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5-14 香港經濟日報 

 

謝婉雯港人驕傲活出愛的真諦 

 

      

  三年前,謝婉雯知道男朋友患上血癌,堅持與他結婚,婚後用心照顧他的起居飲食,活出愛的意義;今年3月,她知道 SARS 來勢洶洶,但仍全無畏懼,反而請纓去屯門醫院 SARS 病房工作。

 

  謝婉雯短促的一生,展示了仁醫的風範,即使在病榻上,她亦不減對其他病人的關心。溫婉的她,像一陣和風,總叫人感到適意。

 

  可惜,昨日凌晨4時,她卻也悄悄隨風而逝,終年35歲,成為香港首位因 SARS 喪生的公立醫院醫生,第二名殉職的醫護人員。

 

 

性格溫純 護士暱稱「表妹」

 

  「護士都暱稱她做『表妹』,因為她很溫純,就像『婉君表妹』一樣。」屯門醫院急症室護理主任韋先生,曾和謝婉雯一齊在急症室共事。

 

  謝婉雯在急症室工作三年後,轉去胸肺及內科工作。今年3月底,屯門醫院爆發 SARS 初期,當日原有兩名內科及胸肺科醫生醫治病人,但其中一人因有其他工作,謝婉雯義不容辭幫助。

 

原赴台旅遊出發前夕發燒入院

 

  她的大學同學兼屯門醫院同事李舜華說:「她和劉永佳一同救治病人時受感染。」兩人均不幸病逝。

 

  謝婉雯本計劃44日去台灣遊玩,上機前一晚(3日)卻發覺自己發熱,於是叫救護車入院,翌日開始氣喘,15日轉入深切治療部病房。

 

  她留院期間,李舜華不時和她用電話聯絡:「她表現得很堅強,十分豁達。」她去世前一天,兩人也曾通電。「她雖然病危,但沒有說出會死之類的說話,想不到一天後傳來死訊。」

 

「她是好醫生不會呼喝病人」

 

  謝婉雯是中大醫學院92年畢業生,中大醫學院院長鍾尚志昨日難掩悲痛。對於她殉職,他感到惋惜,但亦以謝為傲:「作為醫護人員,這是我們的神聖任務,要上戰場就不能退縮,我們為其感到驕傲!」

 

  曾教導她的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系主任沈祖堯說,謝的讀書成績非常好,他很難過,希望所有前線人員不要因她的去世而氣餒。

 

  患有心臟發大、骨退化的何先生是謝婉雯的病人。他知道謝去世後,馬上支著べ杖從天水圍來到屯門醫院,獻上心意卡。「她是很好的醫生,不會對病人呼呼喝喝。」何先生的淚水忍不住淌下。

 

  謝婉雯是虔誠基督徒,染病後一直心情祥和。教友知道她入院後,不斷透過電話和網頁呼籲為她祈禱,希望她度過難關;後來她病情惡化,需要插喉,教友已不能和她通電。

 

  教友梁燕雯說:「謝婉雯為人隨和、誠實、積極,很關心別人,和她相處有一份很舒服的感覺。」

 

婚前已知夫患血癌仍不捨不棄

 

  李舜華說,謝婉雯和丈夫 Albert 在屯門醫院急症室工作時認識,後來 Albert 調往元朗博愛醫院急症室,任職高級醫生。

 

  婚前謝婉雯已知道他患血癌,婚後忙於工作之外,還要照顧丈夫,但從沒有半句怨言。兩年前 Albert 血癌復發,去年逝世。

 

  謝婉雯所屬的播道會恩福堂牧師蘇穎智,稱讚謝婉雯無私,義無反顧照顧她的病人,情操值得敬佩。

 

去一個更美麗地方與夫聚首

 

  對於她離世,蘇牧師深感難過,但他指出:「縱使她離開,她也知道會去一個更美麗的地方,她沒有甚麼掛慮,她可以和分離了的丈夫再次在一起,所以這不是一種痛苦,而是一種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