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5-14  東方日報 

 

 社評

永懷謝婉雯醫生自我犧牲精神 

 

       屯門醫院出現第二名抗疫烈士,女醫生謝婉雯因奮勇救人,半小時內為四名非典型肺炎病人近距離插喉,不幸感染身亡。謝醫生的丈夫因患癌症去年病逝,命運弄人,令人痛惜。

 

謝醫生之死,死於醫護人員在疫症初期對病毒認識不足,未有做足防範。如果醫管局與楊永強及早協調,港府及早向內地取得疫症資料,早日掌握危機,醫療界及早採取董趙洪娉式的全方位太空衣防護,劉永佳就不會死,謝婉雯也不會死,全港二百多條枉死的亡魂,大部分也可以生還。

 

八十年代初期,英法兩國政府不熟悉愛滋病狀況,誤把染有愛滋病毒的血漿輸送給幾百名血友病病者,鬧成驚天醜聞,英國政府要付出巨額賠償,法國壎苀〝x員更被刑事起訴。非典型肺炎因特區政府浪費三個月的戰略時機,殘害人命,豈能胡混脫身?

 

慟劉永佳之殉職,哀謝婉雯之殤逝,他們都是社會專業的精英,香港市民的好兒女。持續近兩個月,天天有醫護人員感染,令人萬分痛心,隨荇伅〞滷徽鴃A還有多少染病的醫生和護士支持不下去,他們有沒有何兆煒和馮康的好運氣?

 

還有盈千患者,與世隔絕,孤身面對迷茫的命運,身邊連一個親人也沒有,默默忍受茼漱`陰影之下巨大的精神痛苦。

 

謝婉雯的犧牲,令人為一位醫療戰士的奉獻而感恩,謝醫生是基督徒,她的命運坎坷,與先夫拍拖時,先夫早就發現患上癌症,一度痊愈才結婚。兩人沒有子女,用短暫的一生獻給醫學事業,謝醫生更為捍壎咱薊漸糽R而自我犧牲,這是香港精神的超凡體現。

 

謝醫生的逝世,提醒港人對醫護人員安危的高度關注。遲至今日,醫護人員的安全措施還沒有百分之百的保障。特區政府拒絕把疫症病人集中醫治,而北京早已新建了一座非典型肺炎專科醫院。雖然疫症數目減少,但不表示已經脫離危機,天氣時涼時暖仍會復發,特區政府萬萬不能掉以輕心。

 

正如勞永樂醫生所言:對於特區,醫護人員是一個都不能少的。他們奮不顧身,毫不畏縮,為一個反應遲鈍的政府付出生命的代價。願他們的犧牲有價值,可以鼓舞其他病者振作信心,激勵香港市民在逆境中再起。謝婉雯醫生連死也不怕,香港人難道就應該懼怕貧窮?

 

兩大醫學院更應以謝醫生的精神為職志,加快研究治療藥物,不要再內耗互鬥,要團結一致為港人。謝醫生和劉永佳護士之死,重如泰山,港人永遠不會忘記你們,願你們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