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5-14  明報 

 

 社評

向謝婉雯醫生致敬! 

 

       首位因搶救SARS病人而染病的公立醫院醫生謝婉雯離我們而去了,但她捨身救人的精神將長留香港醫療發展史。她以身作則,彰顯了醫生救死扶傷的奉獻精神,對當前仍然站在抗炎最前線的醫護人員,是重要的支撐力量;亦鼓舞著萬千市民在危難關頭,堅守崗位,默默奉獻。

 

醫生的責任是救死扶傷,他們以專業知識,為市民解除生理及心理的苦痛,贏得市民的信任。

 

S ARS疫症突如其來,香港的醫護人員也是人,也擔心受感染或影響家人,但全無退縮。

 

環顧左右,中國第一個病例在廣東河源,醫生護士面對危在旦夕的病人束手無策,但也沒有撒手不管,而是護送他到廣州尋求協助。

 

放眼世界,世衛組織駐越南醫生Urbani知道大批醫護人員受到感染,他沒有袖手旁觀,在意大利的太太催促他回國,他說來這奡N是為了救人,怎能在需要醫生的時候逃跑呢?結果,Urbani成為第一個在對抗SARS戰役中犧牲的醫生。

 

儘管台北與北京有小量害群之馬當逃兵,但萬千醫護人員都堅守在抗疫第一線,其專業精神令人敬佩。

 

謝婉雯醫生和劉永佳護士在4 月初受到感染,當時威院已有大量醫護人員被感染,不少醫護人員在埋怨保護裝備不足,當時病毒的性質仍沒有被確定,還沒有找出比較有效的治療方法,而且對傳播途徑仍然一知半解。醫護人員也是凡人,對無名的殺人病毒也會產生恐懼,怕自己受到感染,也怕殃及家人;但為了救人,他們寧願暫別家人,也要赤膊上陣。

 

醫護人員對人的價值看得特別重,沒有計較額外報酬或者美言,這種專業精神非常難能可貴。只要我們稍稍比對一些例子———1980年代,愛滋病初現美國,紐約市的救護員拒絕送流血的病人到醫院;這次對抗SARS,北京和台灣為了穩住軍心,醫護人員每人每天都有額外的補助,北京更為醫護人員的孩子上好學校創造條件,台灣則對擅離職守的醫護人員發出通緝令———更可彰顯香港醫護人員無私奉獻的專業特質。

 

謝婉雯醫生平時樂於助人,主動承擔額外工作,勤奮好學,努力增進專業知識。這次對抗SARS,屬於胸肺科的她,主動請纓上陣,在半小時內為4 名病人進行感染風險最大的插喉治療,最後受到感染,經多方搶救無效,不幸犧牲。

 

巴金說過:就讓我做一塊木柴吧,我願意把自己燃燒得粉身碎骨,給人間添一點點溫暖。謝婉雯醫生燃燒自己,不但給人添溫暖,這把火還將永耀香江,成為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