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5-14  新報 

 

社評

為捨己救人的醫護立碑致敬 

 

       香港人失去一位偉大的醫生﹐屯門醫院的謝婉雯女士﹐在搶救非典型肺炎患者時﹐感染病毒﹐與「炎魔」搏鬥了個多月後不治﹐死時僅三十五歲﹐這是社會的損失﹐令人惋惜。

 

謝醫生冰雪聰明﹐早年會考以八科A的成績(時下流行冠以「狀元」稱號)入讀中大醫學院﹔九三年加入屯門醫院工作﹐以她的聰慧﹐前年取得專科學院院士﹐今年初取得呼吸專科醫生資格﹐前途一片美好﹐如果脫離公立醫院﹐她大可掛牌做專科醫生﹐不過﹐謝醫生並沒有這樣做﹐還是守在屯門醫院發熱發光。

 

「非典」疫症來臨﹐醫護人員相繼感染﹐謝醫生的上司放假﹐她自動請纓去醫治「非典」病人。一般人的眼光會認為﹕以謝婉雯醫生的「身價」﹐她可以不用犯險﹐親自動手去搶救和她無相干的小市民。如果她惜身﹐不必以胸肺專科醫生﹐去替病患者插喉﹐反正一般小市民﹐由一般的醫生去照顧﹐是很普通的事﹐但謝醫生卻捨身去救治他們﹐將個人的地位、生死拋諸腦後﹐發揮仁心仁術。

 

市民應該慶幸有謝醫生這樣的醫護人員﹐緊守專業職責﹐她們明白到危險﹐但沒有退縮﹐盡心盡力替毫不相識﹐有高度傳染性的病患者服務﹐甚至獻上生命﹗

 

有人說﹕以謝醫生的價值﹐她生存下來﹐對社會更有貢獻﹐但為了一個普通市民﹐這樣做值得嗎﹖

 

這就是謝婉雯偉大之處﹐在病危者前面﹐她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搶救生命﹐讓一個人可以活下來﹐這種勇敢﹐忘我的行為﹐是香港醫護人員的驕傲﹔而市民感染了疾病﹐有這樣的醫生來救治﹐是一種福氣﹗謝醫生的確做到了「醫者父母心」的崇高境界。

 

以往紀念偉大的醫生﹐病患者癒後會在醫生所住的地方種植杏樹幾株﹐杏林就是由這樣而來﹔現在的人則會樹碑紀念。我們認為﹐在疫症平息後﹐對前仆後繼獻身救人的醫生、護士﹐政府應考慮選擇一處地點﹐樹碑立像﹐讓市民記住這個城市有這麼一群充滿愛心的人﹐在防護裝備不足下﹐仍然奮不顧身義無反悔去救治病人﹐她們偉大之處﹐應該勒石永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