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  2003.4.3   

拆解淘大失救之謎全民戒備 

 

       很久,香港人未試過這樣恐慌、絕望。肺炎疫潮折騰三週,香港人信心盡失。上週四「千呼萬喚」的隔離政策以為可挽回點信心,疫潮卻殺入淘大花園,重災區E座患病人數一週內由十人激增至二百卅七人。政府眼見疫情失控,又找不到病源,惟有在本週一清晨,宣佈開埠以來首次疫症封樓,隔離全幢E座十日。可是疫情有升無降,本週二晚E座三百多居民要一車車,「走難」般星夜送到郊區隔離。一次又一次的打擊,終於,週二一個「香港變疫埠」的傳言,市民歇斯底里到超市搶米。此情此景,只有廿年前聯繫匯率制度前風雨前夕可比。本週二上午,某報章的網上新聞刊載了一段消息,指世界壎芠梒敢N在下午三時宣佈香港為疫埠。下午人人奔走相告,香港隨即陷入混亂,大量巿民擁進超巿搶購即食麵、罐頭、米及油等食糧。有些巿民一次過買下三包米,十五包即食麵;有巿民坦言,擔心香港若成疫埠會缺糧;亦有人抱荂u人搶我搶」的心態,「消息應該不是真的,但見人來搶,我也不執輸來搶一份,反正也不會浪費。」荔景、青衣城及東涌的兩大超巿混亂一片,像被搶掠,架上食物一掃而空,巿民更私自拆箱取貨。今次可說香港近廿年來少有的恐慌。雖然壎芵p立即澄清政府沒計劃宣佈香港為疫埠,但巿民對政府不信任,亦跟淘大花園的疫情失控有關。該屋苑自上週三有七人染上非典型肺炎後一週,個案急升至二百三十七人。為控制疫情,政府於本週一先全面封鎖該花園重災區E座。翌日晚上十時,將該大廈的居民遷往鯉魚門公園度假村及麥理浩夫人度假村進一步隔離,政府還計劃準備荃灣曹公潭戶外康樂中心及西貢戶外康樂中心,以作不時之需,四個度假村共可容納一千名巿民。

 

淘大花園深夜走難軟禁了三十八小時的居民,眼見鄰居不斷染病,能搬離疫區,有居民感到十分開心。被困良久的陳婆婆便是其中之一,「一日比一日多人出事,我自己好驚,所以好想快些離開。」六十一歲的陳婆婆收到搬遷消息後,立即收拾細軟,靜候政府人員離開的通知。雖未知在隔離中心有何安排,她認為怎樣也無所謂,「走難嘛,有得食,有得啎w足夠,還奢求什麼!」本與丈夫同住的陳婆婆今次獨自「走難」,因為陳先生早中招入院,但陳婆婆很樂觀,「這麼多人一同去,可以有人傾偈,又可以做運動。」惟自己入了營,丈夫病況只能託兄長代為了解。難怪陳婆婆有「放監」感覺。自淘大花園出事,她住的一層只剩兩戶,丈夫又入了院,自己成獨居老人。「層樓好靜,令人好唔舒服,夜晚只有我一個人,所以堐戛伈ㄦ|放張椅在大門後,若有人入來我便知道。」陳婆婆說。「當時好驚,唔打開門窗,又驚空氣唔流通,打開又話有傳染病,都唔知點做好,好似在屋企都無安全感。」陳婆婆憶述當日還有微燒,幸而下午便退燒,才不致於要入院。政府本週一清晨六時向E座居民發出「隔離令」後,大批包得密密實實,神色凝重的政府人員即抵達淘大花園E座,拉上封條及擺設防疫檢查站,並上樓逐戶拍門,告知住戶要被隔離十日。「封樓令」一出,淘大花園恍如死城,不少居民即往親友家暫避。留下的則出入戴上口罩;平日人來人往的商場,現所有商鋪均已關門。有清潔工人一見有人行入商場時,亦慌張避開,恐被傳染。

 

最新肺炎數字香港人數受感染685人(其中237人是淘大住戶)留院601人深切治療67人康復出院84人死亡16人*至本週二

 

一變疫埠外國拒入境香港曾分別在一九六一、六三、七九及八六年四度因為霍亂肆虐而宣布成為疫埠。最轟動一次莫過於六一年,香港戰後十五年第一次發生霍亂,疫埠之名足足維持了五十八天才解除。其間,港府展開大規模注射疫苗行動,強行隔離病人及家屬等,防止疫症蔓延。「當時,大部分醫護人員都被抽調,組成流動注射隊,去街市、鄉村、學校等地幫市民注射霍亂疫苗。就連醫科學生都被徵召,真係做到無停手。其間疫苗仲一度斷貨,引起恐慌,搞到個個立即擁去排隊打針,條龍打幾個蛇餅。」前壎芵p署長李紹鴻回憶道。此外,政府亦採取隔離措施,將患者及親密接觸的人士,強行隔離在醫院及漆咸道集中營內。同時亦抽查市面多類飲食,總共有萬多磅食物被列為禁止類食物,估計因此損失達二、三千萬元。

 

病情失控會成疫埠疫埠是一個國際共同遵守的壎芞郱ョC根據世界壎芠梒揪滿m國際壎穻u則》(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只把霍亂、黃熱及鼠疫這三種須呈報的高度傳染性疾,若在某地失控時,當地政府或世壎i以宣布該地為疫埠。「根據守則,就算有一個病例,都要申報為疫埠。但這樣做已經過時,以霍亂為例,已經變成風土病,年年都有發生,難道一有就叫疫埠?所以後來就演變到,當地政府覺得病情已蔓延或失控,就可以宣布為疫埠。好似八六年,當時我做醫務壎苀B副處長,因為當時短短幾日內出現多宗霍亂個案,於是港府宣布香港成為疫埠。」李紹鴻道。當一地成為疫埠後,世界各國有權要拒該地國民,或途經該國人士入境。「不過在八六年時,無其他國家對香港實施此規例。」李紹鴻指出,以霍亂為例,潛伏期為五天,只要兩個潛伏期內,即十天,再無發現新症,便可除去疫埠之名。至於今次香港是否會因為發生肺炎潮而宣布成為疫埠,李紹鴻認為這個疑問十分荒謬。「非典型肺炎並非(世嚏^規定要申報的三隻病之一,不過,香港若自己宣佈為疫埠,亦可以。」

 

E座疫情擴散圖解

 

兩大傳染途徑政府初步相信,淘大花園的疫症起源自一名曾入住威爾斯醫院8A病房的腎病患者,他於康復後曾到E座四度探親,因而傳開病毒。不過,疫情擴散跟淘大花園壎秅磻峖陴鬗j關係。淘大花園的情況,至本週二為止,壎芮盓Q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只透露了幾個懷疑線索:一、重災區E座病人的糞便內有病毒;二、該座的污水渠是調查對象之一。至於空氣傳播,他週二晚表示機會不高。本刊訪問多名專家綜合以上線索、現場環境及一些E座居民描述,推斷出兩個令淘大疫情急速擴散的可能性。

 

(一)污染水管亞洲屋宇管理服務公司負責人施拯博分析,淘大所用的污水渠為生鐵所造,容易生蛂A「污水渠屩帚哄A容易變酸,令裡面會生蛂F條喉日曬雨淋,出面又易蛂C」袘k內外夾攻,日久失修,污水渠會先脫油,後滲水。「這時,已極須維修保養。」但管理淘大花園的恆隆物業管理公司並無這樣做。如果大廈內有多戶同時沖水,污水渠壓力突增,渠的接駁位和轉彎位因受不住壓力而會爆裂,污水濺漏,就會病毒四散。旁邊的食水喉如果維修不足,出現縫隙,病毒便乘虛而入,污染食水。該段食水喉供水的單位便遭殃。E座的陳婆婆亦說大廈常爆鹹水喉,最近兩個月也有幾次,足見水管滲漏時有發生。

 

(二)水氣擴散另一傳播途徑可能是病毒隨水氣擴散。研究病毒及環境的專家溫石麟解釋,病毒隨茤~民的糞便排到污水井,而E座附近的污水井病毒,隨茷峟b大清洗時的水氣擴散。鄰近的抽氣系統將病毒抽入,再自平台上的排氣系統排出,加上天文台指近日吹東風,即吹向E座七及八號室。當居民開動抽氣扇,病毒便會進入屋內,居民中招。中大醫學院亦相信,病毒是透過七、八號單位浴室抽氣扇而快速傳播。淘大花園本身衛生欠佳。尤其中招的E座,簡直是四面受污染侵襲。首先,E座東面對開,是全花園十一幢樓的中央垃圾站。記者所見,一個個大型綠色垃圾桶排列於垃圾站外,但地面總是濕漉漉,陣陣臭味亦隨風飄至淘大E座和F座。南面平台是一攤骯髒積水,良久未有清理。西南面是一條條的排氣喉,商場抽出的廢氣直迫E座。而E座東北面對出僅六米,又是一個尚未完工的地盤,如一道屏障,阻礙空氣流通。肺炎病毒一旦滲入空氣,淘大E座有如困籠,令病毒極速散播。居民對淘大的清潔工作早有微言,他們指清潔工人常將居民已包紮好的垃圾拆開,將有用物品拿起,然後散亂地丟進垃圾籮內,搞到升降機又濕又臭。

 

肺炎災區*五成感染者居於E座,大部分為7/8號單位註:綜合傳媒報導,故並不齊全,壎芵p拒絕透露病者資料

 

曾發生退伍軍人症其實淘大花園已非首次發現傳染病,前年本港接連發生退伍軍人症,其一便是懷疑病者途經淘大商場時,吸入酒樓水塔飄散的水點染病。機電工程署其後證實淘大商場及附近商廈的水塔,含大量退伍軍人症病菌,比過往其他地區的樣本高一百倍。管理淘大花園是大業主旗下的恆隆物業管理公司(現稱志鵬有限公司)。該公司管理的物業,包括o魚涌康怡花園和東涌東堤灣畔等;而他們聘用勞氏集團為淘大花園清潔,勞氏是大型清潔公司,中環長江中心、中環中心和機場,由該公司清潔。事件爆發後,兩間公司不斷互相推搪,至今未肯評論淘大的壎秅竷迭C

 

 

屋h管理靠自己物業管理公司協會會長何照基說:「一知疫症爆發,縱使政府未反應,管理公司都應該做洁C例如清洗太平地和公共設施,例如對講機,大門,電梯內籠等。大型屋苑最好麉Y每座都有保安員,應該即時叫佢地幫手清潔。」但於三月十七日,首次公佈有非醫護人員染病後,恆隆足足過了十日,於三月廿六日,淘大花園首日爆發七人受感染的下午,才開始消毒和要求保安員戴口罩。淘大變成「肺炎屋苑」,二手巿場即時死亡。發現帶菌者前一星期,E座一低層六室四百六十二呎單位,以平到震撼九龍灣區的五十萬元,即每呎一千零八十元,賣予宏基地產,但該公司亦於疫症爆發後撻訂。中原九龍灣區經理林海帆對情況未許樂觀:「淘大會否變成黑盤,要看政府防疫做成點。肺炎一日未散,一日不會有成交。」肺炎現已殺入居所,屋h管理是最後防線。單幢樓不似大型屋苑注重管理,壎舠〞p參差。民政事務署大廈管理資源中心主任林小姐表示,單幢樓屬於私人地方,食環署只負責公眾地方,林主任建議,住戶盡快合力清潔整幢大廈。

 

管理公司防炎措施1每天最少兩次以稀釋漂白水抹電梯內籠、按鈕、扶手、對講機。2每兩星期以稀釋漂白水沖洗走廊及公眾地方,如兒童遊樂場。3盡量打開公眾地方窗戶,保持空氣流通。4透過通告呼籲居民保持個人壎矷C5為保安、清潔人員及有需要的居民提供口罩。

 

太古城日抹夜抹相反,有五萬居民、每平方呎收一元一角管理費的太古城,其管理公司就日抹夜抹。太古城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總管業經理白鎮濤,對聘用的惠康清潔公司充滿信心:「我]每幢樓大堂每兩小時抹一次,明晚更會全面關閉所有平台出口。」他解釋,少了出入口,住戶就少了接觸門柄的機會,而清潔隊也因此能騰出更多時間,朝十晚七每一小時洗大堂一次。

 

耀安h睇醫生有九折全城戒「炎」,公屋也不例外。至於馬鞍山耀安h耀謙樓,在上週二爆出四住戶患上非典型肺炎,即引起全h七幢樓、二萬餘個居民心慌慌。不過,直至本週二,該h未有新增個案。該h的管理公司「恆益」,除了於上星期向耀謙樓派出四千個口罩外,又與同是「恆基集團」附屬公司的仁安醫院斟掂,送醫療優惠。仁安院長李繼堯在講座時說:「凡是耀安h民來仁安醫院門診部睇病,全部有九折優惠!」在座街坊都拍手掌。該h洗樓行動已升級,由每天兩至三次,增加至五至六次。同是沙田公共屋h,禾輋h卻是另一境況。該區的民建聯幹事余倩雯說:「肺炎爆發後,我收到十多宗市民投訴,指h內不夠壎矷C」她說,禾輋h有十二幢樓,但負責清潔的「怡泰」只有一隊清潔隊,每日大洗兩座,結果其他樓每七日才得大洗一次。長遠來說,私人屋苑的居民若不滿管理公司表現,可向業主立案法團反映,立案法團可運用投票權,解僱管理公司,自行再招聘。不過,遠水不能救近火,無論住公屋或私樓,居民應自發保持環境壎矷A甚至主動清理公眾地方,才可防止病毒蔓延。

 

肺炎自救七件事冠狀病毒肺炎感染人數劇增,全球醫學界對此世紀病毒所知仍不多,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疾病及預防控制中心向全球發出的指示,並不排除無病徵的感染者會把病毒傳染開去,以及病毒可透過空氣或其他途徑傳播的可能性。既然如此,我們更要提高戒備,做好個人衛生。不要以為自己年輕,抵抗力好,就掉以輕心,專家發現,病毒容易引起人類免疫系統作出過多反應,身體產生過多抗體,可能會攻擊正常細胞。自救不可忽視。

 

1勤洗手、戴口罩、無有怕勤洗手或用有酒精紙巾清潔雙手。戴口罩代表有公德,又可防止別人的飛沫。口罩難買又貴,但可以用得精明。如必須前往人多擠迫的「高危」公眾場所,例如:戲院、宴會及極擠迫的公共交通工具,可戴防菌力較強的N95口罩;乘搭交通工具(並不太擠迫),或在辦公室內,毋須說話太多時,醫生用的手術口罩已足夠。用完口罩要包好,棄置在有蓋垃圾桶內,以防病毒傳播。

 

2家居清潔確保室內空氣流通,多開窗,少開冷氣。以1:99稀釋家用漂白水清洗家具,再用清水沖洗。窗簾、冷氣機隔塵網等則放入1:49的稀釋漂白水中浸泡三十分鐘,再用清水沖洗及抹乾。清潔家居時須戴上口罩及手套。

 

3辦公室接觸公用物件,如電梯按鈕、門把等,最好以紙巾觸碰,避免皮膚接觸。人人多做一步,自動自覺清理工作環境,如書桌、電話等,不要全依賴清潔工人。

 

4外出食飯點算好?自備飯盒。用公筷、公匙。可以的話,和上司商量分批不同時間出外食飯,避免同一時間與多人擠於食肆。傳菜、樓面職員若不戴口罩,不要幫襯。選擇空氣流通,不太擠迫的食肆。

 

5搭車點搞?儘可能提早出門上班,避免人多逼車。盡量選擇可打開窗的交通工具,若否,請戴口罩。

 

6穿衣之道勿穿他人衣服,以避免感染。勿共用毛巾。回家後立即沐浴、更衣,並清洗全身衣服。

 

7留意身體警號38.5度高燒發冷咳嗽頭痛全身痠軟如有上述病徵,或曾與非典型肺炎患者接觸,請盡快與壎芵p聯絡(29618968)作檢查,及早醫治,痊癒機會愈大。

 

冠狀病毒解構圖

 

抗疫雙城記港府上週四突然宣布新政打擊肺炎,但一切只是半桶水。記者親赴同受肺炎打擊的新加坡,發現政府反應處處比香港快和狠。

 

1醫院設施懸殊新加坡所有非典型肺炎病人集中在陳篤生醫院(Tan Tock Seng Hospital)處理。目前全院封閉,三千多名醫務人員集中火力醫治肺炎病人。樓高十三層的陳篤生醫院,有一百五十九年歷史,是新加坡最古老的政府醫院。全院有病床一千三百多張,轄下的傳染病中心(CDC),有九十六年歷史,本就是治療及研究高危傳染病,包括天花、瘧疾、黑死病等,處理傳染病經驗豐富。傳染病中心臨床主任梁玉心醫生向本刊表示,為遏止病毒傳播,醫院早在三月十四日已向員工發出護理指引,所有須接觸非典型肺炎的人員,上班時要換上恤衫及鬆身褲,配帶用完即棄的保護衣、口罩和手套,下班便把制服交給醫院清洗消毒,換回自己衣物才可離開。醫院已買卅多萬件護衣、口罩及手套,以防萬一。「這是我在這裡二十年工作生涯中,最富挑戰性的一次。醫院很重視今次事件,需要什麼人手設施,都會即時配合。」梁玉心說。急症室門外亦設有臨時檢查中心,替懷疑染病市民做探熱、照肺片等檢查,若發現染病便立即送院治理,醫院各處守懂侐Y,若發現有人停留,立即驅趕。其他專科門診及非緊急性手術,全部分流往其他政府醫院或延期處理。負責替病人抽取鼻黏液組織的醫生,更要穿上特別的防毒面具,避免吸入病人的飛沫被感染。每名員工每日都須量體溫三次,院內的五十一名肺炎病人,大部分集中在十三樓的一人一間的獨立病房,和其他病人隔離,家人及朋友均嚴禁探病。

 

全港兩個專科醫生香港六百七十萬人只得兩名傳染病專科醫生。立法會醫學界議員勞永樂是第一個,專科證書上的編號是「001」;第二個是在瑪嘉烈醫院工作的黃天佑。「香港大約有十幾個醫生,好似瑪嘉烈內科顧問醫生黎錫滔,夠資格註冊做傳染病專科醫生,不過好多都選註冊內科醫生。」勞永樂說,一直以來,很少人選傳染病科,當年全班只有他一人讀。無人入行,政府責無旁貸。勞永樂說,八十年代傳染病所剩無幾,加上當時興起肝炎、愛滋病。政府就將傳染病科合併入埋內科,連原有的傳染病科顧問醫生都刪掉,只剩內科醫生。「無咩前途,做洃S唔夠外科醫生咁,幫人做手術,救人一命,實在兼Glamour(風光),所以好少人讀。」

 

香港集中處理名存實亡反觀香港,疫潮發生初期,就連最簡單的口罩也不足,需要民間捐贈。事發後不單沒有即時封鎖已污染的威爾斯親王醫院,醫院亦缺乏隔離設施。壎芮盓Q及食物環境局局長楊永強雖口口聲聲說,非典型肺炎新患者由上週六開始,將全部送到瑪嘉烈醫院集中治療,但實情卻非如此。以淘大花園的居民為例,大部分都被送到聯合醫院接受治療,該醫院一名醫生稱,只有病情嚴重的病人才送到瑪嘉烈;現時醫院深切治療病房、加護病房及四個普通病房的二百五十張病床已住滿肺炎的病人。本刊更拿到瑪麗醫院內部紀錄,證明該院根本不會將病人轉往瑪嘉烈。更離譜是醫院將懷疑個案及證實個案,放在同一個隔離病房,協助增加患病個案。「我太太雖不適又發燒,但在廿九日入院以來,一直沒有人告訴我她患什麼病,但已被送往瑪嘉烈的隔離病房。隔鄰病床的阿婆一家七口,六人都感染了非典型肺炎,我太太現在與這些病人共用設施,都好擔心會傳染到。」一家三口住在淘大花園C座的李姓攝影師,太太入院至今,日日問醫生自己是什麼病,但醫生卻說:「太多個案要化驗,還未輪到你。未知你咩病。」不過,她卻被當非典型肺炎醫治,每日給予類固醇及Ribavirin,又叫她在半年內不要懷孕,令他們更加擔心。

 

2隔離措施勝香港除了醫院中央處理肺炎病人馬虎,新加坡在隔離病者家屬都比香港徹底。比香港早七日實施強行隔離措施的新加坡,嚴禁所有曾接觸非典型肺炎病人的人士外出,違例者罰款四萬四千港元。這些人未必染病,但因為非典型肺炎的潛伏期最長可達十天,所以十天後沒有出現病徵,才可證實安全。十四歲的阿羽,是其中一名被隔離的中學生。他兩週前參加了一個課外活動,剛巧同級一名染了非典型肺炎的女生亦有參加,阿羽於是被隔離至四月四日。阿羽的母親卓太透過電話向本刊說,壎苀‾冪於三月二十四日晚親自上門,通知她兒子隔離的事,「個職員都話要即時執行隔離令,仲叫我請假照顧個仔,話用呢張隔離通知,可以當做請假證明。」壎苀‾冪每天都打電話突擊檢查,查問阿羽有否在家,有沒有發燒等。為了照顧兒子,卓太和丈夫都向公司請假,每天的工作,就只是看電視和吃。壎苀◆﹛A隔離人士沒人照顧起居飲食,政府會要求家屬幫手買菜,甚至提供經濟援助。若在隔離期間出現發燒、咳嗽等病徵,壎苀◎|派專車送往陳篤生醫院治理,呼籲病者不要私自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往醫院,以免把病毒傳播。至本週二,新加坡隔離人數已達九百七十七人,但未有人因違反規例被罰款。而十名曾採訪受感染病人的《Strait Times》記者,亦要放假十天,儼如另類隔離。香港的隔離措施卻很兒嬉。港府下令千名曾與病患者有親密接觸的人士,須由本週一起一連十日往四間醫療中心檢查,但至週二,只四百七十六人報到。而且,要這班「高危」一族天天跑到老遠地方檢查,根本有違要他們不上班不上學的隔離原意。就讀北角寶馬山聖貞德中學的十五歲學生李嘉豪,因為母親在東區醫院任職病房助理期間受到感染,之後亦被傳染,現時二人情況已經穩定。李父李永豐亦須接受十天的強制檢查。李永豐這兩天均要從柴灣環翠h寓所,坐四十分鐘地鐵到西營盤醫療中心檢查。在地鐵車廂,他跟記者一講起自己要去檢查,旁人無不驚惶彈開,足見他們對社區的潛在威脅。

 

香港高危一族到處跑加上隔離行動太遲,重災區淘大花園E座一半居民早已「溜」到別處。政府稱正積極聯絡有關居民,但成績並不理想,至今仍有二百多人未聯絡上。但有些已遷離的居民卻表示,一直沒有政府人員與他們聯絡。住在E座三十六樓的陳小姐早於上週六便與家人遷離災區。「我四月十一日便要到東京讀書,學費也已交了,萬一有事不准入境便麻煩,所以我都立即到聯合醫院照肺,幸而沒有感染。」陳小姐稱,政府封樓後,一直沒有與他們聯絡,只是在電台聽到政府呼籲離開了E座的居民驗身,但自己早已驗身,故亦沒有理會政府的呼籲。

 

3停學配套差天共地新加坡的隔離措施有完善配套。當停課消息傳出,受影響的幼稚園及中小學學生約有六十萬。位於市內的拉丁馬士小學,已做好準備,確保學生不會白白浪費這個假期,趕不上課程進度。拉丁馬士小學校長Jenny Yeo接受本刊訪問時,表示校方會把功課透過電郵,每天寄給二千多名學生,學生可透過家中電腦收「功課」,並在指定時間內完成,「老師亦可自己設計試題,給學生作答,就算停學十天,亦不會有很大影響。」十歲的劉瑋峻,是該校的小四學生,他說停學期間,每天都花一小時在網上做功課。此外,新加坡政府更為雙職父母安排託兒服務,若家長有需要,社會福利機構會安排保姆上門照顧學童。目前當地有九名學童感染非典型肺炎。

 

香港學生無奈回校不過,香港家長就沒那麼好彩,政府只呼籲學校為有需要的家長開放校園,讓小朋友可留在校園內。停課首日的油麻地天主教小學(海泓道)便有十二名學生返回校園,大部分都是住在附近,無需乘坐交通工具的學生。當日帶兒子上學的葉先生便稱︰「現在搵食艱難,老闆都話若放假就唔好做,怎可以放假!」任職金融經紀的葉先生並稱,幸而學校壎芡藿狳}好,返學的小朋友又少,故他亦不太擔心。但放學方面,兒子就必須自行放學,因為根本無可能提早放工接放學,惟有叮囑他回家途中,經過室內地方時一定要戴口罩。

 

特別小組抗疫潮香港如此混亂,全因政府反應遲鈍,又欠缺統籌,各部門各有各做,加上一直只全力隱瞞病情,以至本港疫情如決堤般爆發後,才急就章推行新措施。新加坡是在今次抗疫潮中,首個實施隔離的城市,壎苀〞曭L勛強被問到當初推行隔離政策,會否損害國家形象時,斬釘截鐵地說:「我們主要的工作是控制疾病,形象是次要的。被隔離的人即使不開心,也要在家中忍受,這是社會責任,大家不能自私,要共同承擔。」壎苀﹞S和交通部、民航局聯合成立另一個工作小組,主力改善出入境措施,依照世屨引加強檢查來自香港、廣州及越南等地旅客,填寫健康資料,發現有問題即送往陳篤生醫院治理。連世界壎芠梒敢M家,也高度讚揚新加坡在控制非典型肺炎方面,做得比越南和香港出色,「如果連新加坡也不能把病情控制,其他地方就更難做得到。」世幫言妝埥鴩くB專家Osman Mansoor醫生說。

 

比一百年前落後百載爐峰,香港經歷多次疫潮,次次比今次肺炎兇險,但沒一次政府的應變比今次爛。一八九四年,香港上環太平山道出現鼠疫,短短一個月死了四百五十人,港府見疫情擴散,即採鐵腕政策,派三百軍人將患者強行送上隔離船Hygeia及東華醫院堅尼地鼠疫房;此外,政府又強行清拆患者住過的樓房。「當時根本無藥醫,好多人都唔肯去(隔離),因為死梗嘛,但都要去。」前壎芵p長李紹鴻醫生道。第二次大瘟疫在六一年發生。八月初,霍亂在廣州及澳門擴散,港府下令製造疫苗,為前線醫護人員注射;又嚴禁廣、澳兩地人士入境。八月中香港宣布為疫埠,翌日,港府火速成立特別委員會,制訂各項緊急措施,並實施《檢疫及檢疫條例》,將與病人有親密接觸的七百三十一人,全部遷至尖沙咀漆咸道作全天候隔離,防止病毒擴散。李紹鴻說:「我]當時全日候命,每日做到凌晨兩點先收工。上頭一有case(個案)就通知我],短時間內要準備好車船,通常夜晚等齯H放工放學後,同埋警察、市政局人員上去封屋。一屋好多伙人,一次拉五六十人都唔出奇。之後就有人入屋灑臭粉消毒,警察會駐守看屋。亦有社工幫市民處理私人事務,例如看住蠵萿砥A甚至幫你打電話請假。」李紹鴻說,集中營內,有醫護人員駐守,每日為病人檢查如驗糞,監察他們有否受感染,直至過了十天潛伏期後沒病發,才會准許離開。八月尾已有超過二百萬人注射霍亂疫苗,疫情個多月內已受控制。全年只有一百三十人染病,十五人死亡。反觀四十二年後的今日,科技、資訊先進得多,香港又擁有世界級水平的醫學專家,可是,肺炎潮卻不足一個月殺了十六(截至四月一日)人,超過六百人染病。真是今不如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