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日報 

2003-05-27 

 

削綜援得不償失    何喜華

 

       在民間多番游說下,政府仍一意孤行堅持由六月起下調綜援基本金額一成一,當中租金津貼的最高金額,削減幅度更高近一成六,意味茬﹞孺~住在私人樓宇的受助人,需要搬遷至租金更便宜及面積更小的單位,期間將衍生不少問題。

 

若居住在私樓的綜援戶真正未能遷往租金較低的地方,社署會行使酌情權,可向他們發放三個月的特別津貼,協助他們應付實際租金,讓他們找到新的房東為止。然而,縱然他們最終找不到與現時相若的住處,當局也不會再繼續提供協助,受助人需搬往更差的住屋或用生活費用補貼差額。

 

現時有近三成綜援受助人居於私人樓宇,以單身人士為例,現時租金津貼最多為一千五百元,削減後只有一千二百多元,現時金額僅足以租住舊樓的板間房,居住環境已甚惡劣,一旦津貼下調,他們便要被迫遷居至籠屋等更惡劣環境,這樣只會令更多人居住籠屋,令籠屋問題更為嚴重,到底是何道理?綜援受助人雖不時為社會人士所怨罵,但社會既然要設立一個安全網,至少也應給予一點尊嚴的生活水平吧?

 

搬屋亦引來另一問題,很多長者不懂另覓新居所,需要社工協助,這樣徒添社會需求,亦是對社會資源造成另一耗損。再者,很多長者在搬遷以後,亦失掉了舊有社區人際網絡,對照顧長者又有何益?

 

政府罔顧綜援人士需要,迫使他們搬遷,受助人要否收拾包袱,準備下次再削減綜援基本金額時又再搬屋?難道社署要編寫新版「孟母三遷」?民政署一方面希望減少居住籠屋人數,社署新政卻又助長籠屋叢生;政策如此荒謬,彼此互相矛盾,若不是政府官僚及封閉,想也不會發生,結果受罪的便是貧窮人士。社署署長悲天憫人,在體恤因非典疫症而頓成孤兒的同時,又可否為綜援受助人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