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報  2003.3.29   

中招牧師走出死門關 

 

       謝牧師感染了非典型肺炎﹐面對生死﹐雖然曾十分惶恐﹐在病情最危急時﹐流著淚向妹妹交代身後事。但後來藥物發生效用﹐病情大為好轉。經歷過生死邊緣﹐他鼓勵港人﹕「那個病並非絕症﹐只是比較棘手﹐但見到用藥進展理想﹐已見到病人不斷痊癒出院﹐最重要做好預防措施﹐還要不恐慌﹐因為此病是有得醫。」「這個病有得醫」

 

仍留在威爾斯親王醫院觀察的謝牧師﹐昨日接受電臺電話訪問﹐談及他染病及留醫的經過。他說﹐經院方翻查自己的染病原因﹐原來他在本月8日曾往威爾斯親王醫院8A 病房探病﹐之後不舒服﹐有發燒及骨痛﹐最初醫生判斷是普通感冒﹐但他用藥後﹐病情未有好轉﹐呼吸不順﹐最後由聯合醫院轉介威院診治。他15 日(周六)入院,第二日便要進入深切治療室。

 

謝牧師說﹐病情嚴重時﹐發著高燒﹐要戴著氧氣罩﹐幸而不須插喉。最辛苦時像抖不到氣﹐心內很慌﹕「那階段覺得半身檻入『地下』(地獄),唔會好似從前,於是流著淚向妹妹交代身後事。」在身體情況不好下﹐他的心情也籠罩陰霾﹐不禁自問﹕「我平時身體好好﹐周圍走﹐沒有問題啊﹐為何染上這病﹖」

 

上廁所也令人感到難堪﹐病重時要很高氧氣﹐不能下病床﹐唯有在床上搞妥﹐去一次廁所﹐整個人也虛脫﹐要抖足十多分鐘。

 

那時醫生給他們這些病人處方新藥﹐即三氮唑核(Ribavirin),用藥後,情況有進展,謝牧師現時情況已穩定﹐若吸氣情況改善﹐日內會再轉去普通病房。

 

用新藥重燃希望

 

他說﹐自己經歷過兩種不同的情況﹐跟出面人感到絕望、好驚及好恐慌不同。他說﹐這病是有可以受控制﹐並非絕症﹐病人用藥後情況不斷改善﹐可以離開隔離病房。現階段他們最需要是支持和鼓勵。他很感謝醫護人員為了病人﹐賣命工作﹐在病人難過階段﹐這種士氣有很大幫助。

 

謝牧師也談到一些發病病徵﹐對廣大市民認清該病很有幫助。他說﹐自己最初是發高燒、發冷及周身骨痛﹐到第四、五日開始氣促﹐而咳嗽、痰及鼻水好少。發病時﹐也頻頻肚瀉﹐一天三至四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