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報  經濟評論員莫仇 2003.4.3   

特區政府自作孽不可活 

 

       香港流年不利,人禍天災,接二連三。財政司司長個人誠信破產,醜聞愈爆愈多,事件愈鬧愈大,現已惡化成為整個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危機。但餘波未了,卻又爆出另一個更大更駭人的社會危機,那就是牽涉全港七百萬市民性命安危的非典型肺炎。

 

這個新變種的世紀瘟疫,前所未見,不但來勢洶洶,更由於特區政府一貫的官僚作風,「反應可恥地慢」(套用中大醫學院梁秉中教授所言),後知後覺,加上政治上的忌諱,遲遲不肯確定病毒的源頭來自中國大陸,從而加強與內地有關單位的溝通和合作,並即時警告經常來往中港人士提高警惕注意個人壎矷A以及採取有效措施監察病毒之流傳,結果禍害一發不可收拾。

 

病毒蔓延已不受控制

 

現時確實病毒已擴散至社區,並且源頭處處,不一而足,學校、民居、銀行、圖書館以至所有公共場所,幾乎無一幸免,教人人自危,無可避免地活在惶恐之中。

 

面對危難,特區政府的處事手法一再受人非議,管治能力大受質疑,長此下去,在外憂內患的雙重打擊之下,實不能不教人對香港前景悲觀,憂憤莫名。

 

稍有常識的人都會明白,今次「特區瘟疫」(SARS)帶來的危機,已不單純是公共醫療壎肭暋D,而是牽一髮動全身、涉及各個方面的社會的政治經濟總體危機。由於病患者與日俱增,高危人士已不再局限於前線醫護人員及其家屬,優柔寡斷的特區政府又在病毒出現初期欠缺一個強勢政府如新加坡和多倫多應有的警覺性和快速反應,果斷封閉威爾斯親王醫院和隔離所有病人及家屬。

 

我們有理由相信病毒已不受控制,現正全面地在社會流傳,如今即使頒布全港學校停課,甚至全城停市,亦為時已晚,於事無補。我們唯一的希望,就是上天庇佑,不受病毒眷顧。個人方面除了加強注重個人壎穸H求自保和防止病毒擴散外,我們只能盼望和感謝前線醫護人員及醫學界研究人員繼續努力,盡快找到根治非典型肺炎病毒的手法。

 

可喜的是,這個相信已被確定為「冠狀病毒」的疫症並非世紀絕症,八成五的病患者都有康復機會,而愈早診治病愈機會愈大。另一方面,根據專家指出,這種病毒的威力經過人傳人後會減弱,第一層染病的醫護人員最嚴重,第二層、第三層受傳染者會相對減弱,故此除了注重個人壎穸~,強身健體亦有助抵抗病毒。

 

但願一如歷史上其他傳染病毒,我們的「特區瘟疫」亦會受制於邊際遞減定律,逐漸隨茪H類身體內部出現抗體而自動消亡,否則病患者人數不斷增加。一旦達到一個關鍵數目(Critical Mass),例如一千,即使特區政府採取鴕鳥政策,掩耳盜鈴,世界壎芠梒援M其他國家亦會宣布香港成為疫埠,禁止國民與港人往來,屆時經濟上的打擊和損失,肯定比美英攻襲伊拉克還要大。

 

政府一再議而不決

 

俗語有云: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九七年爆發的亞太金融危機,香港遭受的打擊並非最大;美伊爆發戰爭,肯定影響全球,並非單獨香港;非典型肺炎病毒源自中國大陸,現已遍及全球,但不少災情遠不及香港嚴重的國家和地區,有關的政府都當機立斷採取嚴厲措施隔離病人,阻遏病毒擴散,唯獨我們的特區政府仍然保持一貫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本色。如果香港倒下,「東方之珠」從此暗淡無光,我們除了怪責自己政治冷感,任由無能的政府胡作妄為之外,還可怨誰?

 

香港的總貨幣供應過去兩年均出現明顯的下跌,由二○○○年的高峰36,927億元回落至二○○二年的35,169億元。這是本港經濟通縮的主要根源,如果本港目前的政經情況不改,相信未來四年,資金只會不斷流走,通縮將會成為本港經濟的死症。特區政府只懂頭痛醫頭,以為消滅財赤,便可有助本港經濟復甦,殊不知本港經濟的病毒源頭正在特區政府本身,不改而革之,經濟又豈能起死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