兵力不足和補給線過長,美軍先頭部隊在推進到距巴格達幾十公里的卡爾巴拉地區後明顯放緩了攻勢。目前,至少有三個師的伊拉克精銳部隊“共和國衛隊”在巴格達以南、東南及西面準備抵抗美軍的進攻。美國政府已向國會要求戰爭專款、13萬美軍即將進入伊拉克境內增援等動向表明,美軍已經主動把戰爭時間拖長了。

 

巴格達之戰,美英聯軍面臨兩種選擇。從戰略上講,美英聯軍圍困巴格達,把薩達姆圍起來,以困求變是上上策。對美國而言,他們還是希望能夠儘量的避免傷亡。因為在美國公眾眼中,即使取得了戰爭的最後勝利,但大的傷亡數字也是不能接受的。為此,美國的戰爭指揮者們在按部就班地進行決戰準備的同時,也在等待著巴格達的內亂或者薩達姆的“突然死亡”。如果薩達姆不死,巴格達內部依然牢固,那麼美軍就只能採取下策───有計劃的進行強攻,被迫展開巷戰。目前,美英聯軍正在從南、北、西三個方向合圍巴格達。南線,美軍離巴格達只有50公里。巴士拉等南方重鎮雖然戰鬥激烈,但美英聯軍最終取得勝利不是沒有可能。在北線,美軍在摩蘇爾、基爾庫克的戰略意圖也已明確,戰線也在不斷向巴格達靠攏。在西線,美軍依托兩個機場和約伊公路全面展開軍事部署,大幅東進也是早晚的事。如果進展順利,美軍全面包圍巴格達用不了太長時間就可以真正實施。

 

中國古代軍事家孫子曾指出:“攻城則力屈”,“攻城之法,為不得已”。美軍深知,巷戰是最艱苦的戰爭形式,同時也是傷亡最大的戰爭形式。盡管近年以來,美軍已經在其訓練、戰術和裝備等方面為城市戰進行了一些準備,而且為士兵配備了更堅固的防彈服裝,更精確的槍械和更好的無線電通訊裝置,但一旦陷入巷戰,整個城市將變成一個危機四伏的大戰場,聯軍的高科技武器將難以派上用場。伊拉克人員將充分利用地利、人和因素,美英聯軍將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薩達姆五大戰術迎敵伊拉克軍隊的戰略也很明確,就是在巴格達集中精銳主力,準備與聯軍進行城鎮決戰,在靠近重要城市的地區層層設防,運用共和國衛隊等重裝部隊,利用美英軍目前謹慎攻擊城市目標的思想,在工事內外和街壘中與美英聯軍近距離頑強作戰,爭取大量殺傷敵軍,激發國際社會的反戰聲浪,使戰爭久拖不決,從而在政治、經濟、輿論方面對美國等產生強大的負面影響。在戰術運用上,一是大打游擊戰。將共和國衛隊或忠於薩達姆家族的部隊化整為零,就算美軍進入巴格達,還是可用不對稱形式和美軍打城市游擊戰,令駐守美軍疲於奔命。二是大打陣地戰。長期以來,薩達姆一直沒有放棄對戰爭的準備。伊拉克軍隊改變了海灣戰爭期間重兵前置的辦法,集中兵力,收縮戰線,構建了以巴格達為核心,外圍重鎮為支撐的戰略防禦體系。薩達姆的戰術是,依托巴格達和其他戰略要地大量堅固的地下工事和城市巷戰設施,伺機殺傷美英聯軍的有生力量;三是發動自殺式襲擊。派遣“薩達姆敢死隊”在伊拉克全境對美英聯軍發動自殺性襲擊,破壞美英聯軍的後方戰線,牽制其對巴格達的主攻;四是人民戰爭。發動伊拉克部族武裝在伊拉克全境打擊和騷擾美英軍隊。五是打持久戰。伊拉克政府決定提前發放今年9月份的配給物品。此前,政府已經發放了今年7、8兩月的配給物品。提前發放配給物品是伊拉克政府的備戰措施之一,旨在使伊拉克平民增加食物儲備,準備與美英聯軍打持久戰。

 

另一個令人關切的問題是,在巴格達攻防中,共和國衛隊是否會使用生化武器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來對付美英軍隊。有理由相信,薩達姆政權不會輕易使用可能有的生化武器。畢竟如果一旦使用,就等於授人以柄,等於從另一個側面肯定了美英聯軍軍事打擊伊拉克的合理性,就會失去更多道義上的支持。但一旦到了政權不保的時候,也不排除薩達姆孤注一擲的可能。這也是美英聯軍不得不謹慎對待的問題。目標的複雜性決定戰爭的持久性

 

美國這麼一個超級大國,如果真要傾全力攻擊巴格達,薩達姆政權當然不是對手,但是布什政府要攻佔巴格達,在戰略上,必須思考三個問題:一是必須最大限度減少美英聯軍的傷亡,不要引起國內民眾、社會的反對;二是必須最大限度地減少平民的傷亡,不要引起國際社會的反對;三是必須最大限度地保護城市基礎設施,減少戰後重建的困難;四是必須速戰速決,而且不能久留,立即消滅薩達姆的共和國衛隊,攻佔巴格達。因此,可以說,巴格達之戰美國的對伊拉克用兵的軍事目標就必須面面俱到,要有多功能,多目標。

 

西方“戰爭之父”克勞塞威茲曾在《戰爭論》中說,戰爭的目的越簡單,勝利機會就越大。從這個觀點去看,美國對巴格達用兵的戰略思維顯然犯了大忌,戰爭目標太複雜,太多面化。像美國打越戰時所犯的錯誤一樣,當時的戰爭目標由多元化變成模糊化,最後敗在目標只是統一國土、驅逐美軍的越共手中。

 

相同的,對薩達姆來說,其戰爭目標也很簡單,如何在美軍的攻勢之下生存。不管好死還是賴活,只要能生存,薩達姆就算贏了。因此,薩達姆的戰術是,頂住美軍所發動的第一波攻擊;利用巷戰、城市游擊戰的手法,把美軍拖住;使美軍扶植的反對勢力無法取代薩達姆。

 

因此,有理由相信,巴格達之戰必將是一場空前激烈的戰鬥。美英聯軍即使要取得勝利,恐怕也要付出更多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