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民主論壇

回鄉權、是人權

還我回鄉權 廢除回鄉證 

2001年3月30日

就近日再有民主派人仕被沒收回鄉證,顯示中國及香港的人權狀況正在惡化。 

近年來,中國政府多次拒絕本港不同政見人仕返回內地,部份更被沒收回鄉證,令這些本港的中國公民,失去回國探親、旅遊、經商的權利;而普遍相信的原因,是這些人都屬反對臨時立法會大聯盟的負責人、支聯會常委、民主派政團主要成員或立法會議員,並在本港或要回到國內表達不同的政見,包括: 反對成立臨立會、支持八九民運、反對人大釋法、反對壓制本港法輪功團體表達意見的自由。可見中國政府以此壓制不同聲音,亦阻止異見人仕上訪北京表達意見。而在行使此權力時,往往不向當事人解釋原因,所以是一種隨意的行政權力;這是人治的本質,亦造就當權者濫用權力。 

近日被沒收回鄉證的民主黨成員,雖同是該黨的中央委員及區議員,卻一向十分低調,甚至未有挺身為法輪功事件及宗教自由表態,相信只是北京殺雞驚猴的犧牲品,志在展示當權者強權的威信,懲罰該黨在本港法輪功事件的立場。事到如今,中國政府以操控回鄉權為手段,不單壓制了表達意見的自由,更試圖影響本港民主派政團及政客,在一些敏敢政治事件上的態度。事實上,這種大棒與蘿蔔的賞罰制度,由對劉千石回鄉省親先迎後拒,到對李華明啖荔先拒後迎,早已向香港市民起了示範作用。 

此外,回鄉證本是殖民地時代的產物,當時為了表現香港是中國一部份,港澳同胞是中國公民,但中國仍未恢復行使主權,同時又要處理港澳同胞出入國內,結果發出回鄉證作為權宜之計。可惜回歸前後,回鄉證被利用為政治審查及操控異見人仕的公具;其實香港公民身份證已可用作出入特別行政區的紀錄,回鄉證再沒有存在的價值。 

或許我們調子低一點、批評少一點,再請一些中間人,暗地婸‘y好話,甚至作一個承諾、認個不是,當權者就恩賜一本回鄉證;可惜這不是令國家進步、政治開放、社會文明之道,反而人治、封閉、濫權會令中國更腐敗、更倒退。我們認為,人人有權回國,這是一項自由與平等的權利,不因不同政見而被剝奪。而上訪京畿亦是自古以來,人民向統治者表達意見的途徑,是示威及表達意見的自由。我們要求中國政府:

1.      無條件恢復異見港人回鄉權;

2.      廢除回鄉證/回鄉卡,港人以身份證作為往返國內的遊行證件。

--

附錄一、近年沒收回鄉證及版拒入境事件

沒收回鄉證

蔡耀昌、梁國華、鄭家富、馮智活、曾健成、林森成、梁耀忠、陶君行、陳國樑

被拒入境

黃仲棋、黎麗霞、徐百弟

*李華明、何秀蘭、涂謹申、吳靄儀、劉千石

拒發/拒績期

劉山青、梁國雄、司徒華、李柱銘、李卓人

回鄉證過期

劉慧卿、楊森、張文光、何俊仁

* 近日獲發回鄉卡

 

附錄二、近年上訪請願事件

日期

事件

結果

1996

反對臨時立法會大聯盟組成,成員鄭家富、曾健成、馮智活、梁耀忠、林森成乘飛機上京,抗議回歸後廢除民選立法局,成立臨時立法會。

在北京機場被拒落機,原機遣返

1996

反對臨時立法會大聯盟成員陶君行、陳國樑、徐百弟、黃仲棋,由沙頭角低調入境,抗議成立臨時立法會。

陶君行及陳國樑在沙頭角被拒入境,陶君行被沒收回鄉證;

黃仲棋及徐百弟到北京後,被強行帶上飛機遣返

19996

立法會議員何秀蘭及涂謹申,上京表達反對人大釋法的意見

在港機場被拒登機

19996

27名大專學生穿著印有抗議口號的天恤,由羅湖入境;其中三名學生代表羅志鋒(城大)、陳柏能(中大)、陳家健(港大)乘火車到北京,遞交市民反對釋法的簽名。

成功到北京,並將簽名遞交人大常委信訪部,傳媒採訪則被阻撓

 

附錄三、《世界人權宣言》及《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三條

(一)人人在各國境內有權自由遷徙和居住。

(二)人人有權離開任何國家,包括其本國在內,並有權返回他的國家。

 

《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二條

一、合法處在一國領土內的每一個人在該領土內有權享受遷徙自由和選擇住所的自由。

二、人人有自由離開任何國家,包括其本國在內。

三、上述權利,除法律所規定並為保護國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衛生或道德、或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必需且與本盟約所承認的其他權利不抵觸的限制外,應不受任何其他限制。

四、任何人進入其本國的權利,不得任意加以剝奪。